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关于澳门金莎 >
看看他们怎么说,早在五十多年前

问题:《满江红·写怀》到底是不是岳飞写的?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两歇。抬望眼, 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问:早在五十多年前,著名学者夏承焘提出《满江红》作者不是岳飞的观点,这事您怎么看? 学者夏承焘《岳飞〈满江红〉词考辨》中提出,贺兰山在西边,岳飞的抗金时时期,贺兰山并不是抗金的主要方向,在词中出现显得非常突兀不自然,持同样观点还有台湾著名学者李敖,2005年9月16日,李敖先生在《李敖有话说》节目中郑重其事地宣言《打假》,他要“拆穿岳飞的故事”,要把大家都念得高兴的《满江红》说破,因为他这个“行家”认为《满江红》一词不是岳飞所作。

问:《满江红》到底是不是岳飞写的?

回答:

这就是脍炙人口,流传千古的《满江红》,在民族征战的历史条件下,它曾经鼓舞了多少人为民族解放而奋战。一直以来, 人们都认为此词的作者是宋代的民族英雄岳飞。

图片 1

图片 2

谢邀

图片 3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既然没有任何历史资料佐证,《满江红》是岳飞所作,史学家也是众说纷纭,岳飞有如此才学应该不会就留下这一首吧,为什么单就一首《满江红:)呢?当然也不能证明是别人写的,那就说是岳飞写的吧,这符合中国人的思维,一个人好就是什么都好,说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都行,一个人坏那就一定是烂肚烂肠人间恶魔。

有人质疑《满江红》是否真出自岳飞元帅之手,其理由是这个作品在明代才现世。个人认为这种质疑的理由并不充分:

南宋高宗绍兴十年(1140),岳飞领兵北伐,逼近北宋故都汴梁,大有一举收复中原被直捣敌军老巢黄龙府(吉林农安县)之势,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岳飞满怀激情,写下了《满江红》这首气壮山河的词,但谁也没有想到,在800年后的20世纪30年代伊始,却有人认为岳飞的《满江红》是伪作。

但是,有人却对这个传统说法提出了反对意见。

近代已故学者余嘉锡在《四库提要辨证》中的《岳武穆遗文》条下,对岳飞为《满江红》作者一说提出质疑,这首词最早见于明代嘉靖十五年徐阶编的《岳武穆遗文》。在岳飞去世后,此词从来不见于宋,元人的记载或题咏跋尾,而它却突然出现于400年后的明代中叶,这怎能不令人生疑?同时,徐阶是根据1502年浙江提学副使赵宽所书岳坟碑收录的,而赵宽却没有指出这首宋词的源流出处。这也就使《满江红》的来历成了一个问题。

此外,在岳飞的儿子岳霖和孙子岳珂所编的《岳王家集》中并没有收录这首《满江红》,31 年后重新刊刻时仍然没有收录此词。而《岳王家集》是岳霖和岳珂两人不遗余力地搜求岳飞遗稿编撰成的,对于这样一首弥足珍贵的作品却没有收录,不是很奇怪吗?据此,余嘉锡认为,《满江红》很可能是明朝人假托岳飞之名作的,它的作者并不是岳飞。

图片 4

词学家夏承焘对余嘉锡的考辨表示赞同,认为《满江红》可能不是岳飞的作品。他还时词中的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一句进行了研究,用以补充余嘉锡的论断。夏承焘认为,贺兰山在今天甘肃省河套的西边,南宋时期并不属于金国,而是西夏的疆域。当年岳飞要率兵攻打的黄龙府,则是在今天的古林省境内。如果此词真的是岳飞所写,那么方向怎么能相差如此远?夏承焘又考证说,明朝时候,北方鞑靼族经常取道贺兰山入侵甘肃、凉州一带,明代弘治十一年,明将王越还曾在贺兰山抗击鞑靼。据此推断,《满江红》这首词是明朝中叶的作品,“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是明朝中叶鞑靼族人侵时期军民的抗战口号。

持否定看法的学者还有个质疑点,即该词的内容和风格。台湾学者孙述宇就从这个角度进行了分析。孙述宇认为《满江红》不符合岳飞词作的风格,因为把《满江红》同岳飞的另外一首词《小重山》作比较,会发现前者是一首 激昂慷慨、英风飒飒的英雄诗歌,而后者则低回宛转、失望惆怅。两者的格调和风格如此大相径庭,不像是出自于一人之笔端,因而《满江红》可能是伪作。

首先要做一个更正:《满江红》是一个词牌名,并非是一首词,本题目所说《满江红》应该是指《满江红·写怀》。

1,岳元帅的拥趸极多,他的文字被私人收藏而不传世的可能性比较大,到明朝才现世,也是有可能的。

图片 5

面对这些否定的意见,肯定岳飞为《满江红》作者的学者针对否定论断逐一进行了批驳。

首先,关于作品的出处问题。历史上有很多作品湮没多年才被发现,这在文学史上不乏先例。并且类书限于各种原因,不可能将所有的作品都毫无遗漏地收录进去,这也不乏先例。更何况岳飞遇害时,家存文稿全部都被南宋政府查封没收,虽然后来蒙准发还,也并不齐全,出现文稿的遗失是非常有可能的。至于为什么此词直到明朝时候才广为传诵,是因为岳飞冤死后,秦桧及其余党继续执掌朝政数十年,其作品自然难以流传。接下来是实行民族压迫政策的元朝,更不能允许这样一篇带有强烈的民族反抗意识的作品流传。 到了明朝,岳飞的声望才更加隆盛起来。可见,岳飞《满江红)词不见于宋元人着录,直到明代中叶才出现并流传,并不足为怪。

图片 6

其次,是该词中出现的“贺兰山”问题。学者认为,不能把“贺兰山”简单地当作是违背地理状况,。贺兰山”可以用作比喻性的泛称,如同古代诗歌中经常出现的“长安”,“天山”一类地名一样。还有学者考证说。西夏与北宋向来都有战事,政府派范仲淹经略延安府,就是镇守边陲,防御西夏的。这种对峙局面一直持续到真宗、仁宗时期才暂告安定。岳飞对这段历史当然十分熟悉,所以他在《满江红》中提到“贺兰山”,是借指敌境,更具体的可能是用来比喻黄龙府。

再次,关于词作的风格问题。学者们指出,文学史上有很多作家的作品同时具有两种风格。比如苏轼不仅写过“大江东去”这样雄浑豪迈的《赤壁赋》,也写过“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如此情调缠绵的词句。既然这样,就不能简单地凭《满江红》和《小重山》风格有别而否定岳飞是《满江红》的作者。

图片 7

为了更进步证明岳 飞确为《满江红》的作者,还有人考证了岳飞写作此词的具体时间。他们根据词句,结合具体的史实,指出岳飞30足岁执掌军事,“因责任重大,身受殊荣,感动深切,乃做成此壮怀述志《满江红》词":又岳飞从军后南征北战,至30岁时,“计其行程,足逾八千里”,词中“三十功名尘与土”和“八千里路云和月”两句正是为此。史载岳飞30岁时置守江州,“适逢秋季,当地多雨",因此词中又有“潇潇雨歇”一句。因而推断出,《满江红》是岳飞“表达其本人真实感受,于公元1133年秋季九月下旬作于九江”。

图片 8

《满江红·写怀》是一首非常震撼人心的诗作,作者(岳飞)的民族精神和报国之志表现的淋漓尽致,每每读此诗词作都有一种“血脉偾张,心潮澎湃”之感。

2,岳元帅本身文彩出众,加上是上阵杀敌的军人,身上的豪气和戾气都很重,与《满江红》所显现出来的气质相同,所以《满江红》是岳元帅本人所作的可能性极大。因为绝世之作必须要与作者个人特质相结合,不是说某文人文彩出众就可以创作得出来的,例如曹公孟德之《观沧海》,毛泽东主席的《泌园春.雪》,先不论文彩如何,单凭那份气度就不是常人能比的。

质疑《满江红》非岳飞所作的观点有哪些?

