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澳门金莎资讯 >
福州三坊七巷修复八大老宅,一个清高有才的福州诗人

图片 1

“这栋建筑的斗拱有明代风格,造型简单,雕刻很少,推测是清朝初年修建的。”昨日,站在刚修复完成的文儒坊的尤氏民居内,三坊七巷建筑技术专家陈木霖如是说。

图片 2

作者:■施晓宇(来源:《福州大学报》)

记者昨日获悉,三坊七巷内的陈承裘故居、何振岱故居、陈元凯故居保护修复工程,已由福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准建设,目前正开展保护修复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将按文物保护的要求“修旧如旧”,展现这3座故居的历史风貌。

三坊七巷内同时修复完成的还有7处文物保护单位,近期将开放;年底还将修复一批历史建筑。

在福州,有一个常被提起的文人——何振岱。“何振岱是清末至民国时期福州的文豪”、“何振岱诗书画皆称绝一时”、“何振岱培养的十才女个个不凡”、“何振岱是个有气节的正直文人”……收藏市场偶见有何振岱书画真迹,一露面,便被识货者以不菲的价格一购而去。

知道福州大光里的人不多,知道福州文儒坊的人多。因为文儒坊乃福州著名“三坊七巷”之首,其间多少耆宿硕儒、高官达人啊:譬如宋代郑穆曾居此,后人故将山阴巷改名文儒坊。因为郑穆所任国子监祭酒一职,是国家最高学府的最高长官(校长)。文儒坊还住有明代抗倭名将、七省经略张经;清代九门提督、台湾总兵甘国宝;清光绪皇帝老师陈宝琛之父陈承裘;民国 《福建通志》 副总纂(实际主编)陈衍等。说到陈衍,就说到了大光里。因为大光里属于文儒坊——是与文儒坊南侧并排的一条巷子,陈衍的家就在大光里。只不过很多人——包括很多福州人都不知道与文儒坊并驾齐驱的大光里罢了,其实大光里同样住过很多耆宿硕儒、名医大家。

“陈承裘故居”在文儒坊西段北侧47号,建于清初,2006年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座花园式的宅院,主座两进,左右厢房八扇门扇,都是用整块楠木板,以工笔手法阴刻“梅鹊争春”等花鸟图案,是不可多得的古建筑装饰艺术品。陈承裘是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陈宝琛的父亲。

尤氏民居 一座房数种风格

福州市人民政府授匾的“文物保护单位”何振岱故居在文儒坊的大光里,与“陈衍故居”仅几步之隔。何振岱故居是一座庭院式福州民居。斗转星移,事过境迁,在故居里已看不到当年这位才华横溢的文人为主时的任何气派与文房遗物,由于年久失修,显得破败与杂乱。何振岱孙女何永菁女士仍居住在这里。这位已退休的农业科研人员、何振岱第三代后裔,指着走廊上挂的几帧老照片,热情地介绍着:“这是我的爷爷,这是我的奶奶。”照片上的何振岱目光如炬,耳廓硕大,鼻骨坚挺,面庞清癯,从相貌似乎都可看出些许才气与耿直的性格,甚至可以让人想像他在培育那10位才女时的严师风骨。何振岱生前酷爱梅花,又名“梅叟”。原来庭院里有两株梅花,一株红梅,一株白梅,都是何振岱至爱。据说,当何振岱夫人郑岚屏于1943年去世后,不久,红梅就枯死了。1952年何振岱去世后,没过多久,白梅也枯死了。现在天井里长的是一丛绿竹。微风吹过,枝桠交舞,绿叶作声,似乎也在诉说着这位清高才子不凡的一生。

譬如陈衍故居外,还有黄任故居;陈元凯故居;何振岱故居;刘家大院(社区博物馆中心展馆)等。

陈承裘育有七子,除第五子夭折外,六子俱登科甲,陈氏民居又称“六子科甲宅”。

尤氏民居是清朝时期福州商界巨富尤贤模的房子,属于省级文保单位。此次修复历时两年。“这个转角要再修改,弧度做得不好。”昨日,陈木霖在老宅内对已修复好的房子提出进一步的修改意见。“修复过程不单是把房子改回清初的风格,也要遵循各个时期的变化。”陈木霖说,此次修复,每个阶段都留有自身的痕迹。比如在尤氏民居一进天井就看到的玻璃窗户,玻璃在清代是很贵的装修材料,到民国时才使用较为频繁。还比如,花园内现有的二层小楼是西洋风格。

