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历史专区 >
大佛顶宫,惊世的发现

盛世重光仪式之后,从大报恩寺塔遗址地宫出土的佛真顶骨舍利就一直供奉在栖霞寺,向公众展出。接近20天中,佛顶骨舍利这个佛教至宝每天都吸引了数万名信众及游客前往朝圣。

惊世的发现 非常的责任 发布时间:2010-06-21文章出处:中国文物报作者:郭桂香点击率:

图片 1

南京市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和牛首山遗址公园工程项目于近日奠基,预计2014年8月前建成主体工程并部分对外开放。位于中华门外的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建设将以全面保护遗址原真性、展示出土文物和考古挖掘成果为主。原宋代长干寺地宫上将搭建一个轻质的保护建筑,夜晚可通过灯光展示五色琉璃塔的形象。长干寺地宫内发现的佛教至高圣物——佛顶骨舍利将迎请至“补天阙现双塔”后的江宁牛首山遗址公园建地宫供奉。

另一方面,在大报恩寺塔遗址地宫出土的铁函和阿育王塔内,还取出了为数众多的珍贵文物,包括各类丝织品、水晶球、鎏金银薰、银钗、玉碗、琉璃净瓶、金棺银椁、各类香料、铜牌、大量礼佛铜钱……这些文物的命运又如何?它们将获得怎样的保护?它们的出现在佛教仪式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2008年11月22日, 1.2 米高的七宝阿育王塔从铁函中请出,通过电视媒体直播,南京大报恩寺考古震惊世界。时隔一年半后的2010年6月12日,即第五个文化遗产日当天,南京再次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这一天,千年古刹栖霞寺内外梵音不绝于耳,在两岸四地高僧大德、文物和史学专家等共同见证下,南京大报恩寺七宝阿育王塔金棺银椁徐徐开启,珍藏已逾千年的佛顶骨舍利、感应舍利和诸圣舍利被隆重请出,并按文物保护要求,迅速移至为其特别制作的恒温恒湿、空气洁净的玻璃柜中。

大报恩塔内供奉的七宝阿育王塔。本报通讯员 朱蕾摄

杨卫泽:牛首山遗址公园主体 青奥会前建成

7月1日,南京市博物馆馆长白宁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就在佛顶骨展出同时,全国各地的文物保护权威机构也派出了专家来到南京。他们的此行正是为了包括舍利子在内的珍贵文物的保护问题。

释迦牟尼佛顶真骨舍利是佛教界崇拜的至高圣物。它的盛世重光,不仅是佛教史上千年难遇的盛事,也是中国考古史上的重要发现,更是文化遗产保护的一次特别行动。

12月16日上午,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开园盛典在江苏南京中华门外的大报恩寺遗址公园举行。这是继释迦牟尼佛顶骨舍利供奉大典后,中国佛教界的又一盛事。

“该项目从酝酿讨论到规划设计,前后历时十多年,汇聚了集体智慧、协调了各方愿望、综合了专家意见。”对于牛首山遗址公园的建设,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感慨道,他提出南京将尽最大努力在2014年8月青奥会前建成主体工程,并部分对外开放。杨卫泽认为,这必将大力弘扬牛首山生态文化、历史文化和佛教文化,是一件一举多得、天人合一、巧夺天工、众缘和合、皆大欢喜的大事好事。

获国家科技支撑计划

秘藏千年再露真容 佛教考古收获空前

“大报恩寺要面向当代、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完成对报恩文化、佛教文化的传递。”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南京市佛教协会会长隆相法师告诉记者。

季建业:南京要打造世界级佛教文化展示平台

白宁表示,从对大报恩寺塔遗址地宫发掘过程和出土文物的提取起初,专家就发现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考古项目,涉及到材料分析、结构检测、文物保护等诸多领域。

