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历史专区 >
原创话剧,采访柳青通讯员张振武

图片 1

柳青同志扎根皇甫村14年,住在农村,生活在农村。爱农民,写农民。刮风下雨,农民发愁,他发愁,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农民高兴,他高兴。他说,“要写生活,先深入生活”。《创业史》中好些人物、场景的生动描写都来自柳青平时对生活的细心观察和亲自体验。

图片 2

皇甫村的新“创业史”

听乡友袁益善说:柳青的一位通讯员叫张振武,就住在长安区马王街办的泥河村。唉!我的故乡就在马王街办,我怎么就没有这方面的消息,真是灯下黑呀!据史料记载:柳青在皇甫是有通讯员的,但不知去了何方,听有的人说当兵去了,很难找到。2019年元月15日,我约上袁益善一同前往泥河村,探望采访这位久违的老人。

过会:按照当地风俗,一至麦忙罢农民要过七月会(农历),提着礼品互相走亲访友,每个村堡都有由历史传递下来固定的过会日。女看娘送10个油塔馍,娘看女拿6个枣馍,朋友拜访,送点食品、烟酒等,都有一定的讲究。七月会是农民丰收之后,亲朋相聚,互相交谈,抚养孩子,过好日子,交流生产经验和传递各村堡发生的大事。皇甫村过会日,是七月十五,柳青为了解各种人走亲戚的心情和所拿礼品的情况,在1954年皇甫村过七月会这天,一大早就站在郭家什字,一面和来这里走亲戚的人打招呼,一面问拿的是啥,并主动把篮子揭开,看里面的油塔子、枣糕子。又根据礼物的不同,询问是看什么人。有的说是看娘的,有的说是看女的,有的说是看舅舅的,还有走访朋友的等。他一边问着人家,一边一个劲儿地用眼睛盯着人家的脸,看表情,把有的人看得怪不好意思的,这就了解到老婆拄着拐棍,提着笼子,看女儿的心情;老汉一手提着笼子一手拿着旱烟袋,去女家的心情;过会以后几天,他还向村干部打问,十里八村的亲戚谈论最多的是啥。回答是:“今年过会亲戚们都谈论组织互助组,建立农业社的事情。”有的人利用上午时间还专门去蟆河滩胜利农业社,看耕畜饲养室和农业社庄稼的长势。过年的时候,柳青也要走访好多户群众,问年货都准备好了没有,都准备些什么。一边问着人家一边答着,他就揭开这个笼子看看,那个米面缸看看。所以《创业史》里写过会过年的情节十分生动真实。

天之高焉,地之古焉,惟陕之北。陕西被称为中国文学重镇,陕西文学在全国文坛有着令人瞩目的骄人成就。柳青,一个谈及文学陕军话题时无法绕过、并永远铭刻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铮铮名字,一个为新生的共和国创作了长篇小说《创业史》的作家,一个以描写新时代农民命运为使命的思考者,一个为深入生活不惜摘去官帽深扎农村几十年的愚人,在今天,成为了话剧舞台上的主角。西安话剧院携话剧《柳青》来到上海,参演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

读完60万字的《创业史》,才发现这是一部未完结的小说。

图片 3

上集:柳青在1954年春天,每逢王曲镇“三、六、九”集日,他都上集,提着竹篮子,篮子里放着酱、醋、油瓶子等,戴着草帽子,穿着跟老农民一模一样,走到皇甫什字等几个上集的老汉一块边说边走。到了王曲镇南街供销社门前,他故意挤着排队,并和排队的人交谈,问这问那。到了跟前又借故不买,又跑到后面挤,有时还与一些人争执,“我在这里站着,你为啥要站到我前头?”他每逢上集都是用大半天时间,用意不是排队买东西,而是为了熟悉生活,体会排队滋味和观察群众的心理活动,倾听排队人群,对组织互助组、建立农业社的议论。《创业史》第一部下卷第30章,正是描写那次排队买东西的情节:“前边排队的几十个庄稼人,在谈论着蟆河滩灯塔农业社的事情……终于有人认出来了,排队买东西的第17个人,穿着一套新棉衣,罗锅腰的老汉就是社主任他爸,梁三。”

