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澳门金莎资讯 >
二界沟毛家石磨的故事,闯关东的女人

读盘锦|第53期

章丘朱家峪出名,与电视剧《闯关东》和《老农民》有关。从这里走出去闯关东的山东人,自豪地一句:我们是章丘朱家峪的!把这个百年村落带响,名声在外。

闯关东的女人
  
  闯关东 、走西口、 下南洋,中国近代史人类三大迁徙。这是社会一种畸形发展, 是悲壮的谋求生存的无奈,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的背井离乡。
  闯关东的大部分是山东人。据查民国38年间, 闯关东人数超过1830万,留住东北的山东人达792万之多,这是移民的壮举,是大手笔的悲壮历史,是贫苦农民挣扎在死亡线上自发的不可遏止的谋求生存的大迁徙。
  我说:闯、走、下是官名,那么逃荒这个字眼够不够悲凉?这个字眼里涵盖了多少人的苦难人生,多少家的悲欢离合,承载着多少人的血泪辛酸,期盼着多少人对温饱安定生活的向往。
   连年灾荒,军阀盘踞互相鏖战,苛捐杂税几十种,饿死者比比皆是,无法生存全家自杀处处可见。
   逃荒的路上他们衣服褴褛扶老携子哭喊连天,逃荒的路上多少尸骨抛弃荒野不知故土在何方,这斑斑历史让人不忍细读。
   那里冰天雪地,这里故土难离!是人类生存的悲哀?我不知道,你们去想,值得各代朝廷去想,去想人怎样活着安生、有尊严。去想不要腐败透顶,遗臭万年颠覆了政权。
   “ 人是文化、信息的载体。”闯关东的人们也将中原文化移植到东北这片辽阔的黑土地上与满族文化、蒙古文化相抵触、交融。闯关东的人们以卓越不屈的精神,质朴善良的胸怀,自尊自强,缔造了这直爽,有棱有角,个性分明的大东北。
  岁月的长河早已将这部血泪斑驳的辛酸史牢牢地镌刻在历史的墓志铭上,永不泯灭,世代警醒!
  闯关东的女人
  她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略长的脸,眼窝稍陷,干巴巴的皮肤,满脸的皱纹,不高的个子,裹着一双小脚还坡着一条腿,想来便是年轻时节也不会很俊秀,但她却是一个无比质朴、吃苦耐劳的女人。她原籍山东,跟随丈夫闯关东来到东北。而今她结束了飘零坎坷的一生,埋在了这片辽阔的黑土地上,她永久的家园。
  
  一、土匪来了
  
  大运河蕴育了这个美丽的村庄,暖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光照充足却也降水偏多,时常遭受灾害。这一年即将成熟的麦子还未收割就遭遇一场洪水,更兼随后蝗虫侵袭颗粒皆无。兵荒马乱的年头人们轻易不敢出门讨饭吃,陈年的麦糠兑着野菜吃了上顿少下顿。
  孤寡的秀儿妈病恹恹的躺在炕上,秀儿坐在炕沿边纳鞋底,哥哥嫂子在院子里堆烧柴。突然门外传来叫喊声:“土匪进庄啦”。秀儿妈慌忙起身跑到灶台旁将秀儿和儿媳脸上涂上锅底灰,哥哥将仅存的一点麦糠塞进炕洞里,三个女人搂抱着蜷缩在角落里,哥哥战栗着挡在了女人们的前面。
  土匪搜收走了鸡,鸭和十几枚珍贵的鸡蛋,又翻箱倒柜在一个旧木头匣子里拿走了妈妈陪嫁的银戒指、耳环,末了一个土匪用枪托砸倒哥哥,看了看黑不溜秋的几个女人,闷哼一声走掉了。
  土匪走后,哥哥去村里转了一圈回来说:“老李家粮食被土匪扛走了”那是村里最富裕的人家。“老王家桂枝被土匪抢走了”那是村里最漂亮的女人。
  
  
  二、坡脚
  
  转过年秋天,晴朗朗的天,沉甸甸的麦穗在清风的拂动下笑盈盈地摇动着肥厚的身躯。妈妈和哥哥在农田忙着收割,秀儿和嫂嫂在家操持家务,日子似乎要甜美轻快起来。秀儿做完家务拿起砍刀去山上砍柴,当一大堆柴草堆在秀儿面前时,美丽的夕阳也照在秀儿红扑扑的脸上。她矫捷地将柴草背起,没走多远脚底一滑滚落沟塘。从此她坡了一条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三、绣花
  