从2007年初至今,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队对大报恩寺遗址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考古发掘,先后发现并清理了属于明代大报恩寺的香水河桥、中轴线主干道、天王殿、大殿、观音殿、法堂。其中,最重要的发现是始建于北宋大中祥符四年的长干寺地宫遗迹及七宝阿育王塔、佛顶舍利等圣物。据该馆考古队队长祁海宁介绍,本次发掘已历时4年,较全面地揭示出明代大报恩寺北区主要建筑的准确位置、分布格局和规模大小,真实地反映出这座皇家寺院的原貌。还发现了始建于北宋长干寺又被明代大报恩寺完整沿用的、没有被盗掘过的真身舍利塔地宫。地宫为竖井式,深6.7米,是迄今国内发现最深的佛塔地宫,与法门寺发现的唐代横穴式地宫堪称南北“双绝”。出土了以七宝阿育王塔为代表的包括石函、铁函、金棺、银椁等在内的一大批珍贵佛教文物,是研究宋代舍利瘗藏制度的重要实物。铁函是目前国内地宫中发现最大的宋代铁函,是研究宋代铸铁工艺的珍贵实物。七宝阿育王塔是目前国内发现的体量最大、制作最精、工艺最为复杂的阿育王塔,其上布满了数百颗奇珍异宝。塔中珍藏的佛顶骨舍利史料记载丰富、传承有序,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宗教圣物。曾经主持法门寺遗址考古,并为大报恩寺遗址发掘出谋划策的考古专家韩伟先生说:据汉传佛教有关佛典记载,自唐代显庆二年王玄策从印度将佛顶真骨请到长安,之后瘗藏地宫1353年。如今经过考古发掘,这一枚目前世界上发现的唯一佛顶舍利重新作为圣物瞻礼,既是考古界的重大成果,也是宗教界的重大事件。另外,100余幅北宋丝织品的集中出土,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以及墨书题记所反映的史料价值,在国内考古发掘中也是难得一见的,大量的自然 和人工合成香料也为研究宋代法事供奉用香提供了重要物证。

千年遗址 遗存丰富

南京市长季建业指出,在大报恩寺原址上建设旨在保护遗址、展示地宫文物、弘扬佛祖精神的遗址公园,就是要更好地弘扬佛法,传承千年佛教文化,再现金陵佛都胜景,使南京佛教文脉永续传承。他表示,南京将以高标准、严要求,精心做好规划、建设、展陈、管理等工作,通过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的建设,保护千载佛教圣地,传承城市文化记忆,打造有震撼力的精品文化工程,打造世界级佛教文化展示、交流平台和旅游览胜的重要目的地。

随着考古工作一步步深入,尤其是阿育王塔的出土和佛顶骨舍利子的被确认,让大报恩寺塔遗址地宫发掘过程和出土文物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其保护规格也不断升高。白宁介绍说,佛顶骨意义重大且世所罕见、其余大量文物出土的形态和组合也属于江南地区首次遇见,对其再进行常规保护,已经不能满足要求。因而,在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下,2009年7月,南京市博物馆以“北宋长干寺地宫及出土文物的保护与研究”为题向国家科技部申报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中国文物保护重大课题”,并于09年10月顺利通过项目可行性论证。

见证这次重光活动的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说,南京大报恩寺遗址考古发掘是继法门寺、雷峰塔之后佛教考古、溯源考古的又一重大收获,它的发掘,将南京佛教发展的脉络清晰地联系起来了,这对于重新认识南京地区的佛教渊源和佛教文化的价值,以及南京在佛教文化史上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2008年8月,在大报恩寺遗址地宫发掘工作中,挖掘出土了“佛顶骨”“感应舍利”“诸圣舍利”等佛教圣物,同时还出土了金、银、玉、玻璃、水晶、玛瑙、丝绸、香料等各种质地的珍贵文物230余件套。继佛顶骨舍利被迎请至牛首山后,当年同时出土的另一件圣物——感应舍利在16日从栖霞寺被迎请回曾经瘗埋它千年的圣地——大报恩寺。