何振岱

黄任(1683—1768年),字于莘,因为拥有十方古之名砚,故自号“十砚翁”。很可惜,由于黄任晚年穷愁潦倒,不得不贱卖了十方名砚。黄任是今天福州市郊的永泰县人,清雍正二年(1724年)受任广东省四会县知县,第二年还兼任高要县知县。不幸,黄任“以廉政惠民,为人所忌,被劾去职。归福州,筑 ‘香草斋’”。黄任是一个著名诗人,著有 《秋江集》 《香草笺》,他的诗作在台湾拥有广大的读者。

“何振岱故居”在文儒坊大光里21号,光绪年间重建,宅院共两进,1991年公布为福州市政府挂牌保护单位。何振岱,清光绪举人,“同光体”闽派诗人,主修《西湖志》,重修《福建通志》。

据介绍,尤氏民居建筑面积2633平方米,在光绪年间及民国初期历经数次重修,大门原是木构六扇门,民国初期被改为砖门。入门后三面环廊,廊下天井。一进厅堂面阔三间,进深七柱,穿斗式木构架,门窗、石雕等构件也大都使用原来的材料。

才华横溢街衢有声

细说起来,黄任的故居其实位于光禄坊的早题巷4号,因为故居后门开在了大光里,所以随着今天有关部门的重新修葺,在后门上也挂出了“黄任故居”的牌子,算作大光里一景。这,逝于两百多年前的黄任自然是不知道的。而1936年春,著名作家郁达夫来福州,任福建省府参议、福建公报室主任,住在南台基督教青年会宿舍,后搬到“黄任故居”居住过。这,逝于近两百年前的黄任自然也是不知道的。顺便说一句,黄任是清初福州著名画家许友的外孙,大光里的“刘家大院”前身,就是许友的故居“米友堂”。

“陈元凯故居”在文儒坊大光里23号,光绪年间重修,坐南朝北,前后两进,1991年公布为福州市政府挂牌保护单位。陈元凯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林觉民的妻子陈意映之父,清光绪十五年举人。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宫巷的刘齐衔故居,这里的工人正在做扫尾工作,这是一处具有园林式风格、占地3000平方米以上的大宅院,横跨宫巷和安民巷。

何振岱原籍福清,生于1867年12月。其父是个秀才,曾任县府幕僚,但家道贫寒。何振岱幼时聪慧,极爱读书,但因为家庭贫困,父亲无法让其上学,竟要他到店馆做学徒。幼年何振岱求学心切,不从父命,加上其母重学,宁愿作女红,供子上学,于是他才最终力争到在私塾读书的资格。聪明的何振岱,十二三岁便能熟诵《五经》、《史记》、《汉书》,出口成章,下笔为文,千言立就,很得塾师赏识。1897年,何振岱考中第四名举人。但在中了举人之后由于不循八股文,他曾于1898、1903、1904,连续三年投考进士都未得中。不久以后,科举制度废除,这位怀才不遇的才子,也就从此破灭了中进士的美梦。

陈元凯,字陀庵,生卒年不详,是今天福州市仓山区螺洲镇人,不第举人。陈元凯有个女儿名佩芳,字意映,嫁给附近杨桥巷口的林觉民为妻。反清的“广州起义”失败,林觉民被捕牺牲。陈元凯恰好在广东候补知县(清宣统时期),因而最早获得消息,忙派人星夜赶回福州,让林家所有家属——包括自己的女儿陈意映赶在清政府下文株连之前,躲避他处。于是陈意映躲回娘家文儒坊大光里——今“陈元凯故居”。这里显然也不安全,她又改住陈家附近的早题巷原黄任故居内。由于早题巷极其短小偏僻,不为外人知,万幸陈意映没有暴露。

