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历史专区 >
七十载初心更坚,新中国成立70周年航空工业影像录

中国航空报讯:编者按:

图片 1

图片 2

2019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中国大地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新中国航空工业也奋力发展,成绩瞩目。1949年10月1日,在新中国开国大典的空中阅兵仪式上,人们也许并没有想到参加阅兵的17架战机无一例外都是缴获的战利品。正是从这一刻起,中央就把目光投向了万里碧空,建设一个强大的中国航空工业已是刻不容缓。1951年4月17日, 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颁发了《关于航空工业建设的决定》。这个决定,就是要组建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航空工业管理局,规定了航空工业局的近期任务和长远发展目标,决定成立航空工业管理委员会,以及航空工业局接收相关企业等事宜。在这个决定的指引下,新中国的航空工业随之展开了艰苦奋斗的历程,这个决定也成为新中国航空工业的“出生证”。这一天——1951年4月17日成了新中国航空工业的诞生日。

航空工业三元桥现址。

中国航空报讯:1951年4月17日,随着《关于航空工业建设的决定》这份文件的颁发,新中国的航空工业宣告诞生。在这份决定中,同时还对航空工业成立之后一段时期内的主要任务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即全力保证中国空军所有飞机和发动机的修理及飞机零件、配件和工具的制造,尔后再逐步向飞机装配及制造方向发展;航空工业管理局接收工厂后,及时承担空军的飞机修理和零件供应任务,并按经济核算制原则办理。

新中国的航空工业在抗美援朝的烽火中诞生了,仅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就建成了包括6个重点航空制造厂在内的42个企事业单位,并组建了一批航空高等院校,使航空工业迅速完成了由修理到制造的过渡,中国航空人用自己坚强的脊梁扛起了建设祖国航空工业的重担。

航空工业国贸中央商务区地址

5月16日,也就是航空工业诞生一个月之后,航空工业局开始接收空军所属的16个修理厂,这16个修理厂的交接工作在9月14日全部完成,并经航空工业局重新编号命名。

从修理到仿制再到自主研制,我们走过了近70年的发展历程。如果说中央的这个决定是一面旗帜,那么在这面大旗的号召下,一大批有志于航空报国的仁人志士聚集在一起,为了中央的决定和人民的期望而不懈地奋斗着,终于有了今天的成就。《航空摄影》专题策划新中国航空工业影像系列报道。从航空工业成立以来的图像中,再次感受航空报国精神的发端和传承。

交道口南大街67号的航空工业

从空军转接而来的16个修理厂,成了航空工业最初的家底,而此时的人民空军已经在朝鲜战场上浴血拼杀了半年之久。航空报国、强军首责,这份在战火中凝结而成的初心和使命,更是中国航空工业最闪亮的本色。

展开剩余81%

新中国航空工业局办公地点。

自诞生以来,航空工业始终坚持航空为本,把保军强军作为首要政治任务,紧紧围绕军事斗争和军队战略转型的需要,充分把握航空装备研制规律,推动装备发展从更新一代、研制一代、预研一代向探索一代、预研一代、研制一代、生产一代转变,实现了对世界先进航空工业从望尘莫及到望其项背再到同台竞技的历史性跨越,实现了从修理、测绘仿制到自主研制再到自主创新的历史性跨越,为国防现代化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图片 3

新中国航空工业办公地点的变迁

修理 我们的第一步

新中国航空工业局办公地点——沈阳大白楼。

1951年4月18日,也就是在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政务院颁布《关于航空工业建设的决定》的第二天,中共中央批准成立重工业部航空工业局,拉开了新中国航空工业奋斗的序幕。

1951年5月17日南昌飞机修理厂成立,当时主要承担的活塞式飞机修理任务;6月29日,沈阳航空发动机修理厂成立,承担喷气式发动机的修理任务;10月1日,株洲航空发动机修理厂成立,承担活塞式发动机修理任务。到1951年底,航空工业局所属的企业已经有13个,总计完成了70架、348台发动机的修理工作。到1953年,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的结束,航空工业在整个抗美援朝期间总计完成了超过900架飞机、4000台发动机的维修工作。