结语

学术界辨析和考证的文章已有很多,但是由于论据尚不充足,因此还不能够定论。《满江红》究竞是否出于岳飞手笔?论者各抒已见。当然,无论岳飞是否作了此词,他的伟大形象也都是铭刻在人民心中的:同样的,无论《满江红》一词是否为岳飞所作,它在爱国主义诗篇中乃至所有的词作中的地位也都是不能抹煞的。这一点毋庸 置疑。

这首词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南宋著名的“民族英雄”爱国将领岳飞所写,作为爱国主义的绝唱和岳飞本人的高风亮节的经典在中国神州大地广为传颂。

3,岳元帅生于中原的汤阴(今天河南省境内),因战乱而流落至江东。加上少年丧父,成长中遭遇的困境较多。国破家亡,历经苦难,所以心中的伤痛很多,因此恨意较大。而《满江红》也的确显示了愤怒和恨,这与岳元帅的经历是相吻合的。

第一个提出这种观点的人,是”华北临时政府“傀儡政权控制下载辅仁大学执教的语言学家余嘉锡。1937年,他在《四库提要辨证》卷二三《岳武穆遗文》条下,提出两点论据:第一,岳飞孙子岳珂所编《金陀粹编》中的《岳王家集》没有收录这首词。第二,这首词最早见于明代嘉靖十五年(1536)徐阶所编的《岳武穆遗文》,是据弘治十五年(1502)浙江提学副使赵宽所书岳坟词碑收入的。在此以前,不见于宋、元人记载或题咏跋尾,沉埋数百年,突然出现于明中叶以后。赵宽也不说所据何本,来历不明,深为可疑。

但是,在上个世纪,先后有两位代表人物对这首词的作者是否就是岳飞提出了质疑,而著名学者夏承焘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4,有人认为《满江红》中提到了贺兰山和匈奴,而这与岳元帅抗金的时局,并不相符。但是文学作品中这类比喻、借喻是很多的。因为古体的诗丶词受平仄和韵脚的限制较多,所以创作者常用借喻表达情感,维系诗词的韵律。

第二个是词学大师夏承焘。1962年9月16日,他在《浙江日报》发表的《岳飞(满江红)词考辩》一文中,除了赞同余嘉锡的论据外,又从词的本身找出了一个”破绽“。即”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一句。其认为这一句不符合地理常识。岳飞伐金想要直捣的黄龙府在吉林,而贺兰山在甘肃河套之西,南宋时属于西夏,并非金国地区。”这首词若出于岳飞之手,不应方向背如。”

夏承焘先生不是提出此疑问的第一人,提出此疑问的第一人是余嘉锡老先生。

5,如果质疑《满江红》是否为岳元帅亲作,那也没有什么过硬的证据,证明《满江红》不是岳元帅所作。

而第三个提出质疑的是台湾孙述宇,1980年9月10日,他在台湾《中国时报》发表了《岳飞的(满江红)一个文学的质疑》一文,着重从词的内容和风格提出了两点质疑:一则,此种用了不少岳飞自己的故事和典故,如”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等等。作者自己用自己事迹的典故,简直”匪夷所思“。相反,根据这些尽人皆知的材料,一个拟作者倒不难写出这么一首词来;二则《满江红》风格慷慨激昂,是一首英雄诗,英雄做不出英雄诗来的,而只会是仰慕英雄的人才能做出来。

徐嘉锡,字季豫,号狷庵。语言学家、目录学家、古文献学家。1942年,任辅仁大学文学院院长,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1949年10月,任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委员。著作有《四库提要辨证》《目录学发微》《古书通例》《世说新语笺疏》《余嘉锡论学杂著》等。

关于岳飞《满江红》真伪问题,自上世纪1958年以来一直被争论了半个多世纪,迄今也没有定论,参加讨论的学者涉及文史学界的诸多学术大家。

图片 9

徐嘉锡在他所著《四库提要辩证》当中首次提出《满江红·写怀》的作者并非岳飞的疑问,

如果写20世纪的宋代文学思想史,“《满江红》真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

以上大概就是比较主流的质疑岳飞不是《满江红》一词作者的主要观点。

徐嘉锡认为,岳飞的儿子岳霖和孙子岳珂,不遗余力地搜求岳飞遗稿,但在他俩所编的《岳王家集》中,却没有收录这首《满江红》,并且三十多年后重刊此书时,仍未收入该词,据此,余嘉锡认为《满江红》可能不是岳飞所作,而是明代人的伪托。

先把全词放上(通行版本),然后我们再梳理这段争论,至于真实情况怎样,还请读者们自己下判断:

乍看起来这些论据似乎都有其合理性,但并不一定就完全站得住脚。

夏承焘是同意徐嘉锡的观点的,并且在徐嘉锡的观点的基础上又提出了一些“证据”,主要是针对诗词当中的“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一句,认为岳飞应该是没有什么机会去过远在宁夏的贺兰山。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1986年,在浙西江山县发现了一部《须江郎峰祝氏族谱》,其卷十四之《诗词歌赋》中载有岳飞于绍兴三年(1133)年,赠抗战派大制参祝允哲的《满江红》词及祝允哲的和词。岳飞题为《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

总的来讲,怀疑这首诗词是岳飞作品的理由大概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这首诗词的背景和历史。另一个方面来自于诗词本身。

问题的提出:《满江红》明代才出现,很可能不是岳飞所写

下面我们就从这个争论的源起开始说起。

1958年,著名文献学者余嘉锡出版了《四库辨证提要》一书,在其中卷十三《岳武穆遗文》条中,余嘉锡对《满江红》的作者提出质疑,他给出的理由是:这首词最早出现在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徐阶所编纂的《岳武穆遗文》中,这是根据弘治年间浙江提学副使赵宽抄录自杭州岳坟词碑的,其不见于“宋元人之纪载,或题咏跋尾”,岳飞孙子岳珂编纂的岳飞文集《金陀粹编》中也没有收录。

余嘉锡因此怀疑,这可能是后人杜撰的。

余嘉锡将这个疑问提出来之后,著名诗词研究者夏承焘将这个证据凿实。1962年,他在日本《中国文学报》发表了《岳飞<满江红>词考辨》,确定了这个推论。

夏承焘通过分析这首词的字句,给出的证据是“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这句有问题。贺兰山在中国的西北,当时正是西夏的所在地。而岳飞作战对象是金国人,“要直捣金国上京黄龙府”,那是在遥远的北国。在唐代和明代人的诗词中间,贺兰山“都是实指而非泛称”。

“怒发冲冠,想当日,身亲行列。实能是,南征北战,军声激烈。百里山河归掌握,一统士卒捣巢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励臣节。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金城门阙。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偕君行,依旧奠家邦,解郁结。”

首先,南宋时期的著名将领的如此少见的诗词佳作(抛开情怀,这首诗词的文学水平也是相当高),居然在几百年后的明代才流传于世,并且在正宗的岳飞文集当中没有收录,这不得不让人质疑。

夏承焘推论:这首词可能是明代王越所作

夏承焘给出了一个大胆的推论,他认为这是明代人写的。理由是明代北方的鞑靼居住在河套地区,他们进攻甘肃、凉州等地,都是取道贺兰山。

夏承焘又想到了弘治十一年明朝将领王越在贺兰山打了一场胜仗,因此,他推测这首词应该是明代王越或者是他幕府中人所写。

夏承焘的结论一时激起千层浪,很多学者纷纷发表文章对夏承焘的这一结论进行驳斥。

比如程千帆等人就认为,在唐诗宋词中,贺兰山也有被用来作泛指的,认为“以唐诗中贺兰山之皆为实指来断定《满江红》中之贺兰山也当为实指,这种逻辑本身存在着问题”。

很多学者同意这一说法,认为“贺兰山”其实就是泛指边塞。

祝允哲的和词题为《满江红·和岳元帅述怀》云:“仗尔雄威,鼓劲气,震惊胡羯。披金甲,鹰扬虎奋,耿忠炳节。五国城中迎二帝,雁门关外捉金兀,恨我生,手无缚鸡力,徒劳说。 伤往事,心难歇;念异日,情应竭。握神矛闯入,贺兰山窟。万世功名归河汉,半世心志付云月。望将军,扫荡登金銮,朝天阙。”

第二,诗词当中提到的“贺兰山,胡虏肉,匈奴血”,都和“靖康耻,回头收拾旧山河”没什么关系。同时,作为一个武将,岳飞在宋朝的武将当中算是非常少见的能舞文弄墨的将领,他的诗作流传下来的不太多,大概也就十几首,但是,在他的其他诗作当中,我们基本上看不到“慷慨激昂”四个字。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出岳飞的十几首诗看一看。

争论愈演愈烈:宋词不见于明清载籍者甚多

到了20世纪80年代,争论愈演愈烈。诗词大家唐圭璋发表文章,就夏承焘所说,《满江红》不见于岳珂编纂的文集一事提出证据,认为“宋词不见于明清载籍者甚多”。

他还举出岳飞的另一首《满江红》作为旁证,这首《满江红》同样没有被收录进文集,但是真迹经过宋代魏了翁,元代谢升孙、宋克和明代文徵明,一直流传至今。

此外,还有学者认为,岳珂之所以没有收集全岳飞所有诗词,是因为在南宋,岳飞作品一直不能公开出版。到了元代,由于岳飞作品“民族性强”而“遭受压抑”。一直到明代,他在民间流传的作品才重见天日。