  嫂嫂是一个不多言语的严厉女子,冰冷的脸却有一双巧手,她接一些绣品来家做,贴补家用。秀儿在嫂子的指点下学刺绣,那不同于平时的纳鞋底,鞋面的绣花,要求的是心灵手巧、细致。嫂子常常一转头就会甩给秀儿几巴掌,呵斥她刺绣的不够精细。妈妈回来她也会告状说:“这样不上心、笨拙的女子那个婆家会看上眼,白丢了娘家的脸。”于是秀儿又会挨母亲一顿打。
  
  四、出嫁
  
  秀儿16岁了,家里给她寻了一门亲事,是外县的一户人家。出嫁那天,一挂马车接走了秀儿,哥哥和嫂子默默地抹着眼泪,妈妈却手扶着车帮一边走,一边不断叮嘱着秀儿。车夫一甩马鞭,马儿奔跑起来,妈妈被甩在了后面,秀儿埋头痛哭起来,等她再回头张望的时候,只见妈妈躺倒在尘土飞扬的土路上打着滚哭,这是秀儿这一生中最后一次看到的母亲。
  
  五、俊朗的新郎
  
  俊是一个高挑身材面容白净的俊朗青年,是家族里唯一识字上过私塾的人。他的理想是去县城谋事,这时家里给他说了一门亲事,他不愿意却也无法拒绝。
  他从马车上抱起这个从未谋面的新娘, 红盖头蒙着脸看不到模样。他心里不由砰砰乱跳,神驰向往起来........。
  俊羞涩地缓缓挑开红盖头,心头一沉,她并不漂亮,当她起身给他倒茶的时候,俊望着那双坡腿 ,整个人像掉入了冰窖。
  
  六、秀儿婚后的琐碎事
  
  俊家是一个并不富裕的大家庭,一家十几口人住在一个大院套里,三叔伯伯、四叔伯伯单身没说上婆娘 ,大家一起劳作种田。
  天不亮,秀儿就起来做十几口人的饭 ,然后伺候婆婆起床、梳洗。婆婆自有一番风范,刀削般的脸挂着冰霜,举手就打,抬手便拧,头上的发簪更是锐利的武器,防不胜防且成了婆婆的乐趣。临街的两个大姑姐也时常回家嘲笑、挑刺,秀儿不敢吭声,拖着残腿小心地伺候着。
   俊不喜欢秀儿,去了县城。秀儿万般辛苦生了个男孩,冰冷的炕放碗水都会冻上一层冰碴,三叔伯看不过去了,给炉灶添了一把火,大骂嫂子没人性,那刁蛮的女人才煮了一碗豆腐扔过来三个鸡蛋,然后拧着小脚,端着一盆热腾腾的熟鸡蛋去女儿家摆龙门唠家常去了。
  秀儿的儿子想是不喜欢这个冰冷的家,刚满月便夭折了,秀哭得像泪人一般。
  岁月就在无声无息的苦难中趟过,转眼间秀儿的大女儿10岁,儿子五岁了。
  战乱纷起,土匪横行,加之连年灾荒饿死、冻死的人无数,俊决定带着全家闯关东,那是唯一生存的希望。
  他这个决定惹恼了母亲,老太太又哭又嚎,破口大骂:“我死都不跟你们去,你们不得好死,出门被车压死,坐船被海淹死......”。 老太太恶毒地咒骂着......。
  俊还是决定走了,随行的有三叔伯、四叔伯。
  
  七、关东需要闯
  
   这样的日子 今天的我们 能承受吗?路上到处都是闯关东的人们,他们挑着担,携家带口,衣衫褴褛,一路走一路讨饭吃,遇到土匪稍整齐一点的人家就倒霉了。 他们趟荒山,越海洋,隐心灵的愁苦与磨难将全部希望寄予大东北!
   俊一家披星戴月,千辛万苦走完陆路挤上船。船上黑压压的人头攒动,上空弥漫着刺鼻的腥臭,他们好容易挤出一块地方坐下,船颠簸在汪洋的大海上,时常就会有死掉的人被扔进海里 。
  秀儿5岁的儿子上了船就病倒了,秀儿将儿子紧紧搂在怀里,望着他苍白的小脸却无能为力。她一声声地唤着:乖儿啊!挺住啊!
   下了船,那孩子睁大着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在了秀儿怀里。秀儿痛哭着说什么也不肯放下怀里的孩子,俊硬生生抢夺下来,将孩子埋在了不知道名的荒坡上。
  
  
  (生命即使在没有光的房间里或者在没有宝藏的土地上,也没有那么糟糕。只要从一个正确的视角来看待苦难)
  
  这是无意中看到的一句话。我说:这是狗屁话,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经历过真正的苦难吗?我不懂怎样看待苦难的视觉算正确?天灾无法躲避,那么人祸呢?无节制的开山挖地,贩卖资源而造成的人为天灾,凭什么你们就可以翻云覆雨制造灾难?
  