王健林:保持遗址原真性符合我的捐赠意愿

记者获悉,此次被列为“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大课题”的文物保护项目共有7个。但除了南京的这一项外,其余六项均为中国石窟保护项目。能够凭单一的考古项目列入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这不仅在南京尚属首次,在全国亦不多见。

大报恩寺的考古仍在继续。鉴于当年法门寺发掘的不全面及发掘报告的迟滞等教训,韩伟建议:一是发掘时眼光要放得更长一些,既要关注舍利、供奉舍利的文物,更要重视文物的背景,要将地下埋藏的文化资源收集得更全面些,为今后南京的文化建设收集更多材料。二是要抓紧时间整理发掘报告,时间长了,一些细节就容易被遗忘。他说,考古人希望发掘到非常宝贵的东西,而一旦发掘出非常宝贵的东西,就有非常重大的责任。考古工作者有责任将发掘报告及研究成果交给国家、交给社会、交给群众,将出土文物的价值、作用交代清楚。只有先将这些基础研究做深、做透,才能科学制定今后的保护利用规划。

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整体景区包括九大景观,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徐宁表示,大报恩寺遗址公园不仅是传承千年佛脉、博览佛教艺术的殿堂,也是体验报恩文化的精神家园。据介绍,整个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占地面积约200亩。其中,遗址公园一期为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核心区,包括遗址保护区、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大报恩塔等。记者看到,高98米的大报恩塔一身青色,由轻钢结构和玻璃筑成,感应舍利便供奉于其中。一期还展示了地宫出土的石函、铁函、七宝阿育王塔、金棺银椁等千年国宝,保护性地展示千年地宫、画廊等大报恩寺遗址。

在金陵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工程奠基仪式上,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也来到现场。2010年11月8日,在大报恩寺遗址现场发现的世界现存唯一佛祖顶骨舍利千年盛世重光后,他曾以个人名义捐款10亿元。“我本人不是佛教信众,此次捐赠,并不是信众的布施,而是盛世之下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支持南京历史文化保护和传承、促进社会和谐的善举。”王健林认为,近期南京市委、市政府经过慎重决策,决定对遗址进行全面保护,在原址建设大报恩寺遗址公园,通过建设遗址公园,保持遗址原真性,传承金陵大报恩寺及琉璃塔的文化记忆,使之传之后世、永续利用,这完全符合他的捐赠意愿。

圣物重光 文物保护放在第一位

大报恩寺的前世今生

大报恩寺遗址公园 大报恩寺、塔为何不原址复建

盛大佛事活动顺利开展的幕后是文博工作者一步一步的倾力合作精心支撑。南京市博物馆馆长白宁告诉记者,作为文物收藏保管单位,南京市博物馆将整个法会过程中的文物保护放在第一位。为了这次活动,该馆做了几件事。其一,从文物保护角度,对栖霞寺供奉舍利和展示阿育王塔的场所提出了和在博物馆存放展示环境一样的要求,并将馆里原来专门存放阿育王塔的特制充氮柜子搬到了栖霞寺,以保证温度控制在摄氏20度以下,空气新鲜、清净,没有光污染。其二,为了运输过程中不受损坏,为阿育王塔特制了防震锦盒,并要求沿途马路重新铺平,车速控制在60公里/小时以下。其三,按照金棺银椁和舍利存放要求,专门请馆藏文物保存环境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特制了和外面隔离、恒温的柜子,金棺银椁开启后,即刻请至其中。

汉学家吴世昌曾在《金陵大报恩寺塔志》序言中写道:“南京报恩寺塔,为近世东南最壮丽之建筑。”