此外,刘冠雄故居、何振岱故居、陈衍故居、陈承裘故居、陈元凯故居、鄢家花厅也都在进行扫尾工作,近期对外开放。

何振岱的文才,走到哪儿出名到哪儿。1887年,何振岱还未中举人,没有资格进当时福州四大书院之一的致用书院,但他时常替已中举人、有资格在书院读书的朋友代作课业,凡是他代作的,都名列高等,得到“膏伏”。到他中举之后,他能名正言顺地进入书院了,每次作文,总是“阖市争相传诵”。1909年,何振岱到上海,有友人请何题扇面,何振岱顺手摘录几首自己写过的咏西湖的诗。不料,上海名流见了,无不击节赞赏。当时,上海报刊杂志辟有“文苑”专栏,选登海内外名家作品,何振岱的作品便常常被选登,从而扩大了他的诗文在全国的影响。1923年,福建政局动荡,何振岱举家迁赴北京,为一人家做家庭教师。当时曾为光绪皇帝太傅的陈宝琛在京城文运亨通,被认为是“文章司令”。达官贵人或附庸风雅,或红白之事,总要请其撰文作句,笔墨生意十分红火,篇篇润笔不菲。但此时的陈宝琛已届80高龄,垂暮力衰,应付不周。听到何振岱也在京都,大喜过望,便请何振岱为其代笔弄墨。何振岱因此可得酬金,也就乐而为之。陈宝琛的任何文字,只要是何振岱代笔的,他便十分放心并赏识有加。陈宝琛曾在何振岱所作之文上加按语道:“大作清婉,读了口角生香”、“大作平实坚致,循诵再三,无可增损”。何振岱每写一篇文章,陈宝琛便以百元为酬,如此下来,从何振岱入京起到1935年陈宝琛去世的这一段时间,这种笔墨收入成为何振岱的主要经济来源。何振岱因此才有可能送他的次子何知平留学法国。

受此影响,陈元凯做官是万万没有希望了,结果歪打正着——他后半生致力于续修 《螺江陈氏族谱》,为福州,为陈氏后人留下了一笔文化精品遗产。

管委会正在收集古旧家具

何振岱一生著作颇丰,除主修过《西湖志》外,主要专著有《觉庐诗草》、《我春室诗文集》、《心自在斋诗集》、《寿春社词抄》等,另外散见于民间的各种序、跋、扇面题诗、题文、画作等也不少。现在最容易见到的何振岱诗作便是1991年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福建诗词》第三集。那儿收有何振岱诗词11首。兹录一首以飨读者:

陈衍(1856—1937),字叔伊,号石遗。陈衍是今天的福州市人,曾任学部主事,后任京师大学堂教习。陈衍最大的功劳是主编了 《福建通志》,而陈衍作为诗人,最为有名的诗句则是:“谁知五柳孤松客,却住三坊七巷间。”

“随着28处文物保护单位陆续修缮完成,对外开放,一些关于福州的民俗也要加入进去。”昨日,三坊七巷管委会文物部林主任说,很多前来参观的游客在感叹房子、建筑精美的同时,也提出光看建筑内容有点少。

浪淘沙

如今这句诗被镌刻在福建省最大的铜印上,让参观三坊七巷的游客见之流连忘返。

林主任说,这些坊巷的大户人家不光是“房子大”,家具的摆放也是自成一套礼仪。

七月初六日感旧作

何振岱(1867—1952),字梅生,号心与、觉庐。何振岱是今天福州市区人。一生擅长绘画琴艺及书法,是诗歌“同光体”闽派后期的领军人物。何振岱与陈元凯一样,乃不第举人。“何振岱故居”与“陈元凯故居”相邻;也与“陈衍故居”紧挨着。陈衍原本极力推崇何振岱的诗歌,后期两人不睦。有意思的是:“何振岱一生清贫,靠教书买文字为生。故居门口的标牌说,至今他的墓碑,还埋在故居的花丛中。”

他说,在程家小院修复之前,工作人员拍照时就注意到,正厅内的椅子左右各4把,其中一把是没有靠背的,并放置2张小桌子。正厅前方横桌下方放一张八仙桌,在逢年过节祭祀时抽出来使用。“平时来客人主要是在花厅接待,比较正式的客人才在正厅接待。”林主任说,每一进家具摆放也不同。大户人家多用红木家具,而在横桌上也多放花瓶、如意等,寓意吉祥。

眉月泻秋光,影落银塘。芙蓉空白断人肠。那有藕丝牵到底?开后都忘。

说到“刘家大院”,其前身既是许友的故居“米友堂”,也是清康熙进士林佶的故居“朴学斋”,后来被福州龙山刘氏第13世刘照买下。今为福州市区最大的一姓宅院,面积达4532平方米。福州最早的电灯、电话、炼铁公司都是龙山刘氏的产业,号称“电光刘”。