  八、大东北
  
  辽阔的东北是绵绵白雪装饰的世界,皓然一色。轻盈飘舞的雪花给人一种凉莹莹的抚慰,尽管天气寒冷,俊一家仿佛看到了春色。
   春天,冰雪融化裸露出黑色的土地,俊去了县城一家工厂,秀儿和大丫头、三叔伯、四叔伯修盖茅屋,开荒种田,一家人尽管劳累,日子却有滋有味。
   勤快的大丫头乖巧、懂事,长得像俊,越来越水灵了。她扫好院子便去河套洗衣服,不知为什么回来的时候躲在屋里哭得像泪人一般,秀儿怎么问她,她就是不言语。
  晚上,大丫头不见了,秀儿央求村里人帮忙寻找,直到第二天才找到大丫头,她吊死在河边的一颗大树上,大家猜测她是被什么人欺负了。
  
  九、三叔伯
  
  三叔伯是质朴善良肯干的实诚人,他起早贪黑在田头地里忙碌着,不像四叔伯嘴好却是最会偷奸耍滑的。辛勤的劳作终有回报,秀儿一家不再挨饿了。
  这一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北风凛冽,银灰色的云块在天空中奔腾驰骋,正酝酿着一场大雪。 三叔伯看了看柴垛,对秀儿说:“我再去砍些柴来,这一场好雪下来,好多天不能进山了。”秀儿阻拦道:烧柴够用了,这么冷的天就不要出去了。 三叔伯没言语,戴上狗皮帽子就走了出去。他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他被群狼给掏吃了。秀儿撕心裂肺地捧着三叔伯的帽子嚎哭着,这十几年间只有三叔伯一个人像父亲一般疼爱她,保护她,他就是想让家人在这个冬天里更温暖一些啊!三叔伯死了,四叔伯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再言语,不再偷懒,承担起家里全部重担。 四叔伯是老死的,安详的。秀儿给他穿得干干净净,维护了他做人最后一份尊严。
   那里是家园,那里就是梦想的天空!
  俊后来从县城回到了乡下,他做工的那个工厂被日本人接管了,日本人要重用他,他趁着天黑逃了出来。秀儿婆婆从山东老家投奔来,她花白了头发,眼睛瞎了,腰板也佝偻着没了当年的威风。她向秀儿忏悔,秀儿没有计较,她最终安静的寿终正寝。
   俊和秀儿共养育了一儿 三女。俊晚年的幸福生活就是四世同堂,驮着重孙子玩耍。秀儿的幸福生活就是一边打着瞌睡,一边看电视。他们时常也会拌嘴,但在外人听来就像小孩子打架一样可爱。
   俊与秀儿与万千闯关东的人们用坚强书写了坎坷的人生,用坚韧朴实度过了一个艰苦的岁月,这 岁月支付的青春起伏跌宕转眼便是百年。
  一幕幕烟云划过的执著与向往终化作家园深深地根植于东北这片辽阔的黑土地上,子孙繁衍,世世代代、生生不息!
  后记
  这是我奶婆婆的一生,我靠近她的怀里听着她缓缓道来,没有泪水,甚至没有任何悲苦之情,仿若讲的是别人的故事。讲罢给我盖好被子叮嘱我好好睡,她自己又坐在电视机前一边瞌睡一边看着电视,而我却因她的故事早已哭得一塌糊涂。
  每当我休息的时候就会去看望她,给她捶捶背,按按肩,平时严肃不爱笑的爷爷就笑眯眯的在一旁抽着老旱烟。
  她离世的时候昏睡着,一脸的安详。我赶过去大声哭喊着:奶奶,你醒醒啊!我得到的是大声的斥责,原来他们说:“要走的人是不能高声喊叫的,灵魂会回转。”可是我不想让她走,不舍得让她走,我还想陪着她,听她讲那过去的故事。
  一堆黑土埋葬着品格高贵、质朴善良的爷爷奶奶,你们要相亲相爱不许吵架哦!若有来生做我的亲人。