遗址严格保护不适宜复建琉璃塔和大报恩寺

其实,文物保护自遗址开始发掘就没有停止过。据白宁回忆,发掘之前,他们根据杭州雷峰塔地宫阿育王塔出土情况,为可能出土的文物做了尽可能保持原有环境的现场保护准备,氮气瓶、塑料袋、冰箱等被早早放在了工地现场,随时待命。同时请奚三彩、王亚蓉等具有丰富经验的文物保护专家现场指导。南方土质不好,为了将阿育王塔从间隙不到两厘米的铁函中安全吊起,该馆和拥有大件文物搬运文保资质的南京晨光集团有限公司合作,利用X光探明铁函内部状况,经研究论证,最终采用“机械手提取”和“软织物兜底”两种安全、无损、简捷的方法,在不破坏铁函的前提下成功地将阿育王塔完整取出,并安全请回库房,存放于为它专门准备的充氮柜子里。时隔近两年,白馆长已是一脸淡定,然而当时那种提到嗓子眼的紧张还是不难想像的。

追溯历史,金陵大报恩寺是南京历史上最为悠久的寺庙,也是中国的佛教中心之一。东吴年间,孙权修建了曾有“江南第一寺”之称的建初寺及阿育王塔。明成祖时期,朱棣又重建大报恩寺及九层琉璃宝塔,自此大报恩寺成为明代最着名的皇家寺庙,被誉为“中世纪世界七大奇观之一”。据史料记载,九层琉璃宝塔塔身高达78米,九层八面,通体琉璃,每层的屋檐角下都悬挂着铜制的风铃,在有风的日子里,清脆的铃声可以响彻南京城。在太平天国时期,大报恩寺与宝塔毁于战火。

昨天,记者来到位于中华门外的大报恩寺遗址现场,这里已不复当年考古时的喧嚣。出土了震惊世界的七宝阿育王塔以及佛顶骨舍利的长干寺地宫被一个临时保护棚保护,而考古时挖掘的地层也用塑料薄膜小心地包裹着。

通力合作 确保文物安全

2007年南京启动了大报恩寺重建工作,并开始为期四年的考古发掘。2008年在大报恩寺前身的长干寺地宫,出土了“七宝阿育王塔”等一大批国家级文物与佛教圣物。2010年“佛顶真骨”“感应舍利”“诸圣舍利”盛世重光,大报恩寺遗址也被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称之为“规格最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中国古代寺庙遗址”。

记者获悉,2007年南京市委、市政府根据社会各界的建议,提出重建金陵大报恩寺及琉璃塔的思路。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进展,项目规划设计和建设的前提条件发生了重大变化。

白宁介绍,宝塔取出后,考古遗址和出土文物的保护得到科技部与国家文物局的高度重视,组织全国优秀的文物保护单位和专家参与其中。根据出土文物类别不同及我国现有文物保护技术条件,保护分常规保护和科研攻关两类进行,对于已经有了技术手段的采用常规保护;一些以前没有遇到过的类型列入国家科技支撑项目,以研发具有针对性的保护措施。2009年9月,由南京市博物馆牵头,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敦煌研究院、上海博物馆、中国丝绸博物馆等单位承担、斥资481万元的《南京报恩寺遗址地宫及出土文物保护技术研究》获得科技部批准。

佛教圣地 价值突出

2008年,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队在遗址区发现了长干寺地宫,出土了铁函、七宝阿育王塔,以及塔中供奉的佛顶骨舍利等佛教圣物,其中国家一级文物达16件,这是南京一次性出土国家一级文物数量最多的文化遗址。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地宫及出土文物保护目前面临几大瓶颈。其一是地宫。南方雨水多,报恩寺地宫是土遗址,很容易坍塌。其二是有机质文物。负责“阿育王塔与其他出土文物保护技术研究”的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马清林介绍,阿育王塔塔身用檀香木制成,各种宝石嵌进塔身,并通过蒙在其上鎏金银皮对应的孔洞露出,干燥后的阿育王塔木胎缩水约10%,瘦身后的木胎和银皮上产生了错位,宝石无法做到既嵌在木胎原位又从银皮的孔洞中露出,如果找不出恢复木胎原样的办法,就需要“脱胎换骨”,用新的木材来替代。出土的丝织品中,有的描金,有的印绘,有的墨书,但胶已失效,如果强行打开,图案就会脱落或缺损。此外,易锈的铁函通过“牺牲”自己保护了函内的丝织文物,同时铁锈也使一些丝织品固结,如何安全揭展、保护这些丝织品,尚需探究。这次出土各种香料也是国内在一个地点考古发掘数量最多的,既有天然的沉香、檀香和龙脑香等,还有人工合成的,有些打开时还能闻到香气,也需要在成分分析的基础上采取合适的方法脱水固型,保存于避光的密封环境中。在有机质文物中,佛顶真骨等骨质文物的脱水是难上加难,虽然脱水方法不少,但对分析评估这些圣物“健康”状况的难度不言而喻。其三是玻璃器。出土的六七件玻璃器看起来晶莹剔透,然而保存状况不容乐观,有的瓶口已经腐蚀得如丝瓜瓤一般,有的外观器形较好,但表面已经析出白色分解物,要用适合的材料加固。