宋史大家邓广铭也写了《岳飞的<满江红>不是伪作》,除了确证程千帆等人的证据之外,根据岳飞所做《五岳祠盟记》和《永州郴阳县大营驿题记》中的文字,如“喋血虏廷,尽屠夷种”等句子,认为和《满江红》很像,可以证明是岳飞所做。

此外,谷斯范、基多、周汝昌也支持这一观点。

图片 10

对于这种质疑,反驳的文章和学者也是非常多,基本上是“逐条反驳”,但在我个人看来,这些反驳基本上都是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比如岳飞的儿子孙子们没有收集到这首诗应该赖到“兵荒马乱”的头上。等等。

给出较为妥当的解释:“白了少年头”是宋代通行的说法

当然,台湾学者李安根据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认为,岳飞所说的“贺兰山”其实是河北磁县境内的“贺兰山”。但是,这一说法立即遭到反驳,河北境内的“贺兰山”海拔才186.7米,这虽然是当年岳飞打游击的地方,但是它一不是政治首都,二不是战略要塞,显然不可能被写入词中。

我觉得,对这一问题用新材料进行解释的是,现在在日本任教的王瑞来所做的考证。王瑞来根据他人发现的,在日本早稻田大学所藏和刻本《岳武忠王集》所藏佚诗,证明这首《满江红》的确是岳飞所做。这首诗是:

第一泉头过九日,黄花犹待客重来。男儿有意扶中国,不斩楼兰不易回。

在这里,岳飞使用了“中国”一词,这里的“中国”并非固有名词,而是指代中原之地。岳飞也使用了“楼兰”,这个楼兰显然是在汉代已经灭亡的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用此来指代金人,同时也可以反过来推论,岳飞用“匈奴”指代金人是没有问题的。

此外,王瑞来还根据宋代几首诗文,查到了他们同时使用“白了少年头”的这一说法,由此证明,“白了少年头”很可能是宋代通行入诗词的句子。

我觉得,虽然双方就《满江红》进行了不少的争论,显然,认为这首词是岳飞所做的一方证据更充分,人也更多。但是,夏承焘所提出的几个疑问,仍旧不能被直接攻破(可能只是双方证据,哪个更强一点,哪个更弱一点而已)。

因此,这个问题还有讨论下去的必要。

先来读一遍原文: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值得怀疑的地方在第二段: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岳飞为什么要踏破贺兰山缺?给宋朝带来靖康耻的是金朝人,贺兰山在西北,要报仇也是要找东北去报仇。有人认为,词中所提的贺兰山不是宁夏境内的贺兰山,而是河北省磁县境内的贺兰山。

闹了半天,岳飞要收复的竟然是河北省磁县境内的贺兰山?岳飞就这点志向?岳飞是要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的。黄龙在金朝的老巢吉林农安,这才是岳飞的志向。

又有人说,贺兰山是宁夏的贺兰山,但是在词中是泛指。岳飞为什么要泛指?说“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泛指了吗?“靖康耻,犹未雪”说的清清楚楚,不避讳,为何后面要拿贺兰山避讳?

要不是岳飞的这首词最早出现于明朝明英宗天顺二年(1458),此时距离岳飞被杀已300多年。这首词在宋代、元代的确没有可考的文献记载。 用脑子想想,这么美的一首词,从产生到被后人发现,既然隔了300多年。

笔者认为: 这首词就是明朝土木堡之变后的明朝人所作。明朝正统十四年(1449年)八月,明英宗朱祁镇御驾亲征蒙古瓦剌部时,不幸在河北怀来被蒙古瓦剌部太师也先俘虏,和322年前北宋靖康之变非常相似。

因为作者是明朝当朝人,他在词中不好说“土木耻、犹未雪”,要避讳,所以作者假借北宋的“靖康耻”来说事,这和白居易在《长恨歌》中开篇“汉皇重色思倾国”是一样的,明明是唐皇,说成汉皇,主要是避免麻烦。

在明朝永乐年间,贺兰山东边的河套已被蒙古人实际占领,而贺兰山边上的宁夏镇是明朝九边重镇之一,是明朝和蒙古军队交锋的重要据点,所以,作者才要跑到贺兰山去雪“靖康耻”,去收复贺兰山脚下的河套地区,以报土木堡之变英宗被俘虏之仇,然后朝天阙。 河套问题一直困扰明朝。

我认为词肯定是明朝英宗时期的人在土木堡之变后所写,假借岳飞的名义,说的事其实是土木堡之后的事。词最早发现也是在明英宗复辟后的第二年(1458年),这样一来,所有解释就都合理了。

我们肯定,岳飞作为伟大的爱国将领,他或许写过满江红,但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版本,或许没写过,但岳飞有过这首词中描述的想法,但是这首《满江红·怒发冲冠》真不是岳飞写的。

岳飞(1103——1142),字鹏举,相州汤阴(今河南汤阴)人。南北宋时抗金的名族英雄,后被奸相秦桧害死。

《满江红》毫无疑问是岳飞的原创之作。岳飞自幻聪明过人,再加上有一位思想开明极有主见的贤良之母,对他从小严要求严格,言传身教,教育自己的儿子不但要学会承担各种苦难,而且要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在她母亲的熏陶之下,他严格要求自己,并拜师学得一身好技艺与骑射,后他还攻读《孙子兵法》等文学,少年的岳飞在乡里就是一个文武双全之人。

她母亲姚太夫人,在国危亡之秋,励子从戎,教子尽忠报国,被国人尊为贤母,岳母刺字成为中华民族母教的经典。

岳飞十六岁左右参军从戒,他是一位充满爱国主义思想的人,“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其实正是他30岁时,回首往昔,数十年抗战艰危险绝,尘满征衣,功名所值几何的人生写照。只有亲眼所见亲身的经历,《满江红》才会被他写得那么的充满壮志豪情出类拔萃。但有一点不置可否就是后人为了更传颂岳飞的爱国情怀,说不定为他的《满江红》添枝加叶呢,但历史上岳飞真正是一个文武全才之人,能在30岁左右写出如些优秀的《满江红》真的不用怀疑,反正我是深信他的才华,对他深怀敬佩之情,从未改变!

《满江红·怒发冲冠》一词,影响十分深远。它以慷慨激昂、粗犷悲壮的艺术感染力,数百年来,激励着无数中华儿女,在民族存亡时刻抛头颅洒热血,在祖国危急时刻甘愿以身许国,杀身成仁。

从这个意义上说,《满江红》无疑是我国爱国诗篇中的最强音。

(岳飞画像)

谢谢悟空问答邀请!

关于岳飞的《满江红》一词,因为脍炙人口一直被人们称颂,并且被收入古今最有影响力的诗词佳作之中。但也有人对这首词的作者提出质疑。本人也高度怀疑这不是岳飞本人所作。理由是:

一、古文献学家余嘉锡在《四库提要辩正》中提出岳飞《满江红》真伪后,夏承焘先生也对这首词作了进一步考证,在《岳飞<满江红>词考辨》中断为伪作。另外,宋代诗词的名作大都被收集流传下来,而岳飞这首词一直未见典籍。这首词最早见于明代徐阶所编的《岳武穆遗文》,收入的根据是1502年浙江提学副使赵宽所书岳坟词碑,赵宽并未说明这首词的来龙去脉。

二、岳飞的孙子岳珂所编《金伦粹编Ÿ家集》中没有收录这首词。岳珂收录岳飞的文章多年,从编辑到重刊前后达31年。这首词若是岳飞本人所作,岳珂无论如何也会录入的。

三、词中一句“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与当时历史情况不符。贺兰山当时属西夏国。金国首都在今吉林省农安县。作者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四、创作手法过于直白,不符宋代文人风格。诗词创作确有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手法之分,但贵在含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朝天阙”,这类词句若是初学者尚可宽囿,对于文化造诣较高的岳飞来说,是不应该的。

岳飞20岁时应征入伍,因父亲去世回家守丧,23岁重新入伍,这次入伍时担心母亲年迈,岳母为激励岳飞报效国家,特为刺字壮行。他去世时39岁,征战15年。“三十功名尘与土”,古人非常重视三十而立的年龄,正是干事业的年华,况战争中的将帅每天的精神状态都处于紧张或亢奋之中,怎么能把未来看得如此灰暗,即使看透了朝廷软弱腐败,也不会在词中明显的表达出来。总之,这首词是古军旅诗词中平凡之作,与岳飞的生平与性格不符。

因此,可以说这首词非岳飞本人所作。有不正之处,欢迎批评指正!