图片 1

图片 2

正月初六中午时分,沿经十东路经过章丘向东不远,就到了朱家峪风景区。

5月5日晚七点,;北京市档案学会2012年‘档案见证北京’系列讲座在湖南大学顺利举办,湘籍革命家毛泽民外孙曹耘山将军携同夫人唐女士及湖南

二界沟毛家石磨的故事

开车沿着宽敞的马路向山里走不远,就到了一处路障前面。按照指示,开车转弯向前走,有村民拦到车。问及何事?说是可以带我们进去,省一半票钱。(售票点门票价格每位40元,按照村民的说法给她们付20元由他们带入)

红色记忆文化基金会秘书长成鹏莅临马克思主义学院,于学术交流中心开展了一次主题为;从共产国际档案探寻外祖父毛泽民的足迹的讲座。此次讲座由马院书记陈宇翔教授主持,马院部分老师及16级全体硕士参加。

朗读者:王彪|辽东湾高中

为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所以坚定拒绝。后来的两个地方见证了,我们拒绝不正当省钱的诱惑是正确的。一是在大门口,亲眼看到一辆轿车开到检票口,从车上大大啦啦下来几个人,与检票门口起口角争执,后来虽然放行,尴尬之极!如果换做是我们,丢不起那人。

在陈教授隆重介绍和大家热情的掌声之下,曹将军款款落座。面对众多的头衔和身份,他表示自己只是一位普通人,一名普通党员,一名战士。本次讲座,曹将军从;两代人寻踪的期盼和追求;70年前的历史档案引发的研究冲动和写作欲望;献上一个完整的毛泽民,留下一份传世的精神遗产这三个方面分享了最新档案整理的情况。首先,他着重讲述自己探寻外祖父毛泽民档案的初衷,只是为了完成她母亲毛远志的遗愿。他的母亲毛远志一生虽只见过父亲毛泽民两次,但当她后来听说自己的父亲远赴新疆的事迹后深受感动,决定将自己父亲的资料收集整理出来,所以在她离休之后就开始收集资料、整理资料,编写毛泽民的传记。可随后其因身患重病不能继续,在临终前将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儿子曹耘山。带着母亲的期盼,曹将军就此开始了探索外祖父毛泽民足迹之旅。随后,曹将军讲述自己受卢弘《李德曾对在华错误做过检讨》一文启发,决定远赴俄罗斯国家档案馆,调取毛泽民以及其他毛家成员的档案。并在其兄妹李英男、林利提供了大量资料后,更加坚信自己赴俄的想法。曹将军还为此行定下了四大任务:寻找历史档案;寻找影视资料;寻找工作生活旧址;寻找当事人。在历史档案中他找到了毛泽民亲笔撰写的报告信函,并结合党史文献调查求证,了解到毛氏家族与中国的关系。

在二界沟镇居民毛永勤的家中,保存着一块被切割的只剩下1/4的石磨,这块石磨,见证了毛家130多年前那场闯关东骨肉分离的苦难历程,也是这块石磨,续写着亘古不变的血浓于水的家族历史脉延。

二是在里面有好几处景点,需要二次检票,如果没有票,这八处景点是不能进去参观的。

接着,曹将军结合史料与毛泽民在俄生活的情况向大家讲述毛泽民一家是怎么走上革命,是怎么变卖个人家产支持农民运动,到最后大革命失败家破人亡的。曹将军详细讲述了为中国革命先后牺牲的六位亲人的故事,他们分别是毛泽建、杨开慧、毛泽覃、毛泽民、毛楚雄、毛岸英,他们之中最小的不满19岁,最大的47岁,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在毛泽民的报告信函中是这样记载的:;大革命失败后,国名党更因我们全家参加了革命党,家嫂杨开慧同志被惨杀……而小弟泽覃被叛徒告密被捕很英勇光荣的为党和苏维埃而流了他最后一滴血。在大量的文字记载和图片记录中,大家了解到了比课本更生动真实的故事。

图片 3

图片 4

在讲座最后,曹将军表示:;档案搜集整理还在继续,我讲述的内容也只是浩瀚海洋中的一滴水,在习总书记的关注下,两个重大项目正在进行。一个是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项目《中国党史重要人物俄罗斯档案收集与整理》,另一个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赴苏百位中国共产党史人物档案初编与研究》。同时,曹将军也对马院研究党史的师生表示,他期待未来更多的合作与交流。