“丰厚的佛教文化底蕴和众多的佛教文化遗存使南京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佛教文化之都。”谈及建设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的意义,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赖永海表示,南京大报恩寺遗址规格高、规模大、遗迹遗存丰富、保存完整、价值突出,对今后南京佛教文化事业的发展影响巨大而深远。“因此我们奉行保护为主、考古先行、面向公众、因地制宜的原则,综合考虑教育、文化、考古等各项功能,对大报恩寺遗址进行保护与开发,建成兼顾多种社会效应的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公园。”

2009年,遗址区内又发现了大报恩寺的三大殿遗址,被国家文物专家誉为“规格最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中国古代寺庙遗址,2011年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佛顶真骨盛世重光活动已经落幕,但对南京大报恩寺地宫及出土文物的科技攻关和保护任重道远,正在默默进行中。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韩冬青认为,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是中国遗址保护与国际先进理念对接的重要表现。“遗址保护最重要的就是重现遗址的原真性。”韩冬青说,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有三大定位:第一是对大报恩寺遗址本体进行系统保护;第二是在保护的基础上做好系统展示,向游客呈现南京的佛教圣地;第三是在展示的基础上,使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成为有佛学文化内涵和报恩文化内涵的文化活动场所。

根据国家文物保护规定,遗址核心区必须进行严格保护,保持其原真性,原址已不适宜复建琉璃塔和大报恩寺,项目遂确定为建设大报恩寺遗址公园。

链接

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如何设计

一期发掘:2007年2月26日至2007年6月30日。第一阶段的发掘区位于原宝塔顶10号大院内,发掘面积1100平方米,发掘出西汉至南唐时期墓葬30座,六朝至明代建筑基址3处,宋代路面1道,明代柱坑17个,水井2口,出土汉、六朝、唐、五代、宋、元、明等各个时期的遗物600余件。

主入口在雨花路 和秦淮河、明城墙有机联系

第二期发掘: 2007年9月至2008年8月底。该阶段发掘区位于第一阶段发掘区北部,发掘面积1200平方米。该阶段取得的主要收获是:发掘确认了大报恩寺大殿遗迹,发现并发掘了北宋长干寺真身塔塔基与地宫。

记者从拿到的一份金陵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平面图上看到,这份平面图上将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和秦淮河、明城墙有机地联系在了一起。整个设计注重保持历史的原真性,除了设计一个轻质保护性建筑保护地宫外,遗址上没有其他建筑,水工遗址、放生池及考古现场各个历史遗迹都被保存了下来。

第三阶段发掘:正在进行。至2008年11月,考古队沿着大报恩寺遗址北区的中轴线,在塔基之后,发现了2座明代大型建筑基址,经研究 后基本确认为明代大报恩寺内观音殿和法堂的遗存。

记者获悉,2011年底,南京市文化投资控股集团公司组织了以色列、意大利、美国、澳大利亚、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华东建筑设计院等六家设计单位参加大报恩寺遗址公园规划设计国际竞赛。最终,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规划设计方案获得第一名,并由其作为项目总设计单位,结合国际竞赛各参赛单位方案中的优点,形成了新的规划设计方案。