现在管委会正在走访专家,同时收集古旧家具,尽可能还原三坊七巷家具摆放传统文化。让游人在参观福州传统建筑的同时,领略福州文化的另一面。

黯淡旧红裳,梦杳烟茫。阿谁此日记壶觞?独有闲鸥怜故水,冷处思量。

在大光里,有个斑驳的门上挂着一个容易让人忽视的小牌子,上书“郑医寓”三个字,落款却是“孝胥书”——居然是郑孝胥的手书。我知道,很多人不知道,郑孝胥固然是福州人的耻辱——当过末代皇帝溥仪的伪满政府总理。郑孝胥却也是福州人的骄傲——是中国著名书法家,今天中国第一家银行“交通银行”四个字就是郑孝胥的书写的。

钩沉

尝一脔而知一鼎之味,可以看出,何振岱的诗词确实是写得好的。

而“郑医寓”是清末福州名医郑孝铭的故居,郑孝铭擅长治黄疸、中风、瘴疟,“长期为贫苦患者以及麻风病人义诊”,故而被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称赞是一个“功同良相”的人。

八处老宅院背后的历史

1936年,何振岱从北京返回福州,以读书写诗作文表达自己对国家、民族及身世的忧思。此时,叶可羲、王德英、刘蘅三位女子拜学何振岱门下,学诗作画。后来这三位门徒又相继介绍同好拜何振岱为师,她们是王真、王闲、薛念娟、施秉庄、张浣桐、洪守贞,加上何振岱的女儿何敦良共10人。这10位女性皆才华出众,后来便被誉为“十才女”。她们的诗词集,现在还偶尔可从书摊上看到。如洪守贞的《秦香社词抄》、叶可羲的《竹韵轩词》、刘蘅的《蕙忄音诗词集》、王闲的《味闲楼诗集》等。百岁老人刘蘅,《家庭大观》曾于1998年5月9日以《根托闽疆得地良》为题专题报道过。刘蘅于1998年7月去世。王闲,于1999年12月去世。至此,10才女已全部告别人间。

走进大光里,就走进了一段福州近代史。面对那一个个声名显赫的门牌号,驻足之余,足可引人发思古之幽情。我向西走出大光里,就是拓宽的通湖路。面对通湖路,马路对面是一个凉亭式建筑,上书“二桥亭”三个字——不意间我又发现了一处古迹。“二桥亭”在老福州人眼中,是一段抹不去的记忆。说起通湖路“二桥亭”边上的店铺“阿焕鸭面”,许多老福州都会忍不住吞咽口水。“阿焕鸭面”用的鸭和面都不是从市场上买来的,而是自养的鸭,自打的面,因此鸭肉特别肥嫩,清汤面条的味道也与众不同。每个顾客只能吃一碗,多了不卖。1949年8月,福州解放前夕,国民党福建省政府主席朱绍良夫妇,在解放大军压境逃台前,还要吃一次“阿焕鸭面”再走。

●尤氏民居 位于文儒坊。尤家相传是清初词章家尤西堂的后人,自江苏吴县南迁,初聚闽侯甘蔗一带以养蚕缫丝为生。尤孟彪始开缫丝作坊,后移南街安民巷口开“恒盛”丝线店,尤贤模继承店业后善于经营,成为福州商业界巨富。

何振岱不但诗文极受称羡,还能琴善书通画,所作画作,不论山水、花鸟,极见清凄之气,灵气蒸蒸,秀气泱泱;所作书法,则见清雄刚韧,底蕴劲丽,甚为世人所崇。这便是在文化市场,何振岱真迹一露面,便被宝之珍之的原因。

而今,“二桥亭”犹在,只是不见“阿焕鸭面”店铺。

●刘齐衔故居 位于宫巷。刘齐衔是林则徐女婿,其孙刘崇佑、刘祟伦等,是福州电气、电话企业的最早创办者和奠基人,开创了“电光刘”家族的辉煌。

秉性刚爽爱憎分明

●刘冠雄故居 位于宫巷11号,清代建筑,占地面积1875平方米。刘冠雄毕业于福建船政学堂驾驶班,曾被派往英国格林威治海军学院学习,1912年3月,被任命为海军部总长,成了海军最高领导人。11月,被授予海军上将军衔,成为民国的第一位海军上将。