清朝末年,由于连年的战乱和自然灾害,让生活在山东省莱州市掖县小神庙后毛家庄的毛家四兄弟无法生活下去,只好到传说中富饶的东北去闯一闯。抛离故土旧宅是中国人最不情愿的抉择。为寻找一个信物来标记永恒不变的毛氏血缘,他们盯上了院内四家合用的那盘小磨,他们将小磨的下盘用凿子破开四瓣儿,兄弟四人每人背着一块小石磨踏上了闯关东的路程。

朱家峪村检票口

责任编辑:郑梅珍

展开剩余72%

图片 5

图片 6

双轨古道

毛永勤的太祖,也就是当年毛氏四兄弟中的一个,带着那瓣儿小磨落脚在二界沟的西大井处。据毛永勤讲述,寻找小石磨的过程历尽周折。过去居住在二界沟的毛家老辈儿人对于找到小石磨没有了信心,后来,毛永勤的老叔毛殿阳从战场上归来了,他又把这个小磨的故事从毛氏家族人的旧记忆中给搅活了。毛殿阳曾参加过辽沈、平津、淮海战役,建国后,又参加了抗美援朝的战争,在战火中当上了炮兵连长,带着一包的军功奖章胜利凯旋。

沿街的煎饼卷菜,各色农村特色小吃

从检票口进去,刚过饮马池,就有卖煎饼卷菜的,现场铁饼烙熟。在夫人推荐下,买了两个,4元钱。迫不及待入口,煎饼挺脆,但是里面卷的菜很咸很咸。问卖煎饼的村民,可以微信付账吗?

村民老大娘爽快的说:当然可以。连抬眼看也不看。我忍不住问:你知道收到钱了吗?答曰:不知道。拿出一个破旧手机,说:我不会用,你们不会为了几块钱,不付钱的。除了一些孩子,要求付现金,因为发生过说付而实际未付的事情。

再往里走,看见一个现场打花生蘸的,20元一斤,买了一块。

图片 7

花生蘸

现场烙饼韭菜槐花馅,现在想起来,槐花哪里来的?去年的?不过第一次吃。再加上村民做的豆腐和豆腐脑,有乡村的味道但好像卤水放多了,有点苦。

图片 8

豆腐脑和豆腐

吃饱喝足,有了闲情逸致,开始在朱家峪古村落里采风。

图片 9

朱家峪朱家祠堂

因电视剧《闯关东》大火的朱家峪,让朱家祠堂也引人注目。

图片 10

朱家峪古村落入口文昌庙

图片 11

朱家祠堂

图片 12

门口官帽

图片 13

朱氏家族从河北迁来第一处落脚处

朱氏家族是明朝随着大移民迁徙而来,最先到朱家峪的时候,落脚在黄石洞遮风避雨。

等到朱氏子孙繁衍生息,发达之后,开始修建文昌庙,鼓励耕读之家,学而优则仕。

在朱氏家祠的门口,与别的地方家祠不同的是,一般用虎、象、狮子等驱邪的雕塑,朱家则直接塑了两顶官帽在门口,希望子孙能够多出大官的愿望更为直接。

在好多里面住家堂屋里面,都看到有耕读之家字样,或者是“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看得出古代学而优则仕,耕保生存,求发展入仕则提振家族兴旺的传统逻辑。

毛殿阳带着毛永勤在五十年里曾先后三次去西大井老房身儿寻找那瓣儿小磨。八十年代末,毛殿阳带着毛永勤又来到了西大井旧房子处,毛氏旧宅的房基地上,不知什么时候新盖起了三间楼座子,新楼座的主人冯老汉见毛氏两代人找那石磨的劲头,就对他们讲了实情:盖新楼座挖地基时,确实挖出来块小石磨瓣儿,扇子形状,挺沉的,但是派不上大的用场,后来也就闲置在院子中,再后来就不知去向了。在毛永勤的拜求下,冯老汉答应再帮忙好好找找……又过了几年,大概是1991年,冯老汉终于在他家菜园子的边角处,翻出了这块在地下深埋已久的小石磨。

朱开山与《闯关东》

朱家峪的人多以打铁为生,本来就在周遭村庄奔走转悠打铁。

灾荒年纪,周遭村民生活不好过,打铁的活计也不好。他们也就随着闯关东的难民人流下东北,因此朱家峪的村民在清朝末年和民国时期闯关东的人数居多,大多数村民都有闯关东的经历。