民族英雄岳飞所做的著名的词《满江红》里的贺兰山,距河北省邯郸市磁县城西北30华里,今林峰村南。据载,宋代有一位名叫贺兰道人在此修炼,故为贺兰山。

另外还有一说,因为山上长有一种花叫贺兰而得名。此山高约五丈左右,由鹅卵石堆成,蜿蜒十余华里。此山虽无灵峰幽壑,却也碎玉平铺,积雪凝素。"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岳飞的名篇《满江红》中的贺兰山就是指此山。

如今此山仍名贺兰山,在磁县城西北三十里,为太行山余脉。磁州乃官道要冲,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宋金交战时,磁州方圆一带成为黄河北岸的军事要地。在岳飞初涉行武应募“敢战士”时也曾路过此山。当太原陷落,真定被围时,著名抗金将领宗泽奉命驻守磁州,使磁州成为河北抗金的重要防线。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究竟是实指还是虚指?过去一直认为词中贺兰山是指较有名气的宁夏贺兰山,曾有人以岳飞足迹未曾到过宁夏贺兰山为由,怀疑并非岳飞所作,是明人托名所作。还有人认为贺兰山是泛指而非实指,是文学上惯用的比喻手法。

宁夏回族自治区社科院原副院长、史志专家吴忠礼说:“据史料考证岳飞足迹从未到过宁夏贺兰山,而岳飞抗金活动区域就在磁县贺兰山。”据《宋史》《济源县志》《嵩山志》《磁州志》等史料记载,宋真宗于景德二年(1005年)召见贺兰真人,继而将“西山”易名为“贺兰山”,较岳飞诞生时间的崇宁二年(1103年)早98年,较岳飞从戎时间的宣和四年(1122年)早117年。岳飞抗金活动范围以南北官道为轴,以贺兰山所在的磁州为中心,北起真定,南至黄河边的广袤地域,磁县贺兰山在岳飞北伐的战略决策中占有重要地位。

《磁州志》记载:“岳城在县西南55里。宋建炎初年,岳武穆曾驻兵于此”。村北原有岳飞驻兵的遗址,人称“岳飞寨”。磁县的东、西、小候召三个村就是以岳家军曾在此等候朝廷圣旨而得名。专家认为,“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之句,不仅表明了岳飞的战略部署,而且也表明他对磁县贺兰山的地理位置非常熟悉并极为重视,以此山入词既属情理之中,又顺理成章。

另外说点题外话 ,就是对岳飞的《满江红》是否是伪作的考证。

这首《满江红》的词有人说是明朝人写的,然而明朝人写这样的词明显的不应景,与词义也不相配。 而在明朝以前,元人杂剧《武穆破虏东窗记》以及南宋未年有些记载中就曾引用过岳飞《满江红》原句,说是明人伪作的人怎么解释? 比如: 南宋 陈郁 著《藏一话腴》: (武穆)又作《满江红》,忠愤可见。其不欲“等闲白了少年头”,可以明其心事。另外 南宋末年的著名学者罗大经在他的《鹤林玉露》乙编中保存了岳飞《满江红-写怀》的完整词作。因此《满江红》出自南宋,有点常识的人应该都不会否认,靖康耻,尤未雪,臣子恨,何时灭?意思是靖康年间的奇耻大辱还没报,做为臣子心里的恨何时能消。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国已不国,山河破碎,如今只剩半壁江山,不是要待从头收拾旧山河吗?天阙者,故都也,这里是指要重整山河再次重返故都,我的心又恨又急啊!我多想象以前的前辈的英雄一样,驾着战车踏过贺兰山,象驱逐匈奴一样把胡虏杀尽,饿了就吃他们的肉,渴了就喝他们的血。

《满江红》作者只能出现在南宋初期任何场景都不合适,南宋未期都不合适,南宋未期联合蒙古灭金摧古拉朽的把金灭了,根本不会有靖康耻尤未雪,而应该是靖康耻,终于雪才应景。岳飞写这首词有时代的重要意义! 因为词中的靖康的年号只在岳飞时代的北宋末年出现过。而在南宋初期写这首词的人要有这几方面的因素才能写,就是有雪耻的能力,有抱负,有激情,和有文学才华,并且要有爱国爱民的忠心和决心,当时谁能具备这个条件?只有岳飞。

关于满江红是否是岳飞所做史料是最有说服力的,二十世纪80年代一本名为《须江郎峰祝氏族谱》的族谱出现在世人面前。让人惊讶的是,其卷14《诗词歌赋》集中,有岳飞在绍兴三年赠祝允哲(族谱说“官居大制参”)的《满江红》及祝允哲的和作:

岳飞《与祝允哲述怀》(调寄《满江红》):

怒发冲冠,想当日、身亲行列。实能是、南征北战,军声激烈。百里山河归掌握,一统士卒捣巢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励臣节。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金城门阙。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偕君行、依旧奠家邦,解郁结。

祝允哲《和岳元帅述怀》(原调):

仗尔雄威,鼓劲气、震惊胡羯。披金甲、鹰扬虎奋,耿忠炳节。五国城中迎二帝,雁门关外捉金兀。恨我生、手无缚鸡力,徒劳说。

伤往事,心难歇;念异日,情应竭。握神矛,闯入贺兰山窟。万世功名归河汉,半生心志付云月。望将军、扫荡登金銮,朝天阙。”

《祝氏族谱》出现之后,唐珪章先生据此认定岳飞《满江红》非伪作。从《族谱》中出现的这两首词看,岳飞在1133年写下了一首《满江红》,并且显然是后来广为流传的《满江红.怒发冲冠》的原本。后来的《满江红》是在岳飞原词的基础上,吸收了祝允哲的和作中的“贺兰山”一词,“朝天阙”一句,并修改“功名”、“云月”一联,及“心难歇”一句而成。应该说,虽然《满江红》流传版与岳飞原词不同,但《族谱》还是从事实上肯定了岳飞对《满江红》的著作权。​​​

而靖康之耻是宋朝遗民刻骨铭心的痛,岳飞所处的南宋,由于宋高宗和奸佞秦桧狼狈为奸,奉行苟安政策,不思北伐复仇,岳飞壮志难酬,所以以词铭志,仰天长啸,倾诉内心的积郁。

个人认为是民族英雄岳飞的作品。

《满江红》词里“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意思是:要像汉卫青一样抗击匈奴,踏破贺兰山,终于将贺兰山一带纳入大汉版图,设置了“北地郡”。

表达的是岳飞抗击外族入侵、收复失地的决心。用典和后文“壮士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是连贯相符的。

“靖康耻,犹未雪”,这个历史事件也刚好发生在岳飞抗金之前,时间相符。

如果是明代人写的词,则整个词的下阕完全不符了。

明代统一天下后没有名将在贺兰山一带进行过战争,且也不存在抗击匈奴一事。

明朝是和蒙古族建立的“元”打仗,匈奴早已成为历史,喝不到“匈奴血”。

明代也不存在“靖康耻”。尽管有土木堡之变,类似于“靖康耻”,但和匈奴挨不上边儿。

至于猜测是明朝名臣于谦的作品,也很牵强。于谦不但和贺兰山没有关系,于“靖康耻”、“匈奴血”更不沾边。

现在既没有证据证明《满江红》就是岳飞写的,也没证据证明就一定不是岳飞写的。

这话读起来挺绕口的,反正就是一句话: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因为两方都有道理,也都没有决定性的证据。

最早质疑《满江红》的作者不是岳飞的人,是著名的目录学家余嘉锡先生。

余先生在《四库提要辩证》中提出怀疑,认为这首词很有可能是明人托伪岳飞之名所作。随后还有词学大家夏承焘先生支持此观点。他们主要怀疑的理由有二:

1、宋代典籍中并没有见到这首词,特别是岳飞的儿子岳霖、孙子岳珂曾搜访岳飞的诗文,并且辑成《鄂王家集》,其中没有这首著名的词,显然不合常理。

2、词的内容也不符合岳飞的经历。其中有一句“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岳飞和金朝作战的地点不在贺兰山(河套以西),而在黄龙府。这描述的其实是明朝抗击鞑靼入侵时候的场景。