5月25、26日,话剧《柳青》将在上海外高桥文化艺术中心大剧场上演。5月24日,该剧主创举行媒体开放日,就该剧创作与记者交流。

1952年,作家柳青从北京来到西安市长安县王曲公社皇甫村,扎根基层14年,创作《创业史》。他汲取身边村民的故事,记录中国农村社会主义改造中的进步和变化。

马王街办,地处沣河西岸,是长安西部与户县大王镇接壤的一个地方,北边是长安区高桥乡,与咸阳市区为邻,西咸新区沣西新城设立后,2017年马王街办已被划入沣西新城。

下棋:1955年春天,柳青多次在王曲镇,“三、六、九”逢集日,骑上旧自行车,挂着竹篮子,在供销社买好东西后,经常在王曲街道下棋,和群众一样屁股下坐块砖头,戴着草帽。和他下棋的有各种人,有新中国成立前国民党军官,一贯道坛主等人。看下棋的人很多,常常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观棋的人互相争执,有时为一步关键棋,竟叫喊起来。一天一位乡干部到区上向我反映(我时任区委书记):“柳书记常教我们要划清阶级界线,他却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大街上下棋。”后来我郑重其事地把大家的看法告诉他,我说:“你想下棋了,跟咱干部下棋!”他笑了,说:“我知道了,那些人下得好吗,我跟他们学哩,以后不下了。”过后他又跟我说起为什么在王曲大街上下棋之事:“我看他们下棋主要看与城里知识分子、干部有什么不同。”柳青在撰写《创业史》第一部下卷梁生宝割扫帚,在秦岭深山韭菜滩茅草棚中一场棋赛,就是取材于王曲镇大街上的棋赛,真实地撰写了劳动人民在劳动之余,赛棋的愉快场面。

柳青,原名刘蕴华,陕西省吴堡县人,当代著名小说家。他早年从事革命活动,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奔赴延安。抗战胜利后,任大连大众书店主编。解放战争后期,又辗转回陕北深入生活。解放初期,任《中国青年报》编委、副刊主编。1952年任陕西省长安县县委副书记,并在长安县皇甫村落户达14年。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深情地谈到了柳青。他说,“柳青熟知乡亲们的喜怒哀乐,中央出台一项涉及农村农民的政策,他脑子里立即就能想象出农民群众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泥河村有两个自然村,分别是大泥河村、小泥河村,两个自然村合成一个行政村,为泥河村村委会。108国道从马王街办通过,泥河村就紧挨国道北侧坐落。

(作者:孟维刚 摘自政协西安市长安区委员会编:《柳青在长安》)

艺术家、党员干部、农民,这三种身份在柳青的身上完美地结合了,他时刻把干部、公民和艺术家巨大的诗情溶解在一起,时刻把自己的命运同人民的命运、国家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这份情怀和担当,具有跨时代的特质,这既是文艺工作者需要代代传承的使命,也是党员干部为人民服务宗旨的忠诚解答。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内心始终燃烧着对文学艺术的不灭火焰,涌动着激荡澎湃的水流,在其生的文学活动中,即使创作巴掌大一片东西,他也尽力用他独特的丰厚的、装满生活容量的艺术刻刀精心雕镂。

因为身体原因,柳青只完成了小说前两部便于1978年病逝。中国在1978年迎来了新的春天,皇甫村村民的生产生活方式也随之发生了巨大变革。

泥河村我很熟悉: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曾多次来过,许多人我都熟知,都曾共过事,也写过他们的文章,但却偏偏没见过张振武老人,真有些懊悔不已,甚至责怪自己失责。世上有些事就是这样的阴差阳错,无缘却也有缘,我得赶快补上这一课,这实在是踏破铁鞋无处寻,相见却在故乡田。