电视剧《闯关东》的原型朱开山,取自于朱氏后人真名,确有一名朱氏后人名朱开山。不过,闯关东电视剧中的朱开山是艺术创作加工,集合了许多闯关东的人物传说,糅合成这样一个个性鲜明的形象。

图片 14

朱开山故居

图片 15

北方大炕

图片 16

朱开山故居

图片 17

里屋

图片 18

朱家峪古村落里的《闯关东》纪念馆和电影院

我们从村里南头转回来的时候,转到了村里的山阴小学。

小学建在一处比较平坦的开阔地上,里面有纵深,有许多庭落展示小学的课桌椅等。

更多的是把山东与关东联系起来,有关东民俗风情文化展示。在最后面的展厅里,是闯关东博物馆和闯关东资料的电影介绍。

我们来的时间不合适,没有赶上放电影,有些遗憾。

图片 19

闯关东资料

图片 20

闯关东资料

图片 21

闯关东资料

图片 22

闯关东资料

图片 23

闯关东资料

毛永勤立即赶到西大井,用一块红布包裹回来。当他将这块石磨送到老叔毛殿阳跟前时,毛殿阳已经气息奄奄,嘴唇嚅动着,说不出什么了,但毛永勤看到老人的双眼噙满了泪花……老人带着夙愿得偿的满足离开了这个世界。从此,这块见证着毛家祖先闯关东苦难经历的小石磨瓣儿,被毛永勤小心翼翼地保存至今。

朱家峪古村落的大户人家

1,进士故居

在村里有一段沿街影壁墙隔起来的大户人家,进到里面有几重院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没有到里面参观的时候,想一个偏僻古村,能出现一个进士,实属不易。

经过参观之后,原来是多次考试皆中,一直到廪生、贡生,最后是由于自己有两个出色的学生,被光绪皇帝钦点为进士。

图片 24

进士故居

2,李精一故居

进去一看,与村里其它人家明显不同。洁净,清雅,一看就是官宦人家。

李精一曾经在国民党时期,做过胡宗南的部队副官,后来管理作为西安交际中心的西安浴池,解放后任上海百货公司经理,也算是经历丰富的显宦。

3,朱开山

朱家在朱家峪绝对是大户。从门口的文昌楼,到修建贯通全村的双轨石路,再到兴建山阴小学,留有最先到此的黄石洞,再加上朱家祠堂,无一不在显示朱家的存在,和对村里发展的影响。

大部分都是朱氏族人,捐资兴建的结果。

▎作者:刘长青

朱家峪古村落建设保护的视野

1,功能完善的双轨石路和排水系统

朱氏捐建的双轨石路300多米,贯穿古村落,分上下道。也便于马车行驶。

在道路一侧是排水系统,实属难得。

图片 25

排水沟

图片 26

双轨石路

2,别具一格的关帝庙

关帝庙建在墙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图片 27

墙边的关帝庙

3,北方四合院和北方大炕

在村里到处都可以见到,典型的北方四合院,院子里厨房灶台,北方大炕等。

4,农耕博物馆和农耕文化

村里的铁匠铺,路边的屋梁,都在提示你一座活着的村落。

图片 28

正在使用的碾

5,大槐树和别致的双井

山东移民都有大槐树情节,所以往往在村里都会种植大槐树,提醒子孙后代记得祖先出发的地方。

图片 29

大槐树

图片 30

大槐树和钟

在井上垫块石板,就变成了双井。

图片 31

双井

图片 32

双井

5,村里的花鼓队和戏台

图片 33

村民花鼓队

图片 34

村民戏台

小结:1,40元一张门票,进到村里体验一天原汁原味的农村生活,确实值得。

2,需要有充分的时间,最好带孩子一起来,可以在村里吃原汁原味的农家菜,价格可以接受。我们买了两斤煎饼,10元钱。

3,需要提前了解电影播放和演出的时间,最好能都赶上。村子虽不大,但是,南北东西都走下来,也需要充足的时间。

4,电视剧可以带火景点。电视剧《老农民》和《闯关东》可以让朱家峪长久享受带来的尾巴光环效应。

曾任盘锦日报社文艺部主任,现任盘锦市作家协会主席。代表作品有:散文集《水陆边缘》、评论集《当代流行歌曲一百首赏析》、长篇小说《浊海》以及地域文化专著《滩海情》、《盘锦万象》等。

016期:

017期:

019期:

020期:

来源 读盘锦

新媒体编辑 张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