坚持《满江红》是岳飞所写的人,主要有历史学家邓广铭、王曾瑜等人。

他们认为余、夏等人的理由不充分,譬如没有出现在宋代典籍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更不能简单地将贺兰山理解为具体的地方,而是一种比喻上的虚指、泛称。

他们还结合历史史实,认为《满江红》描述的恰恰是岳飞当时的心境和真实感受,故而应系岳飞所写。

总而言之,这个问题目前没有定论。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岳飞的这首《满江红·写怀》可谓深情豪迈、慷慨激昂,反映出了他杀敌报国,收复河山的壮志豪情,千百年来为世人所传唱,激励着一代代爱国的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奋勇杀敌。

然而近现代的一些学者如余嘉锡、夏承焘、邓广铭等,却对《满江红·写怀》是否为岳飞所写提出了质疑。

下面小编就列举他们质疑的依据并针对这些依据进行驳斥:

1、南宋著名文学家、岳飞的孙子岳珂曾努力搜集其祖父岳飞的诗文遗稿,编写成了《金陀粹编》等著作,而在这些著作中并未收录《满江红》一词;

首先要说,岳飞戎马一生,长期都是处于军旅之中,所以他写的诗词多为在战争中所作,难免就会因为战争等原因遗失于民间;

其次、正因为岳飞的作品在战争中遗失,所以才会有他的孙子岳珂搜集其祖父遗作一说,既然是收集,难免就会有遗漏,而《满江红·写怀》被遗漏未收录也就在情理之中。

2、《满江红·写怀》是从明代才为人所知,如果是为岳飞所写,为什么在宋代不为世人所知?

其实这样的事情也是不足为奇的,很多的画家、诗人的作品,在作者本人的时代因为各种原因并不为时人所知,直到数百年上千年后才为后人所熟知,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我倒是认为,正是因为这首词的遗失于民间,所以导致了很长时期不为人所知,直到明代之时才被人发现并收录,才得以重见天日,这也合乎情理。

3、《满江红·写怀》“踏破贺兰山缺”中的贺兰山位于今甘肃、宁夏境内,岳飞抗金并未到过贺兰山;

关于《满江红·写怀》中的贺兰山,其实有很多专家已经研究过并给出了答案。清初历史地理学家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中指出,贺兰山有两处:一在宁夏中部,一在河北磁县。《满江红》中的贺兰山正是河北磁县的贺兰山,也正是岳飞抗金活动的主要区域,词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之句,不仅表明了岳飞的战略部署,而且也表明他对磁县贺兰山的地理非常熟悉并极为重视,以此山入词既属情理之中,又顺理成章。所以此条依据亦不足信。

4、词中“三十功名尘与土”与岳飞身世不合,岳飞写《满江红·写怀》在之时正为宋高宗赵构所倚重,似乎不该发出这样的感叹;

我感觉这句更符合岳飞当时的心境,自已蒙受皇上信任,发誓要“直捣黄龙迎回二圣”立功扬名,可如今已经是很多年过去了,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没有实现自己的人生抱复,多年的努力都化作了尘与土,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叹。

5、《满江红·写怀》与岳飞的词《小重山》等词的风格不一致。

我们先来看下岳飞《小重山》全文: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与《满江红·写怀》相比,前者抒发作者满腔的愤怒和驱逐鞑虏、恢复山河的豪情壮志,后者则更多了一份凄凉,更多的是心事重重,两者似乎不同词风。但依我看,诗词是作者心境的反映,所谓不同时不同势,一个人的心境,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发生改变的。《满江红》写在北伐抗金之时,此时岳飞受高宗信任,满怀豪情壮志,而作《小重山》之时,则为高宗力主议和不准岳飞出战,此时的他无力反抗君命,所以更多的是一份心境不为人所知,壮志难酬的失意之感,两词不可同日而语。

另外,我倒是感觉《小重山》中的“白首为功名”似乎和《满江红·写怀》一词中的“三十功名尘与土”有遥相呼应之妙,反而更能说明《满江红》就是岳飞所作。

综上所述,我认为《满江红·写怀》就是岳飞所写。

这样问也不是没有道理,有人认为这首《满江红》明朝人所写,理由是岳飞的孙子岳珂在整理其祖父遗物时,没有把把这首《满江红》收录其中。而且在宋元的典籍里也找不到这首词。但是大部分人都还是认可《满江红》是岳飞所创,作为一个充满了爱国情操,精忠报国情怀的将军,一生都担负着保家卫国开疆扩土的将军的使命感,这首《满江红》和岳飞是如此的贴切,人们有什么理由怀疑这不是岳飞写的呢?(答案借鉴于百度)谢谢邀请!

很显然,流行于世的《满江红·怒发冲冠》是岳飞在自己所作的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的基础上,吸收、融合了祝允哲词中的部分词语、意境,修改后的定稿。岳飞本非词家,使用自己的旧作、和把他人的词语、意境融入自己的新作之中,都是很正常的事,何况这是一首慷慨激昂,气壮山海,抒发爱国情怀的千古绝唱。这两首《满江红》的发现,足以扫除一切怪论,是故,80年代以后几乎没有了质疑岳飞不是《满江红》的作者这种言论出现。

至于那个“贺兰山”,有人找出来另一个距离岳飞更近一些,也有可能去“踏破”的贺兰山等等。而“胡虏肉,匈奴血”仅仅是一种文学的夸张,就像当年受压迫的贫下中农控诉地主恶霸的时候经常恨的牙痒痒:恨不得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只不过是情绪表达而已。

以上个人浅见、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点个赞或者关注一下也是极好的!

说《满江红·写怀》不是岳飞所做的学者,拿不出真正的作者究竟是哪位高人的“铁证”,而坚称这首诗词就是岳飞所做的学者,对质疑的反驳也缺乏“实证”,这说明,这首诗词的作者究竟是谁,还真的就是有争议。但也仅仅就是有质疑的声音而已,就算是质疑者,也只是“就事论事”,属于“学术之争”,并不存在借助这种质疑贬低甚至是诋毁岳飞作为民族英雄,著名爱国将领“精忠报国”光辉形象的现象。

回答: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是真心愿意相信这首诗词是岳飞所做,因为我在史书中找不到“靖康耻”之后的直到明朝中期有哪位和岳飞的时代背景和经历相似的,同时也是“文采飞扬”的将领。

这个问题争议很大,第一个提出质疑的是清末举人余嘉锡,此后众多的学者加入到这个问题的辩论中,观点无非是一方否认,一方承认。我把双方的主要观点列出来,大家探讨,最后再给大家讲一个很有趣的小故事。图片 11

《满江红·写怀》无论从哪个角度来欣赏都是一首顶级之作,情怀满满,文采飞扬。写出了中华民族的不屈不挠的坚强意志,也写出了“一雪国耻”的决心信念,表达了“精忠报国”的真情实感。我相信,这应该就是岳飞的“真情实感”。

一、质疑方的观点:

1.岳飞孙子岳珂所编《金伦粹编·家集》中没有收录这首词;

2.出处有问题:这首词,最早是由明朝嘉靖首辅徐玠,根据一个叫赵宽的学政所书写的《岳坟词碑》收录的,而这个词碑来历不明,且出现一首被证实是伪作的岳飞诗词;

3.北宋时期,贺兰山在西夏人手中,岳飞一辈子也没去过贺兰山;

4.踏破贺兰山缺,这句话据考证是明朝中叶流行的一句话;

5.诗词格调风格与岳飞的其他作品不搭调。

尽管在学术上(仅限于学术),对作者有一定争议,但是,并不能也不可能由此诋毁点什么。

二、赞同方的观点:

图片 121.岳珂不收录是遗漏,不代表没有,事实上,岳家后人整理的遗稿,遗漏的不止这一篇;

2.诗词的内容,在岳飞的其他文稿中有呼应;

3.贺兰山、胡虏血、匈奴等并非实指,仅仅是个代名词;

4.......

相信哪一方,个人自己判断,反正我不会判断,只知道写得好,有气势,有情怀!

夏承焘先生是海内外很有影响的老一代国学大师,尤精于古典诗词的研究,学识渊博,令人敬重。但他老人家对岳飞《满江红》置疑却不能不说是他学术研究上的遗憾。首先他对《满江红》上的几个词句的指摘就犯了诗词常识性的错误,尤其对”贺兰山缺”的诟病尤为令人不解。只要有些诗词知识的人一搭眼就会明白,这词里的”贺兰山“与后面的”胡虏””匈奴”都只是作者特用的文学手法而矣。宋人以唐喻宋,犹如唐人以汉喻唐,使用前人习惯的典故与修辞手法,都是最正常不过了,何必吹毛求疵?陆游的”尚思为国戍轮台“,苏轼的”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辛弃疾的”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等等,莫不如此,难道他们都犯了地理常识性的错误?