为了创作一部新作,用文学记录中国的山乡巨变,他脱去自己的西装革履,生活在皇甫村14年,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关中农民。最珍贵的是,他始终把党的干部身份放在第一位,坚定地扛起了基层干部职责,亲身参与农村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呕心沥血为乡亲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干部们工作中遇到难处,就聚到那里找柳青给出主意;庄稼人遇到愁心事,总爱蹲着跟柳青掏心地谈上一阵;他不仅关心隔壁邻居家养的鸡下软壳壳蛋的问题,还身体力行地研究牲口饲养方法,编了个《耕畜饲养管理三字经》皇甫村人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皇甫村人的苦难就是他的苦难。他真正地把人民在心里,是人民的知心朋友。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在《创业史》中那么逼真地再现如此复杂多端的生活。

“如今我们吃着细米白面还有啥干不成”

张振武老人就住在泥河村村北,房子是新盖的,宽敞明亮。我握着老人的手,迫不及待的开始了采访。

话剧《柳青》真实再现了柳青为了创作《创业史》,毅然放弃大城市优渥的生活条件,并辞去县委副书记职务,举家搬迁到长安县皇甫村,扎根14年的历程,是全面展现作家与人民的关系、作家与文学的关系,讴歌党、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倾情用心之作。

从西安市中心钟楼顺着长安路南下17公里,到达滈河大桥。涓涓滈河两岸,就是《创业史》中的十里蛤蟆滩。滈河和皇甫村则化作了作品中的汤河和下堡村。这里曾经“蛙鸣十里,水稻飘香。”1971年起,这里逐渐改种了旱田。

张振武:1942年出生,今年已经77岁了,是由西安秦川机械厂退休回家的,现在身子骨看起来非常硬朗。

在话剧《柳青》创作之初,如何写好柳青的三重身份,让艺术性、观赏性、思想性融为一体,是摆在西安话剧院面前的大难题,不少专家直指西安话剧院是在啃艺术的硬骨头。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西安话剧院举行数十次专家研讨会,携主创团队来回往返于北京、西安、长安县皇甫村之间,数次拜访柳青长女刘可风女士,向她取经,无数个日日夜夜,剧院灯火通明历时两年,精心打造的话剧《柳青》甫一问世,便散发出动人的艺术价值和思想光芒。在话剧《柳青》中,《创业史》里的人物和故事与皇甫村里的人物和故事、作家柳青与舞台形象柳青奇妙地交融在一起,叙述方式的创新形成了强大的戏剧张力。通过从艺术形象回溯生活原型这样高明的叙述手段,话剧《柳青》让小说中的人物走到柳青身边,让话剧和小说这两个文本取得精神上的内在联系。这样的艺术匠心,有时甚至以生活流的状态呈现出来,令整部话剧既有生活的质感,又充满了艺术加工的肌理感。

皇甫村村民罗利平流转的30多亩土地就在滈河南岸不远处。

图片 4

近一年来,话剧《柳青》就像柳青那样,走进人民群众,开展了整整60场演出,收获了观众一致好评。2019年3月15日至4月30日,话剧《柳青》进行了首轮全国巡演,历时47天,跨越5000公里,历经北京、邯郸、保定、天津、济南、南京、宁波等7座巡演城市,取得了较大社会反响,把像柳青那么接地气,那么能够跟老百姓融入在一起的精神和力量带给了所有观众。

“老罗!”听到有人喊,罗利平从草莓棚后面的育苗大田里跑了出来。光着的脚丫沾满了潮湿的泥土,挽着裤腿,戴着草帽。4月的西安,还没有很热,他的两鬓却汗珠直落。

他1958年在长安王曲毛毯厂参加工作,三年自然灾害时厂子下马,厂里留了两个人看守,一个是他,一个是王务本。

在北京,话剧《柳青》首场就是在中央党校,现场观众纷纷表示,柳青是拜人民为师、向人民学习的光辉典范。觉政干部只有放下架子扑下身子,接地气、通下情,才能永葆忠诚、为民、担当、干净的共产党员本色。中央党校专场演出取得的极大反响,让北京全城掀起了看《柳青》,学柳青的热潮,朝阳区特意要求加演京组工系统在微信公众平台上组稿,热情刊登基层干部对《柳青》的观后感。

来的人是草莓批发商,每天下午6点过来将当天采摘的草莓全部收走。1972年生的老罗其实不老,他更喜欢村里人给他起的外号——“草莓哥”。

从1960年开始,18岁的张振武就被调到柳青身旁当通讯员(原来的通讯员当兵去了),一直干到1965年8月份才离开,共五年时间,关系由王曲毛毯厂转入省作协,后被安排到五机部安装公司89号信箱工作(后合并为秦川机械厂)。