图片 4

航空工业局首任局长是段子俊。按照中央的决定,段子俊局长上任后重点抓接收有关飞机、发动机工厂的工作,并建立健全局机关的办事机构。当时因为新中国航空工业飞机厂和发动机厂重点在东北地区,所以航空工业局设在沈阳市的民生街63号,部分工作机构设在沈阳第111厂老厂的大白楼里。由于沈阳远离北京,加上当时交通、通信都不发达,航空工业局一有事就要往返北京工作极不方便,加上军工企业有严格的保密要求,稍有不慎极易造成失误。

随着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开启,航空工业在开展飞机和发动机等维修工作的同时,下属的工厂开始积极尝试自行制造飞机零部件。另外, 飞机工厂、发动机工厂、配件厂等建设工作也在快速推进,为国家即将到来的建设大潮做好准备。

1951年4月17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 和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做出的《关于航空工业建设 的决定》,这个决定成为新中国航空工业的“出生证”。

1952年4月5日,在段子俊等领导同志的努力下,航空工业局正式迁入北京,在西城区福绥境38号办公。新办公地面积较小,随着航空工业的不断发展,航空工业局又搬到德胜门内果子市原摄政王府内办公。1963年在航空工业局的基础上组成新的第三机械工业部。三机部于1972年搬到了北京市交道口南大街67号原交通部办公大楼办公。三机部从果子市搬出后,鼓楼西大街甲158号原航空工业局办公地点的北侧部分由航空工业综合所使用。之后,随着时代的变迁,三机部先后更名为航空工业部、航空航天工业部、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办公地点一直在北京市交道口南大街67号。1999年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分为中国航空工业第一、第二集团公司。2003年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搬到北京市朝阳区中央商务区,中国航空工业第二集团公司仍在此办公。2008年两个集团整合后的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总部设在中央商务区。2017年在集团公司改革发展的新起点上,搬迁至三元桥。

1954年7月3日新中国第一架飞机初教5教练机在南昌飞机厂首飞成功,7月20日初教5正式通过国家鉴定,确认该机试制成功。8月26日, 初教5飞机被批准成批生产,中国航空工业成功地迈出了从修理走向制造的第一步。8月18日,株洲航空发动机厂试制的新中国第一种航空发动机爱姆-11型活塞式发动机试制成功,并在一个月之后获准投入批量生产。

图片 5

工人在对110救生伞进行缝制加工。

从修理到制造,注定了中国航空工业初创时期的每一步都更为艰苦。在成功制造了初教5和活塞式发动机的同时,航空工业在苏联的帮助下开始积极筹划喷气式战斗机的制造,我们必须紧紧跟上世界航空发展的大趋势,才不至于被时代所抛弃。1954年8月,沈阳飞机厂根据当时苏联专家的建议,开始采取分步推进的方式制造喷气式战斗机,即第一阶段以苏联供应的5架飞机部件,装配成飞机, 锻炼总装技术,5架飞机全部交付给空军;第二阶段以苏联供应的4架份组合件装配成部件,再进行初装、总装,学习初装技术,装配4架飞机; 第三阶段以苏联供应的零件装配成组合件,再经过初装、总装,学习铆接装配技术;第四阶段用苏联和国内供应的原材料,自己制成零件后,装配成飞机,掌握全部制造技术。对于当时的航空工业来讲,这种模式将不同制造过程同时展开,缩短了米格-17的试制周期,而且便于培养成套技术力量,保证产品质量。

毛泽东主席在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上向受阅机群招手。

工人在缝制背包带。

1955年7月19日, 我国制造的第一架喷气歼击机歼5首飞成功,9月8日,歼5飞机经国家鉴定验收试制成功,可以进行成批生产, 交付部队使用。歼5的制造成功,不但使人民空军开始装备国产喷气式战斗机,也使中国航空工业正式迈入了喷气时代。

图片 6

1951年10月试制成功的新中国第一具降落伞110型救生伞。

1951年老军工战士们在废墟上进行厂房勘测。

航空工业宏光:

图片 7

1951年9月,航空工业局向宏光机械厂下达了试制110型救生伞的任务。当时,苏联的资料和正式样品尚未收到,为了早日完成任务,宏光机械厂从东北空军部队要来了一具旧的苏制救生伞作为样品,开始了第一具救生伞的制造。