何振岱与当时的上流社会交往甚密。陈衍、陈宝琛、谢辛链、沈瑜庆、柯鸿年、郑孝胥等名垂一时、权操一方的人士皆与其有交。但何振岱却有其独立的为人准则,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含糊,泾渭分明。日军侵略中国后,福州两度沦陷,何振岱卖文为生的生涯即遭中断,当时他又身患胃病,贫病交加,但绝不乞怜于任何人。

●何振岱故居 位于文儒坊大光里21号,光绪年间重建,宅院共两进。何振岱是清光绪举人,“同光体”闽派诗人,主修《西湖志》,重修《福建通志》。

日本侵略者占据福州时,曾慕名托人,打算聘请何振岱为顾问。对这种汉奸勾当,何振岱拍案怒斥,严辞拒绝,态度十分鲜明。郑孝胥等当了汉奸,何原与他们有交,但此时国“情”压倒私“情”,一怒之下,将所有与诸往来信札诗文付之一炬,以示划清界线。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通令各省市要求将抗战期间不愿附逆的名人的事迹上报,准备给予嘉奖。当时的福州市政府拟报何振岱作为表彰对象,送表格请其自填事迹,何振岱视此为浮光,不买其账,置之不理。蒋介石六十岁时,福建省政府主席刘建绪拟请何振岱代其作贺寿文章,送润笔3000元,急需“滋润”的何振岱,宁愿守贫,不愿奉承,坚辞不为。

●陈元凯故居 位于文儒坊大光里23号,光绪年间重修,前后两进。陈元凯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林觉民的妻子陈意映之父,清光绪十五年举人。

何振岱与北京的大收藏家、曾任袁世凯管家的郭葆昌是亲家。郭葆昌的女儿做了何振岱最小儿子的媳妇。这个郭葆昌可谓家私连城,富甲一方,不知家藏多少奇珍异宝。据报刊披露,郭葆昌的儿子郭昭俊曾将稀世珍宝“伯远帖”抵押到海外银行。解放后,经周恩来总理指示,国家花重金才将这一珍宝购了回来,现珍藏于故宫博物院。而何振岱这个亲家以及他的儿子和媳妇似乎都未从那个大富豪那儿得到些许遗嘱。这与何振岱这个人的清正品格与不受非分之财的家风是大有关系的。

●陈承裘故居 位于文儒坊西段北侧47号,建于清初。这座花园式的宅院,主座两进,左右厢房八扇门扇,都是用整块楠木板,以工笔手法阴刻“梅鹊争春”等花鸟图案,是不可多得的古建筑装饰艺术品。因其六个儿子全部科甲出身,故又称“六子科甲宅”。其子陈宝琛是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

1949年8月17日福州解放。此后第10天,当时任福建省省长的张鼎丞乘吉普车到南后街文儒坊巷口,接着步行到大光里何振岱家,拜访何振岱。当时张鼎丞身旁有随从二人。由于何振岱不认识他们,竟然拒见。后来,张鼎丞说“是您老的学生何遂让他来拜访恩师的”,这时,何振岱才欣然接待了张鼎丞。接着何振岱知道原来来人是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张鼎丞,连忙口言:“首长礼贤下士,失礼了,失礼了。”表达他原先拒见的歉意。张鼎丞的来意是请何振岱出任福建文史馆馆长,但何振岱说:“我今年已83岁了,力不从心,谢谢共产党关怀,望另请高明。”后来,何振岱当了福建文史馆名誉馆长,每月车马费300斤大米。何振岱一直任此荣誉职务到1952年12月病逝。

●陈衍故居 位于文儒坊大光里4号,建于清代,木构建筑。陈衍是近代诗人,提倡维新,后在京师大学堂教习。清亡后,在南北各大学讲授,编修《福建通志》,最后寓居苏州,与章炳麟、金天翮共倡办国学会,任无锡国学专修学校教授。

古道心肠乐善好施

●鄢家花厅 位于安民巷47号至48号,为鄢氏族人于清代修建,占地2000多平方米,主要作为家族的宗祠和议事的场所。鄢氏族亲进京或赴省城赶考、做生意者,常在此下榻。