在全国巡演的路途中,话剧《柳青》始终坚持卓越的创作品质,始终坚持向观众呈现高品质、高水准的演出,边演边改,编剧修改剧本6次,导演调整7次。

种草莓之前,罗利平在鞋厂打工,每月领着不到两千元的工资。“2012年是我日子最难的时候。”罗利平眼眶红了,他说:“母亲查出肺癌,女儿初中升高中,儿子小学升初中,每个人都需要用钱。”

张振武告诉我们:他当时由王曲公社管工交的社长张赵平领到柳青住处,见到作家柳青的。这房子坐落在皇甫村西北靠土崖的塄坎上,原是中古寺的破庙,坐北向南,由柳青出资重新翻修的,靠崖的房子有窑洞,两侧建有房子,柳青和马葳住在院子西边的房内,孩子和亲戚住在东侧的房内,张振武住在上边西侧窑洞内,柳青一家住在这里已经好几年了。院内有小菜地、果树、水井,院子有围墙,围墙前面有小门楼,依小路拾坡而上。

该剧制作人任雪迎说,《柳青》在各地受到的热烈欢迎,证明了这不仅仅是柳青的故事,也是我们的故事,是我们每一个人把大写的人字写到魂里头、与国家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人生选择。

生活所迫,罗利平决定创业。中学的时候,他在课本上学过《创业史》选篇《梁生宝买稻种》。望着12岁的儿子,罗利平给自己打气:“梁生宝面汤泡馍都能干成事,如今我们吃着细米白面还有啥干不成!”

图片 5

中国艺术节是具有全国性、群众性的重要国家文化艺术节日,是我国规格最高、最具影响力的国家级综合性文化艺术盛会,此次,话剧《柳青》作为陕西省唯一一部参评第十六届文华大奖参加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的作品,西安话剧院全院上下无不珍惜重视。结束首轮全国巡演后,话剧《柳青》即刻进入备战阶段,开启封闭式排练,将舞台技术、服化道以及表演进行了全面的提升和打磨,逐项工作细针密缕,每天在排练场都能看见导演在指导,任雪迎说,演职人员逐场次严密抠戏,就是为了在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的舞台上呈现一场好戏献给观众。

他找到在村里种草莓的周发来拜师学艺。“之前,周发来的草莓大棚遇到大风被掀翻了。当时我路过他家的草莓地,就过去帮忙重新搭建,干了几天活。他看我想学技术,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柳青把家安在了这里,一大家子共十二个人,有柳青、马葳、马葳的母亲、孩子妗子,柳青的7个子女:刘长风、刘可风、刘晓风、刘梅风、刘正风、刘竹风、刘松风和通讯员。晓风、梅风在西安小寨第一保育小学上学,其他三个孩子先后在皇甫小学上学。

学成归来,罗利平投资17万元,其中贷款15万元。流转土地,搭建大棚,披星戴月,种植草莓。从8月开始种苗到第二年5月最后一拨草莓摘完,他有10个月在大棚里吃住、劳作,没有假日。

柳青当时的月工资为260元,经常由张振武按柳青和马葳的生活需要在王曲镇银行支取,给长风、可风每月50元生活费。

“第一年草莓卖了17万元,虽然没有达到预期,但是贷款都还完了。之后,每年收入都稳定在40万元左右。”罗利平高兴地说。

张振武的主要工作除了柳青交待的事项外,还兼收发文件、报刊、通知等。柳青是高干,来自中央、省委、市委、县委的文件都要传阅,看后必须送回。那时的《参考消息》也属于保密文件之列,作为通讯员当时的工作也非常繁忙。

“跳舞的时候,感觉自己在发光”