三、一个小故事

大约二十年前,看到过一个历史大咖写的一篇文章,主要内容就是推论“赵构为什么要谋害岳飞”。最后,他得出了一个惊人结论:岳飞就是宋徽宗的私生子!所以岳飞威胁到了宋高宗赵构的皇位,所以......

其中的一条论据就是这首《满江红》:贺兰山在西北,金国人在东北,岳飞凭啥要去踏平贺兰山?说明其志不光在收复失地,分明还有更大的志向和野心,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于是赵构......图片 13

哈哈,虽然是纯理论的逻辑推演,还真得给作者点个赞。本来历史很难寻求真相,易中天老师认为读历史的三个态度是:质疑、逻辑、证据。他把质疑放在第一位,把证据放在了第三位,我觉得很有道理。

回答:

这首词壮丽工整。广为流传。

但争议很多,其中内容集中在,三十功名,贺兰山,胡虏,匈奴等细节上的争议。其中金宋已是敌对关系,古人对民族传承也是了解的,为何用胡,匈奴指代金国,令人不解。

岳飞在赵构的继任者上台不久即获平反,岳飞后人就收集岳飞诗词出版,这个行为是很好理解的,就是乘新君上位,收复人心之机,岳家也决心顺势而为,为岳飞造势,让平反深入民心,不再反复。

偏偏诗词中没有收入这一首现在最著名的词,这太难理解,好比出个张学友全集没有《吻别》,出个杰克逊全集不收入《颤悚》,

那后来再出现,不是岳飞作品的可能性就很大了,个人认为这才是嫌疑最大的地方。

回答:

听风是雨的人特别多,你别是最S的那一个。

回答:

几十年前就有人怀疑<满江红>不是岳飞写的,因为岳飞没有其他作品留存,我认为这些都不重要,本诗的气势吻合岳飞的人物,历史已经确认为岳飞所做,至今没有人能认领本诗,这以足够,不要再无事生非了。

回答:

有人怀疑?我能免费送她去与岳飞理论,还送他250钱做路费。不就是想为秦狗翻案吗?亲自去找一下秦狗多好,摇一摇尾巴,秦狗还会赏他块骨头吃,小心别崩坏牙就行。

回答:

即便不是岳飞写的,也是为岳飞所写,传承的是精神,欣赏的是文学造诣,何必究其出处,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的,感觉自己学识渊博,也可以留下佳作,看看能不能比肩

回答:

我上学时课本上《满江红》是岳飞一生的评价,满怀期待精忠报国、岳母在岳飞后背刺字,让我小就知道军人就是要向岳飞那样,一生精忠报国。

回答:

岳珂搜肠刮肚地收集一切能给岳飞增添光彩的东西,为什么没有这篇满江红?为什么到明朝才出现?这篇满江红明明是歌颂明人王越的。因它被某人题于岳庙,就成岳飞的了。

回答:

应该是岳飞所写,众多学者各持不同见解,但谁也拿不出具体考证依据。

从明代此词的广泛流传,一直到民国的初期,一直无人置疑过此词的作者问题。夏承焘先生沿袭近人余嘉锡的观点对岳飞的著作权作出了否定的论述,但其观点却与余嘉锡一样没有什么新式样,更兼其所引的论据皆无史实作依据,属纯于个人的主观臆测,无足以动摇岳飞的著作权。

夏先生的分析中并非仅有“贺兰山阙”一处。

贺兰山两宋相交时在西夏境内,甚至不妨说是西夏最重要的关隘(山下即是西夏首都兴庆府,即银川),在抗金的词中说出西夏最重要军事目标的确不伦不类,《满江红》词牌在这一句处的格律是“去可可可可,可可可入”,前五个字为1-4句式,“贺兰山阙”这里一共四个字有三个可平可仄,自由度极大,写成“五国城阙”或“黄龙府阙”既不影响表达或气势,又不会出律,如果真是整天把“直捣黄龙府与诸君痛饮”挂在嘴边的岳飞来写,会舍现成贴切的好典,去用不伦不类的错典?事实上早在明清就有人质疑这一点了。

西夏王陵,背后就是贺兰山,在两宋之交贺兰山一直是西夏的战略要地和首都屏障,这在当时是人所尽知的常识,岳飞一生戎马都在宋金、宋-杨幺和宋-伪齐战场,不像吴玠兄弟和李显忠等人曾在西北服役,有和西夏作战的履历

夏承焘先生质疑中最有力的一点并不是贺兰山阙,而是在整个宋代,编纂岳飞文稿遗作者甚多,却从无人把这首《满江红》编入,他的孙子岳珂(四子岳霖之子)是个最热衷编纂祖父遗作的文人,很多存疑但多少沾边的作品都被他事无巨细一一收录入《金佗粹编.岳王家集》,却并没有收录这一首《满江红》,而最早把这首词划给岳飞的,是明中后期名臣徐阶《岳武穆遗文》根据明弘治十五年(公元1502年)浙江提学副使赵宽所书岳坟词碑收入的,赵宽并未说明从何处找到这首作品的,岳飞死于南宋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公元1142年1月27日),也就是说,这首词是他死后整整360年才冒出来的,存疑难道就没有道理么?名士余嘉锡先生在《四库提要辨证》中指出,岳珂编纂《家集》时收集岳飞遗稿不遗余力,前后耗时31年之久,为何独独遗漏这首词?350年后的赵宽又从哪里弄来?

作为一个学词几十年的老手,我个人对这首词的风格有更大的疑问。

岳飞文学造诣很高,其诗词最大的特点,是清新含蓄,带有一种收敛中的刚健,而不是一味强硬,给人一种“不是武将手笔”的感觉,这从他流传于世的几首其它作品,如《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这首词是在得知宋金议和后所作,意境愤懑,下笔却含蕴苍凉,给人一种欲言又止的强烈共鸣感)、《七绝.池州翠微亭》(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这是岳飞短暂一生中难得的愉悦休闲时光,词意清隽脱俗,英气逼人)。

不仅如此,岳飞也有出处明晰、为世人所公认的一首《满江红》:

登黄鹤楼有感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稍稍有一点词感的人不难看出,这首《满江红》的写作风格和意境,和《小重山》、《七绝.翠微亭》一脉相承,都是愤懑苍劲但含蓄有回味,笔触“不用老”留有余地的写法。

韩世忠为纪念岳飞在杭州建的翠微亭,用典正是岳飞的《七绝.池州翠微亭》,在当时高压环境中,韩世忠用了和岳飞相同的“含蓄、欲言又止”风格来纪念自己冤死的战友

而《满江红.怒发冲冠》、尤其下阙,却是一味用力、迹近喊叫之作,风格和前面几首差异明显,且不太像有丰富战斗经验的名将所写,更像明代书生的“YY之作”。值得一提的是,徐阶生活的嘉靖年间,明和鞑靼时战时和,比徐阶稍早的大学士夏言就是因为在宁夏用兵问题上和严嵩及嘉靖不合,才被后者置于死地的,这首《满江红》不排除是时人咏时事的近作,却畏惧严嵩,假托岳武穆之名而问世。

岳飞手书诸葛亮前出师表。和普通武将不同,岳飞的文化造诣是很高的。

顺便说一句,看到下面某些答主的说法觉得非常不高兴——文学训诂讲究有理有据,畅所欲言,不齿汪精卫的人也可以赞赏他那首“不负少年头”,仰慕包拯者同样可以指摘他的那首唯一传世五律(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在艺术价值上乏善可陈,仅因为不认同《满江红》是岳飞所作,就辱骂一位治学前辈和他的支持者是“汉奸文人”、“狗腿子”,这是在讨论学术问题,还是想干什么?曾子曰“你是个神马东西”。

夏承焘认为:

第一,词中“踏破贺兰山缺”与南宋抗金地理位置不合。

第二,《满江红》词在明弘治十五年(1502)以前不见任何记载。

此文一出,似有定论之势。然而用如上“论据”,把此词断为伪作,未免让人觉得大师有失严谨和水准。

第一,据考证,民族英雄岳飞所做的著名的词《满江红》里的贺兰山,距河北省邯郸市磁县城西北30华里,今林峰村南。据载,宋代有一位名叫贺兰道人在此修炼,故为贺兰山。

另外还有一说,因为山上长有一种花叫贺兰而得名。此山高约五丈左右,由鹅卵石堆成,蜿蜒十余华里。此山虽无灵峰幽壑,却也碎玉平铺,积雪凝素。"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岳飞的名篇《满江红》中的贺兰山就是指此山。