2008年11月22日,鎏金七宝阿育王塔从铁函内被成功取出。

记者在设计图上看到,未来的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把主入口设计在了雨花路,而目前的晨光宾馆以及雨花路等一排建筑并没有出现在这份平面图上。

2009年5月开始,经修复的阿育王塔及部分文物在南京市博物馆展出。

据南京市文化投资控股集团公司总经理谢国庆表示,根据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的总体设计方案,遗址外围将建设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南京佛教文化博物馆和汉文大藏经博物馆,对遗址核心区进行全面保护。南区定位为文化旅游区,将来还将修复三藏殿遗址,并建设东吴时期的建初寺。

(原文发表在《中国文物报》2010年6月18日第3版)

遗址公园有何亮点

保护塔夜晚将发出“五色光”

遗址公园的另一亮点是,为了延续历史记忆,原宋代长干寺地宫上建造轻质保护性建筑。南京市文广新局局长陈光亚强调,将来矗立在中华门外的塔形建筑,是保护性建筑而不是新塔。

未来的五色琉璃塔到底是什么样的呢?陈光亚指着效果图告诉记者,这个塔形建筑将建在长干寺地宫之上,起到对地宫的保护作用。这个塔与当年的大报恩寺塔同高,但采取轻钢和玻璃质地,游客可从外面看到长干寺地宫内的原貌。而到了晚上,可通过声光电及高科技,使塔发光,将非常漂亮。

而据秦淮区区委书记郑跃奇在不久前的“五城区”加快建设现代化现场会上透露,秦淮区将打造两个“夜游秦淮”演出项目,其中一项将通过中华门、秦淮河及未来的大报恩寺遗址公园,采用声光电等多种效果,将这些世界奇观与美景奉献给全世界的游客。

牛首山遗址公园“补天阙现双塔”如何实现

佛顶塔紧挨地宫与弘觉寺塔相邻

牛首山遗址公园是南京市委、市政府确定的“十二五”期间重点文化项目,在项目策划阶段,江宁区邀请了国内外优秀策划团队进行规划设计,形成了以“天阙藏地宫”为核心的规划设计方案,着力打造“生态胜境、文化胜境、休闲胜境”三大胜境。

据介绍,牛首山遗址公园的规划设计方案主要包括三个部分:一是“补天阙”,修复山体生态,恢复牛首双阙;二是“建地宫”,利用天然矿坑建成地宫,供奉佛顶骨舍利;三是“现双塔”,修建“佛顶塔”,与现有弘觉寺塔相互呼应,再现双塔奇观。

记者在江宁区提供的效果图上看到了即将修建的“佛顶塔”,其紧挨地宫,与弘觉寺塔相邻,仔细看外形,这座“佛顶塔”与历史上的大报恩寺琉璃塔比较相似,同样是九层八面,金碧辉煌。

佛教圣物将在何处供奉佛顶骨舍利

将迎请至牛首山建地宫供奉

长干寺地宫内发现的“佛顶骨舍利”将被迎请至何处供奉,也是外界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据介绍,“佛顶骨舍利”是经过国家宗教局和中国佛教协会认定的中国佛教三大圣物之一,也是国家一级文物。根据佛顶骨舍利如法如仪、清静庄严的供奉原则,为早日安奉好佛顶骨舍利,在深入调研、多方论证的基础上,充分考虑到牛首山在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地位和历史上与大报恩寺的深厚渊源,并经宗教和文化行政主管部门,以及佛教界和文物界研究同意,确定在牛首山遗址公园内建地宫安奉佛顶骨舍利。

未来的地宫是什么样

地上三层地下六层 将建世界舍利博物馆

未来的地宫将是什么样子?记者获悉,近日南京牛首山文化旅游区一期工程大佛顶宫项目建设通过环评,该工程地处风景秀丽的牛首山顶西峰与东峰之间,巧妙地利用了一个天然矿坑的位置,未来这里主要包括卧佛宫、舍利宫、博物馆、禅会议室及其他配套设施,最快年内开建。