张振武的工资是由柳青在自己的工资内支付的,他不要公家支付,(张振武和马葳的组织关系都在省作协)马葳的工资也由柳青支付,马葳给柳青当秘书,抄写文件,书稿等。

柳青笔下的徐改霞寄托了他对女性真正自立自主的思考和期望。今天,属于巾帼英雄的天空越来越绚丽多彩。

柳青在省、市、县开会,来回骑自行车,来回要爬八道坡,王曲坡、瓜周村坡、韦曲坡、三爻坡等。

在皇甫村委会大院里,张贴着去年4月份党支部的选举结果。作为四名候选人中唯一女性的董雪利,以最高票当选新一届党支部委员。这是去年皇甫村合并了罗湾村、兴盛村后的第一次选举。

柳青的生活很简朴,常穿麻鞋,草鞋,没有皮鞋。接见外宾没有外服(国家安排接见外宾的服装),上衣是对襟蓝衫子,有时戴一顶捏起来的瓜皮帽子,他接待过日本木本夏齐、印度尼西亚一行五人等国外作家。柳青对家庭、亲属、子女和通讯员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不许沾国家、集体一点便宜和利益。柳青在进入创作状态深度思考时,别人问话他不搭理,他有时上厕所灵感来了,赶快提着裤子到房子里写作。他写作时,不许人打扰,不许人进房子,有时常常耽误了吃饭。

其实,董雪利从2006年起就已经是兴盛村的党支部委员了。兴盛村就是《创业史》中的兴盛大队。“我是一个平凡的人,两次当选,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平时为村民做点事,他们都会记得,这就是群众基础。”

图片 6

董雪利从小在兴盛村长大。毕业后,进了村里的刺绣厂。“在厂里工作的这几年,我学会了手艺,受益很大。”董雪利说。

1962年至1963年有几件事,张振武记忆很深刻:

1990年,董雪利辞去工作办了童装厂,成为村里第一位创业的妇女。她每天天不亮就把村里十几名女工前一天加工好的服装装好,送到市里的服装批发市场,再把需要加工的布料拿回来。

柳青写《创业史》第二部时,腰部右下侧患了一个大脓包,出了脓,下了黄纱条,伤口长时间不能愈合,不时流脓(农村人把这种疮叫下搭子),打了一个冬季青霉素、链霉素不管用,疼痛折磨柳青好几个月。当时,在常宁宫和刘文西学画画的一位山东籍学生小陈得知此事,揪心不下,连夜晚找上门来,他说:“全国人民都等着要看柳青的《创业史》,病把他折磨成这样怎么能完成写作办呢?”然后他拿出了他家人老几辈的单方,交给柳青,张振武按照这个单方在西安达仁堂购了药,涂抹在柳青的伤口上,不到半个月,伤口就愈合了,只花了一角三分钱。

“为了送货,每天骑电动车到市里,单程要俩钟头,冬天太冷了。”董雪利回忆,“那时候苦是苦,但心里觉着,一个家庭要改变贫穷,吃点苦受点累算什么!”

有一次,胜利十队干部王茂盛和罗湾小队罗昌民在春夏之交要给队里买红芋苗,因为没钱寻到柳青家里,柳青让马葳给每人各100元钱,不要误了农时。

辛苦了几年,夫妻俩终于攒够了“第一桶金”,买了一台联合收割机。“这钱比加工服装好挣一些了,之后的日子越来越好。”

图片 7

经济上慢慢不愁了,董雪利觉得村里的精神生活太贫乏,就组织大家跳广场舞。2016年,她们在北京参加比赛,拿了奖。“大家都说,跳舞的时候,感觉自己在发光。我们一定要活出自我。”

罗湾大队买了一头大青骡子,牵回来不到几天,大青骡子就得病死了,这件事对柳青震动很大。1962年4月,由于饲养管理不善,皇甫公社各生产队普遍发生牲口死亡现象。柳青停止了《创业史》第二部的写作,同公社干部王培德、胜利大队王家斌一起,检查了全公社各生产队的饲养室,和饲养员们一起座谈,由柳青执笔用七天七夜时间,写出了《耕畜饲养管理三字经》交给全社的饲养员和干部、群众讨论后油印下发。后来长安县政府印成插图小册子,发给全县饲养员。《陕西日报》12月22日发表告全省人民书《耕畜饲养管理三字经》,柳青得到稿费五百多元,他把这笔稿费捐给了村里。