反对裹足

何振岱有五子一女,但他绝不重男轻女。关于他不让女儿缠脚的事,曾一时广为流传。在当时社会,女孩不缠脚,会被认为是一种放浪。朋友们告诫他:“女儿不缠脚,有损门风,而且将来会嫁不出去。”何振岱说:“脚是用来走路的,缠脚是对脚的残害。我妈我妻都缠了脚,你看她们多不方便,也不美观。身体一定要顺其自然才好啊!”就这样,何振岱的女儿就没有缠脚了。在当时,像他这样上流身份的人家的女儿不缠脚,是非常稀罕的事。

收养弃婴

有一天,何振岱同他的两个女弟子叶可曦、刘衡在福州庆城寺的一个大石臼里发现一个女弃婴。他看了十分同情,就吩咐佣人把弃婴抱回家喂养。后来文儒坊的邻居把这事传了出去,有的人便冲着他“心好”,直接把弃婴放在何振岱家门口。那时社会重男轻女思想严重,被弃的都是些女婴。每当听到家里人说:“门口又有一个了。”何振岱便一一嘱咐,先收起来,一定不要让饿着了,接着便送到闽侯县的“上门奶妈”那儿喂养。每个月这些“上门奶妈”便抱着这些婴儿向何振岱领取喂养费。一段时间,何振岱共收养了六七个弃婴,并一一为她们取了名字。何振岱总是对他的弟子们说:“人一落地,便是精灵,男女一样。弃婴之举,惨无人道。”并希望将来哪位弟子有本领一定要办个福利院,专门收容那些无辜被弃的苦命孩子。

放生老牛

一次何振岱郑岚屏同他的学生外出经过福州西门屠宰坊门口,见一老农牵一老牛,老牛步履蹒跚,满目泪水。何振岱问老农:“为何把这么劳累的牛牵到这儿?”老农说:“它老了,不能耕地了,送来杀掉。”何振岱心头一震,顿起怜悯之心,对老农说:“此牛终身辛劳,现已精疲力尽,无能为耕,理应养老才对,杀之于心何忍?”于是便掏出一些钱交给老农说:“我把这牛买了吧。”何振岱让学生将老牛牵到西禅寺交给方丈放生。此后,何振岱还每月派学生送草水钱给西禅寺,直到老牛自然老死。就此,何振岱对学生说:“像牛这样的牲畜,为人类付出了辛苦血汗,老了,也应有所报,杀不得的。”

后嗣不寂各有其业

何振岱妻子郑岚屏是林则徐第三女儿林玉庭的孙女。何、郑共有五子一女。大致情况简介如下:

长子何敦畴在北京从事中医师工作,长古诗词,著有《春明集》、《竹头集》,晚年由北京返榕,逝于福州。

长女何敦良,福建省文史馆馆员,长诗词。

次子何敦敏,留学法国,修经济学,与李富春同窗。其夫人王闲为何振岱培养的十才女之一,国画家,福建省文史馆馆员。

三子何敦敬,解放前曾任福建省银行秘书,解放后赋闲。

四子何敦诚,原国民党福建省官员、中共地下党党员吴石的副官,解放前夕随吴石赴台。1952年吴石被蒋介石杀害,何敦诚同年被捕,关押在台湾。晚年保释在家,于1986年病逝台北。

五子何敦仁,国画家,解放后任福建省博物馆特邀鉴赏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福建分会理事,著有《静娱楼观画录》、《静娱楼诗集》,其夫人郭昭华,国画家,为郭葆昌之第三女。

何振岱有21个孙子女,现在北京9个,在上海1个,在台湾3个,在福州7个,在美国1个。大多从事科技文化事业。

在福州的孙子辈中,有一位名叫何云的文化人,原在省文化厅所属单位从事写作和导演工作。曾导演过电视剧《熊猫姑娘》,这部电视剧使他一举成名,片子被翻译成日文,在日本播出,红了一时。尔后他又投身文化企业,自办公司。这位事业有成的何振岱第三代传人对记者说,他打算在亲属和友人中尽量收集何振岱的遗物、真迹及有关史料,并打算在征得政府许可的情况下对市文物保护单位“何振岱故居”进行维修,争取搞个何振岱陈列室,以便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位曾经对福州人文有过影响的先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