如今此山仍名贺兰山,在磁县城西北三十里,为太行山余脉。磁州乃官道要冲,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宋金交战时,磁州方圆一带成为黄河北岸的军事要地。在岳飞初涉行武应募“敢战士”时也曾路过此山。当太原陷落,真定被围时,著名抗金将领宗泽奉命驻守磁州,使磁州成为河北抗金的重要防线。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究竟是实指还是虚指?过去一直认为词中贺兰山是指较有名气的宁夏贺兰山,曾有人以岳飞足迹未曾到过宁夏贺兰山为由,怀疑并非岳飞所作,是明人托名所作。还有人认为贺兰山是泛指而非实指,是文学上惯用的比喻手法。

宁夏回族自治区社科院原副院长、史志专家吴忠礼说:“据史料考证岳飞足迹从未到过宁夏贺兰山,而岳飞抗金活动区域就在磁县贺兰山。”据《宋史》《济源县志》《嵩山志》《磁州志》等史料记载,宋真宗于景德二年(1005年)召见贺兰真人,继而将“西山”易名为“贺兰山”,较岳飞诞生时间的崇宁二年(1103年)早98年,较岳飞从戎时间的宣和四年(1122年)早117年。岳飞抗金活动范围以南北官道为轴,以贺兰山所在的磁州为中心,北起真定,南至黄河边的广袤地域,磁县贺兰山在岳飞北伐的战略决策中占有重要地位。

《磁州志》记载:“岳城在县西南55里。宋建炎初年,岳武穆曾驻兵于此”。村北原有岳飞驻兵的遗址,人称“岳飞寨”。磁县的东、西、小候召三个村就是以岳家军曾在此等候朝廷圣旨而得名。专家认为,“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之句,不仅表明了岳飞的战略部署,而且也表明他对磁县贺兰山的地理位置非常熟悉并极为重视,以此山入词既属情理之中,又顺理成章。

第二,就是对岳飞的《满江红》是否是伪作的考证。

这首《满江红》的词有人说是明朝人写的,然而明朝人写这样的词明显的不应景,与词义也不相配。 而在明朝以前,元人杂剧《武穆破虏东窗记》以及南宋未年有些记载中就曾引用过岳飞《满江红》原句,说是明人伪作的人怎么解释? 比如: 南宋 陈郁 著《藏一话腴》: (武穆)又作《满江红》,忠愤可见。其不欲“等闲白了少年头”,可以明其心事。另外 南宋末年的著名学者罗大经在他的《鹤林玉露》乙编中保存了岳飞《满江红-写怀》的完整词作。因此《满江红》出自南宋,有点常识的人应该都不会否认,所以说夏大师《满江红》词在明弘治十五年以前不见任何记载的定论是不严谨的!

靖康耻,尤未雪,臣子恨,何时灭?意思是靖康年间的奇耻大辱还没报,做为臣子心里的恨何时能消。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国已不国,山河破碎,如今只剩半壁江山,不是要待从头收拾旧山河吗?天阙者,故都也,这里是指要重整山河再次重返故都,我的心又恨又急啊!我多想象以前的前辈的英雄一样,驾着战车踏过贺兰山,象驱逐匈奴一样把胡虏杀尽,饿了就吃他们的肉,渴了就喝他们的血。

《满江红》作者只能出现在南宋初期任何场景都不合适,南宋未期都不合适,南宋未期联合蒙古灭金摧古拉朽的把金灭了,根本不会有靖康耻尤未雪,而应该是靖康耻,终于雪才应景。岳飞写这首词有时代的重要意义! 因为词中的靖康的年号只在岳飞时代的北宋末年出现过。而在南宋初期写这首词的人要有这几方面的因素才能写,就是有雪耻的能力,有抱负,有激情,和有文学才华,并且要有爱国爱民的忠心和决心,当时谁能具备这个条件?只有岳飞。

关于满江红是否是岳飞所做史料是最有说服力的,二十世纪80年代一本名为《须江郎峰祝氏族谱》的族谱出现在世人面前。让人惊讶的是,其卷14《诗词歌赋》集中,有岳飞在绍兴三年赠祝允哲(族谱说“官居大制参”)的《满江红》及祝允哲的和作:

岳飞《与祝允哲述怀》(调寄《满江红》):

怒发冲冠,想当日、身亲行列。实能是、南征北战,军声激烈。百里山河归掌握,一统士卒捣巢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励臣节。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金城门阙。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偕君行、依旧奠家邦,解郁结。

祝允哲《和岳元帅述怀》(原调):

仗尔雄威,鼓劲气、震惊胡羯。披金甲、鹰扬虎奋,耿忠炳节。五国城中迎二帝,雁门关外捉金兀。恨我生、手无缚鸡力,徒劳说。

伤往事,心难歇;念异日,情应竭。握神矛,闯入贺兰山窟。万世功名归河汉,半生心志付云月。望将军、扫荡登金銮,朝天阙。”

《祝氏族谱》出现之后,唐珪章先生据此认定岳飞《满江红》非伪作。从《族谱》中出现的这两首词看,岳飞在1133年写下了一首《满江红》,并且显然是后来广为流传的《满江红.怒发冲冠》的原本。后来的《满江红》是在岳飞原词的基础上,吸收了祝允哲的和作中的“贺兰山”一词,“朝天阙”一句,并修改“功名”、“云月”一联,及“心难歇”一句而成。应该说,虽然《满江红》流传版与岳飞原词不同,但《族谱》还是从事实上肯定了岳飞对《满江红》的著作权。​​​

关于满江红是不是岳飞所做,近人余嘉锡先生 《四库全书提要辩证·岳武穆遗文》考证出此词为明人所作而托名于岳 飞。夏承焘先生进一步证成其说,后世学者也都曾讨论过这个问题。

今人在浙西江山县发现了一部《须江郎峰祝氏族谱》,里面有一首岳飞的《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而这首词很有可能就是岳飞名作《满江红·写怀》最初模样。

后世流传下来《满江红》是在岳飞原作和祝允哲的和词基础上,更改而来。

岳飞还是《满江红》的原作者!

祝允哲,字明卿,其先祖祝其岱为唐初名儒,精通子史经集,擅长诗文,时称其:“诗无邪思,文有卓识,气浩词严,一扫当世芜秽之习”,因不满朝政,坚辞武则天所授银青光禄大夫之职,回家乡江郎山设馆讲学。江郎书院后来办得很大,成为了两浙诸生的儒学首领。江郎书院发展到宋朝,负笈前来求学者“如云如雨”,书院不得一扩再扩,大学士苏辙作有《重修江郎书院赋》记其事。

绍兴三年(公元1133年),祝允哲由韩世忠军转入岳家军中,任荆湖制参。

祝允哲虽是一介文士,但性情豪迈,尚侠任气,慨然有大丈夫气色。更难得的是,他和岳飞一样,一生都在为收复失地,拯救沦陷区人民奔走呼吁,表现出强烈的爱国情怀。

岳飞将他引为知已、同道,经常一起切磋诗词,互相唱和。

《须江郎峰祝氏族谱·卷十四》之《诗词歌赋》集中载有岳飞于绍兴三年(1133)赠抗战派大制参祝允哲的《满江红》词及祝允哲的和词。

岳飞《满江红》原词即为唱和之作,题为《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

怒发冲冠,想当日、身亲行列。实能是、南征北战,军声激烈。百里山河归掌握,一统士卒捣巢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励臣节。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金城门阙。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偕君行、依旧奠家邦,解郁结。

祝允哲的和词题为《满江红·和岳元帅述怀》云:

仗尔雄威,鼓劲气、震惊胡羯。披金甲、鹰扬虎奋,耿忠炳节。五国城中迎二帝,雁门关外捉金兀。恨我生、手无缚鸡力,徒劳说。伤往事,心难歇;念异日,情应竭。握神矛,闯入贺兰山窟。万世功名归河汉,半生心志付云月。望将军、扫荡登金銮,朝天阙。

近代这两首词的发现,才算是了结了这场公案,现在流传的满江红,正是在这首岳飞原词上进行了修改(而且还借用了祝允哲的词。) 

至于是谁修改了这首词,只能提出几个猜想了1、修改者是岳飞本人;2、修改者是后世词人;3、此词先后经过岳飞本人和后人的修改。

今本《满江红·怒发冲冠》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另有《全元戏曲》卷11载《岳飞破虏东窗记》,据编者分析,其中也有明人修改的痕迹。