董雪利发现,比赛回来大家心更齐了,都想让自己活得漂漂亮亮的。

1963年二三月,村里闹春荒,牲口没有饲料,村里干部找柳青,让他向上级申请救济。柳青说:“咱村闹春荒,没粮,国家也一样啊,咱要自己想办法”。张振武想:皇甫地区产稻子,是细粮,没粗粮,而牲口饲料要用粗粮。振武的家乡泥河村是关中平原的腹地,主产小麦、玉米,但不产稻子,这里的人缺大米。于是建议在泥河村借玉米,一斤大米换一斤三两玉米,春借秋还,即解决了皇甫春荒和牲口的饲料问题,也能为泥河村民换上大米吃上新鲜。振武委托泥河村三队队长余志明亲自收集社员包谷4000多斤,解决了皇甫村的燃眉之急,柳青很高兴,哈哈大笑夸振武会办事。

“续写柳青笔下未竟的梦想”

张振武回忆说:柳青在西安的同事,老乡很多,大多是陕北人,他们常来常往,他的同学董学源是陕北人,时任西安市委副书记,住在西安二府街门牌六号,和市委办公厅主任董大椿住在一个院子,长安县委副书记董志英常到董学源,董大椿处,董大椿和董志英是同乡,也都在三十八军做过中共地下党工作,因为工作关系,他们都很熟,谈起话来很亲切。

“原”是西北地区特有的地形,因河流冲刷黄土而形成,四边陡,顶上平。放眼望去,绿意盎然的蛤蟆滩宁静美丽,依原而布的村庄静静地躺在滈河的臂弯里。

不少作家、艺术家在常宁宫搞创作(如柯仲平、马健翎、黄俊耀等)距柳青的住处很近,他们常常谈的兴致勃勃。

“乡间小路曲径通幽,辘轳绞水、石磨石马点缀,这些都是《创业史》中互助合作的场景,碌碡垒起‘皇甫村’字样的景观造型能一下激活许多年前的乡村记忆……”沿着穿村而过的西弥路,王曲街道党工委书记李刚毅边走边介绍。

每到周日,是柳青住处最热闹的时候,西北大学等学校的师生来到这里,把柳青围在一起,问这问那,柳青都不厌其烦地向他们解答,保姆看了笑着说:“你咋个教授一样!”。

生态宜居是关键,产业兴旺是基础。为了有更好的居住条件,皇甫村为村民重新划定了宅基地,老房子所在地就成了“空心村”。这片保留着上世纪风貌的老宅子是拆了,还是改造利用?

图片 8

去年12月,西安市长安区制定了“柳青精神传承工程”实施方案,希望通过“学柳青、改作风、换脑子”,促进长安区建设。根据实施方案,《创业史》电视剧、柳青干部培训中心、陕西文学馆、柳青农博园等16个项目将在皇甫村逐步展开。

1964年,张振武结婚,柳青让马葳送来两条羊毛围巾,张振武舍不得围,至今仍保存着。

“这是皇甫村难得的机遇,街道同村委会商量,准备整合村上196亩闲置空地和320户老旧房屋,发展民宿经济和红色旅游产业。修旧如旧,恢复老照相馆、老卫生院、老戏台、豆腐坊、碌碡碾场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创业史》中的农耕场景,让游客体验原生态乡村生活,勾起人们记忆深处浓浓的乡愁。”李刚毅介绍。

张振武说:“柳青是高干,又是知名作家,我作为曾经的通讯员,坚守通讯员的职守:关于柳青的事情,一律不说,不问、不外传,只和柳青的女儿刘可风及其它子女保持着私人关系。”这也是社会上很少知道张振武老人的原因之一。采访期间,振武老人拿出了刘可风留给他的电话号码,上面有可风的签名,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们都感到十分惊喜。

为了有利于规划的推进,最近村上正在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以土地入股分红的形式,将村民变成股民,成立皇甫村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发展新时期农村集体经济。

图片 9

“《创业史》是我们大家伙儿的传家宝。我们要传承好柳青精神,就要和农民群众共同努力,争取早日实现乡村振兴,续写柳青笔下未竟的梦想。”西安市长安区委书记王青峰表示。

图片 10

《 人民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