记者在《牛首山文化旅游区一期工程大佛顶宫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上看到,项目计划用地面积约59208.3m2(约合88.8亩),总建筑面积101408.0m2。按照建设方案,大佛顶宫主体建筑共9层,主体建筑长度超过220m,宽度超过160m,建筑最高处51m。1层为大佛顶宫入口层,2-3层为入口层上部空间,B1层-B6层为入口层下部空间。

在地下6层中,最值得期待的是B5层,这里今后将作为博物馆区域,环绕瞻观舍利回廊设置,这里将分为世界禅博物馆以及世界舍利博物馆。而B6层为瞻礼舍利空间层,主要是舍利藏馆,将来这里将安奉佛顶骨舍利。

佛顶骨舍利为何供奉牛首山?

记者:历史上牛首山两峰对峙,但现在西峰好像已经坍塌了,是吗?

周谦(南京市委常委、江宁区委书记):是的。这是因为历史上两次开采铁矿所致。第一次是1937年-1945年间。日本侵略中国占领南京后,1938年初在凤凰山至牛首山一带修建铁路掠夺矿产资源。1938年底,日本侵略者开始在牛首山开采铁矿。至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撤出南京,牛首山采矿被停止,同时采矿运输用的小铁轨也被拆除。第二次是1957年-1980年间。1957年至1964年牛首山铁矿由江宁铁矿继续开采,1958年江宁铁矿对原日本运矿的铁路进行改造。1964年牛首山铁矿的开采单位变更为南京市牛首山铁矿。1980年以后,因市场、环境等原因,牛首山铁矿停止开采。这两次开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矿坑,导致了西峰塌陷。这次牛首山遗址公园工程建设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充分利用废弃矿坑“建地宫”,同时通过修复牛首山自然生态等措施“补天阙”,可谓“巧夺天工、天人合一”。

记者:牛首山名胜古迹众多,现在都有哪些遗存?

周谦:牛首山历史悠久,有着丰富的文化遗存。区域内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弘觉寺塔以及摩崖石刻、岳飞抗金故垒、郑和墓等,还有金牛洞古代矿冶遗迹和民国碉堡等遗迹。在牛首山南麓,有明朝大航海家郑和的墓冢。郑和被宣德皇帝“锡葬”牛首山,其主要功劳在于他第三次下西洋时从斯里兰卡请回了佛牙舍利,并且督造了大报恩寺。牛首山弘觉寺是金陵名刹,南朝(公元502年)建寺,在明代,弘觉寺“与西北之清凉、西南之峨嵋并为圣道场地”,属金陵次大刹,归大报恩寺所统。弘觉寺塔建于唐大历九年(774),塔高约45米。嘉靖年间重修,是南京现存最雄伟的砖制仿木结构楼阁式古塔。1956年发现了塔基底部的地宫,文物部门进行了清理,在地宫内发现了塔基明代鎏金喇嘛塔一座及金卧佛、瓷罐等文物。

记者:请你介绍一下牛首山遗址保护问题。

周谦:“牛首山遗址”和大多数的遗址不同的是,它不仅是文化遗址(包括历史文化和佛教文化遗址),还是自然遗址。所以,牛首山遗址公园既要保护历史文化和佛教文化遗产,又要保护自然遗产。前面已经说到过,牛首山历史和佛教资源深厚,有众多的历史文化和佛教文化遗存,它本身就是历史文化和佛教文化遗址。同时,由于历史上两次铁矿开采,又形成了自然遗址。规划建设的牛首山遗址公园,“现双塔、补天阙”,全面保护了弘觉寺塔等历史文化遗存,全面修复了牛首山自然生态景观,并将利用矿坑建地宫,长期安奉佛教至高圣物佛顶骨舍利,建成后,必将全面弘扬牛首山丰富的历史文化、佛教文化和生态文化,这是一个一举多得,建筑与文化、佛教、生态、旅游以及工程项目与当地百姓生活和谐共赢的好事,对推进南京历史文化整体脉络的系统保护,全面彰显南京历史文化风采,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