文中岳飞唱词云:

怒发冲冠,丹心贯日,仰天怀抱激烈。功成汗马,枕戈眠月,杀金酋伏首,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言愁绝,待把山河重整,那时朝金阙。

唱词中“怒发冲冠”、“仰天怀抱激烈”、“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待把山河重整,那时朝金阙”,显然与《满江红》相同,可能是从后者改编而来。

学界对《满江红》作者问题的考辩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

1.该诗最早见于明朝诗集,且也比较突出于明朝中叶以后。宋代到明代之间并没有关于这首诗的记载,但是后来的学术成果也证明了,这首诗在南宋陈郁所著《藏一话腴》中已提及,而且南宋诗人方岳在《题祁门岳王庙》中也曾言及:“每观王传心摧伤,怒发为立胆为张。”,所以这个论据不能证明此诗为后人伪做。

2.岳飞后人在整理岳飞诗歌时并没有收录此诗。这个,在笔者看来是完全有可能的,当时兵荒马乱,有可能岳飞在马背上吟诗一首,无人记录,也是可能发生的。毕竟当时的文化传播条件还比较差,特别是战争时期,主要依靠口耳相传。

3.诗中“踏破贺兰山阙”与当时南宋抗金的路线不同,贺兰山是与西夏作战的方向,并不是与金人作战的方向。 这个,笔者看来也是不能作为一个有力的论据的。诗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句“应当和下文‘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两句联系起来并等同起来看”“它们都是用典故来借古喻今。匈奴即胡虏是汉朝经常与之斗争的对手,贺兰山则是唐朝和外族交锋的战场。既以匈奴比金源,又以贺兰山比东北边塞,这是完全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而且,“应当特别指出的是,这句词不只是用了古典,同时还用了今典”。

4.本诗的悲壮风格与岳飞另一首《小重山》风格不同。这里只强调创作风格的鲜明性

,却忽略了同一位作家的创作风格也可能具备多样性。风格是发展的,不是凝固不变的。“一刀切”行不通。鲁迅早已指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和“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同出于田园诗人陶渊明之手。“倘有取舍,即非全人。”即以南宋词坛而论,“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与“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同出于爱国词人辛弃疾之手。民族英雄岳飞为什么不可以既写出“惊回千里梦”时那种“欲将心事付瑶琴”的抑郁难伸的幽怨,又写出“仰天长啸”时激烈的“壮怀激烈呢?

综上,笔者仍然认为《满江红》是岳飞所做。

我不是内行,但是我觉得这个质疑有他的道理。

因为宋朝岳飞留下的东西基本都在岳珂手里了,岳珂不比别人,他一生都在收集岳飞的遗物遗稿。岳飞的词,他是会自己收集起来,编纂自己的词集用。当时的文化人都做此事,否则我们也看不到《全宋词》,也不知道哪首词谁写的。他的遗稿岳珂找不到,而被别人收藏的可能性太小了。

岳飞一生,都在汉地打仗,根本没去过草原。去草原才会有粮食不够吃,吃什么“胡虏肉”“匈奴血”的想象。踏破贺兰山?他不知道五国城在东北?他不是念念不忘迎回二圣哪?踏破长白山还差不多。

还有啊,“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年纪轻轻干嘛说这些回望过去的话?他知道自己要死啦?建功立业的年纪,哪有自己总结自己的人生的道理?中国人讲究盖棺定论,自己没事给自己盖棺的少。

明朝岳飞的地位显著提高,要不然也不会有秦桧跪像出现。明朝人的价值观更合乎这诗的逻辑。

这次邀请回答的题目是,如何看待五十多年前著名学者夏承焘提出的《满江红》的作者不是岳飞的观点。

首先,提个建议后再做评论。我认为,纳税人的钱不应用于养活一些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专靠捕风捉影、沽名钓誉诋毁中华民族气节的人。

《满江红•怒发冲冠》自明朝开始广泛流传于世,历经明清两朝,无人质疑其出自岳飞之手笔。民国时期,尤其是日本鬼子侵略中国,肆意烧杀掳掠,无论蒋占区,还是沦陷区,全国中小学全都自发地唱起了《满江红•怒发冲冠》,一时间“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歌声遍布大江南北,它激励着多少热血青年,决心以民族英雄岳飞为榜样,奔赴抗日前线,用青春和生命捍卫我危在旦夕的中华民族。在那种历史背景下,中国能够出一个日伪汉奸汪精卫;再在国民党的中央研究院出一个扰乱中华民族抗日士气的院士余嘉锡,一点也不奇怪了。余嘉锡是第一个站出来质疑这首词出自岳飞之手的人。他提不出直接证据,只能强调间接证据是,岳飞的孙子岳珂收录的岳飞作品中没有这首词,宋元典籍中也没有记载。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也就是十年动乱时期,有一位学者夏承焘再次捡起了余嘉锡的论调,继续质疑《满江红•怒发冲冠》出自岳飞之手的说法。而且,又补充证据说,看贺兰山明明在宁夏,岳飞没去过宁夏,这首词明明提到“贺兰山缺”,怎么可能是与金国作战的岳飞写的呢?

对于余嘉锡的观点,有的人从诗词手笔的浪漫与借喻的角度进行了批驳,指出《满江红》里的贺兰山缺、匈奴血、胡虏肉,都是诗词中常见的典故与借喻写法,就像唐朝诗词作者以汉喻唐,宋人以唐喻宋是一个道理,不能单纯地用地理的尺度去衡量;也有人从中国总共有三座贺兰山,余嘉锡先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离岳飞故乡不远的河北磁县还有座贺兰山的角度进行批驳。

我认为,还有一种批驳他的方法,就是反驳法,暂且同意余嘉锡先生把《满江红•怒发冲冠》的作者硬是引导到必须是曾经去过中国西北地区西夏(在今宁夏地区)的人,因此就不可能是没去过那里的岳飞了。那么,请问余嘉锡先生、或者余嘉锡先生的支持者们,这首词里面不只是有“贺兰山缺”一词,另外还有“靖康耻,犹未雪”,请问这句将作何解释?是不是同时能够满足这些条件的作者就不存在了?那你还能用西北的贺兰山这个证据,论证个鬼呀!赶快回到要么是河北磁县贺兰山,要么借喻的思路上来吧!

至于说岳珂收录的他爷爷岳飞的诗词中没有这一首。这也好理解,要么漏了;要么元朝时期有人做了手脚,把这首几乎可以完全将金国的所作所为都套到蒙古人的元朝头上的词作给拿掉了。如果说到宋元的典籍中未曾提到过这首词,请问元朝愿意提它吗?宋朝嘛,给岳飞平反没多久,就忙于逃命了。“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女孩”;历史是由统治者书写的(这句名言的原话是“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岳飞《满江红·怒发冲冠》的考证是否岳飞所作其真正的用意并非是为学术上考证而考证,而是另有目的;早在抗战年代,民族英雄岳飞的抗金英勇事迹,抵抗外来侵略虽死不息的民族气概,“精忠报国”的光辉形象,大大地鼓舞和激励着中华儿女投入到抗日战争的烽火中。当时就有“学者”余嘉锡跳出来借考证岳飞《满江红》的真伪以图淡化民族英雄的形象。今天中华民族正在兴起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却又人跳出来老调重弹,到底是何居心?

首先无论这个是不是岳飞所做的,都不影响岳飞的声名和地位。岳飞是伟大的民族英雄,著名爱国将领,曾与关羽并称的武圣人。

只论学术,看了其他人的研究,这首满江红被怀疑主要是两点,一是岳珂未收录这首词到岳飞的诗文集中,二是踏破贺兰山缺地理方向不符。

第一点我支持,岳珂是岳飞孙子辈,隔的时间不太久远,应该不会遗失,这首词在现在知名度流传的这么广,如果是岳飞写的,他的子孙不应该不收录进去。

第二点贺兰山位置不符,我不太同意,这可能是个代指,毕竟古诗里常用这样的手法。

不过从岳飞其他的诗词风格来看,不太像岳飞的风格。这首词气魄确实很足,但是其实岳飞的文风是很细腻的,从他写的小重山和另外一首满江红来看,风格差别很大。而且那句“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这句给人像是劝学,珍惜时光的感觉。与主旨关系不大,气势也不符,感觉有点像是凑字数的。

我原本觉得可能是宋代无名文人借岳飞之名,来推广传颂抗金复国的吧。

但无论怎样,都不影响岳飞的历史地位和名誉。反对那些为秦桧翻案洗白来抹黑岳飞的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