1954年东安发动机厂装配车间全景。

当时的条件十分简陋,生产降落伞所用的材料和设备几乎为零。伞衣所用的纺织材料是从市场上买回来的真丝绸,金属零件是从美国、德国、日本的旧伞上拆下来的,保护开伞所用的百结管是从美制弹簧床上拆下来的,而机器设备只有家用脚踏式缝纫机。当时,工人们把降落伞的制造看得非常简单,认为和缝制衣服差不多,只要按照降落伞的样子裁剪缝制就成了。其实不然,在缝背带系统时,带子很厚,缝纫机针根本扎不透,又没有重型缝纫机,只好招来2名皮匠,按照缝皮鞋的工艺,用两块木板夹着背带,一针一针地缝制。

图片 8

1951年9~12月宏光机械厂共缝制出5具降落伞,这5具降落伞来之不易,它们是全厂几十人忙碌了几个月的结果。

1954年东安发动机厂工人正在浇铸零件。

1951年10月中旬,宏光机械厂厂长王世贤和修理工朱炳乾带着新中国制造的第一具降落伞去沈阳空军部队进行试验。当战士们看到我国自己生产的降落伞时非常高兴,对伞的质量也非常信任,在未经过假人投放试验之前,就在运输机上由真人试跳了。所幸一切顺利,试跳时伞开得很好,试验获得成功。消息传到工厂时,全厂一片欢腾。1951年12月,又用同一具伞在南京大校场机场上空进行了第二次真人试跳。

图片 9

1951年,宏光机械厂按苏制样品、技术资料仿制了国产第一批110型低速救生伞13具,经空军试用认可,即转入批生产,为米格-15战斗机配套使用,这是新中国最早问世的救生伞,也是中国天空使用的第一批由中国人自己制造的救生伞。至此,新中国的空降空投事业走上了一条自力更生、自我发展的道路。到1958年,宏光机械厂先后试制成功8型救生伞。1959年,宏光机械厂郭瑞泉同志克服高原恶劣气候,艰苦跋涉,冒着生命危险,深入西藏地区试验,研制成功适应青藏高原的救生伞2型救生伞。

1954年东安发动机厂设计人员工作场面。

20世纪50年代初在废墟上建起的洪都机械厂全貌。

图片 10

1954年的第320厂试飞站。

20世纪50年代东安发动机厂的大门。

1954年7月,新中国自己制造的第一架飞机雅克-18首飞成功。

图片 11

1954年8月1日新中国生产的第一架飞机雅克-18首飞。毛主席亲笔签署嘉勉信。

1951年建设中的哈尔滨飞机厂20号厂房。

1952年洪都机械厂4分厂召开三结合质量分析会。

图片 12

航空工业洪都:

建设中的哈尔滨飞机厂18号工房。

1951年4月23日,新成立的航空工业局正式通知南京22厂迁到南昌原国民党第二飞机制造厂旧址,洪都机械厂就在这里诞生。

图片 13

1951年5月17日,建厂委员会正式成立,江西省委对中央决定在南昌建立飞机工厂十分重视,全力支持建厂,要人给人、要物给物。

哈尔滨飞机厂已经建成并投入使用的13号厂房机加车间。

1951年,南昌市也正处在经济恢复和市政建设时期,在基建材料短缺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尽量满足洪都机械厂的建厂需求,调拨好的建筑材料满足工厂建设。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到1952年底,铁路、跑道、机棚、宿舍等相关工程陆续完成,一座初具规模的航空工厂诞生了,为承担飞机修理任务创造了有利条件。

图片 14

1954年10月毛主席给南方动力机械厂嘉勉信的影印件。

建厂初期的“四大建筑”俱乐部

1954年第一台航空发动机试制成功庆祝大会盛况。

图片 15

20世纪50年代,南方动力机械厂技术人员在苏联专家指导下进行故障检验。

食堂

中国航发南方动力:

图片 16

1951年11月的一天,徐州第三兵工厂的干部职工突然接到上级派遣他们到株洲建设新厂的命令,要求3天后出发,职工和家属先行,设备随后。

医院

抵达目的地后,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满目苍凉。晚上,一百多人住进工房,工房的地上只铺了些稻草,大家就一个挨一个地睡在地上。带家属的则住进了用篾片和泥巴糊的简陋房子里,几家合住一间房,中间用床单隔开。其他生活条件更是无从谈起,吃饭没食堂,如厕没茅房。喝的是塘里的泥巴水,走的是稀烂的泥浆路。从此,几百人就在这块土地上扎下了根,开始了南方动力机械厂艰难的创业历程。

图片 17

1951年5月1日,太原民航机械修理厂开厂庆祝大会。

办公大楼

20世纪50年代山西省召开两航起义人员颁证大会。

中国航发东安、航空工业哈飞:

1951年太原民航机械厂建厂初期员工们正在奋力搬运设备,图中身着CNAC(中国航空公司)工作服的是两航起义人员。

新中国航空工业最早建设的六大重点工厂,大都是在解放前遗留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东安发动机厂和哈尔滨飞机厂地处哈尔滨平房区, 建厂初期一片荒凉,到处是断壁残垣, 荆棘丛生。

航空工业太航:

为了建厂需要,首批军工战士挽起裤腿,脱掉鞋袜清理地面、平整地基,然后用草帘遮挡门窗,在水泥地面上铺上木板杂草席地而睡。冬夜, 零下30℃左右,墙壁挂着厚厚的冰霜, 脸盆里的水都结成了冰坨。就是在这种艰苦条件下,航空工业的创业者们齐心协力,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建立起东安发动机厂和哈尔滨飞机厂两座现代化的航空工厂。根据航空工业五年发展纲要的精神,1953年哈飞的基本建设以改建和部分新建为中心全面展开。1953年至1955年的3年中,投入的主要改建项目52项、新建生产项目7项。

1951年4月,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颁发了《关于航空工业建设的决定》,并批准成立航空工业局。随着我国航空工业建设的发展,1952年太原民航机械修理厂划归航空工业局领导,之后发展成为航空仪表厂,为航空工业辅机产品的生产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图片 18

1951年5月1日,太原民航机械修理厂举行了开厂典礼。在开厂典礼上,厂长华凤翔勉励大家发扬建厂精神,加强政治和技术学习,不但要修理,还要研究制造。1952年后,民航局根据中央指示进行整编,太原民航机械修理厂的全部人员、设备、厂房设施等移交给航空工业局,成为中国早期发展航空制造业的工厂之一。

修复的“上海解放号”C-46运输机。

太原航空仪表厂位于太原市南门外,厂房是在旧兵营和一个火柴厂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1954年航空工业局决定由太原航空仪表厂试制飞机的空速管和磁罗盘。当时厂里有60多台陈旧设备,缺少测试设备和精密机床,但工厂从领导到职工深感责任重大,决心在破旧的马棚里造出我国第一个航空仪表。经过不断努力,终于在11月18日试制出空速管,经检测达到合格要求。11月底装配完成磁罗盘,之后,又相继试制成功了一大批航空机械仪表和电动仪表。大量新仪表的试制成功,使我国航空仪表在困难条件下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开国大典

平原机器厂从1953年起转入航空产品的生产

19 4 9年1 0月1日,在古老的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共和国的建立者们仰首举目,注视人民空军17架飞机以整齐威武的队形飞过天安门上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在9架P-51“野马”战斗机之后,顺次是2架“蚊”式轻型轰炸机、3架C-46运输机、1架L-5联络机和2架PT-19教练机。

20世纪60年代平原机器厂大门。

在1949年,能挑选出17架状况较好的战机,组成了这支阅兵飞行中队实属不易。但因为数量还是不够,周恩来总理想到了让飞行速度较快的9架P-51型“野马”战斗机飞两次的方法,才解决了这一难题。可以看到,我们新中国初建时的状况真是百废待兴。

航空工业新航:

在编队中,刚刚修复的C-46运输机,——“上海解放号”是在开国大典前不久刚刚修复的,参与修理飞机的同志后来大多成为不久后组建的空军21厂的骨干力量。

为了适应工厂发展的需要,平原机器厂在一个旧冰厂的厂区开始建设。旧厂区的东北角有原工厂遗留下来的31间简陋平房,根本满足不了工厂的生产需要。在厂领导的带领下,干部、职工边生产边建设。在资金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为了解决建筑材料问题,平原省人民政府指示,将全省境内的敌伪炮楼一律划归平原机器厂。工厂一方面派人四处拆炮楼、挖钢筋、运砖瓦,另一方面派人到乡下收购木材。工人们借住在当时的新乡面粉厂20多间小土房里,打通铺睡觉,硬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建起了2幢厂房。

图片 19

1949年12月到1953年11月,工厂主要是生产民用机械步梨和木架水车。

20世纪50年代初建成的240平方米的恒温实验室。

1953年11月18日,第二机械工业部航空工业局下达命令接收平原机器厂为中央直属国营航空企业,工厂划归航空工业局,厂名仍为国营平原机器厂。工厂主要生产液压、冷气系统开关、阀门等航空附件,这是工厂生产性质上的又一次大的转变,从此翻开了军工生产的新篇章。1954年初,平原机器厂接受了航空工业局下达的为米格-15、雅克-18等飞机配套的9项新品试制任务,迈出了转入飞机附件生产的第一步。此后又先后接受了米格-17、安-2、米-4等飞机附件的其他试制项目,成为我国最早的航空机载设备生产厂家之一。

图片 20

飞机附件制造厂办公大楼全景。

20世纪50年代用于测量枪、 炮口径以及枪弹、炮弹等尺寸的标准样板。

航空工业庆安:

航空工业计量所:

飞机附件制造厂创建于1955年10月15日,是我国一五时期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之一。这是一家专门生产飞机附件的工厂,坐落于古城西安丝绸之路群雕的起点。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从一开始,就赋予了它丰厚的历史文化内涵,确立了它在祖国航空工业领域里不可或缺的地位。1955年10月15日,工厂召开了隆重的开工大会,建厂工程正式动工。来自全国各地、大江南北的青年志士,积极投身于建厂劳动,他们与日月星辰为伴,以艰苦劳累为荣,在著名的丝绸之路的起点建起了一座宏伟的飞机附件生产工厂。1957年经国家验收委员会全面考察,建厂工程质量全部合格,从此转入飞机附件的生产。1957年11月,工厂更名为庆安机器厂。从此,全厂上下同心同德,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一批又一批优质附件装上飞机,飞上祖国的蓝天。

1951年5月, 兵工总局成立, 为在长度计量方面统一兵工生产几何尺寸,解决炮与弹不合膛、炸膛和近弹等问题,决定筹建第四研究所,下辖精密机械加工车间和一个精密测量室,专门从事枪、炮口径量规和枪弹、炮弹尺寸样板的制造和测量工作,利用高精度的校准样板来统一军工产品的量值。

1956年10月黎明发动机厂新建成的厂房。

1952年2月,重工业部兵工总局在第四研究所筹建精密机械加工车间和精密测量室(航空工业计量所的前身),专门从事枪、炮弹口径量规和枪、炮弹尺寸样板的制造和测量工作,利用高精度的校准样板来统一军工产品的量值。国防计量由此起源。

114功勋机床试制涡喷5发动机时立下汗马功劳的功勋磨床。

精密测量室和精密机械加工车间筹建初期,条件相当艰苦。当时,第四研究所选址在北京市郊冷泉西侧的荒山坡上,那里荆棘丛生,蓬蒿遍野, 是名副其实的山沟沟。住草房,睡火炕,吃井水,条件虽然艰苦,但全体筹建人员却精神饱满,奋发图强,为早日建成精测室,为统一兵工产品的尺寸而出力流汗。从1952年到1953年,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终于建成了一所初具规模的研究机构,不仅拥有一定的研究设计力量和可供科研的实验室和试验厂房,而且具备240米2的恒温实验室;中航工业计量所是国防计量测试技术研究的机构之一,它的前身是专门从事兵器研究的第四研究所。

中国航发黎明:

图片 21

1954年3月31日,我国第一座航空喷气发动机制造厂在沈阳市东塔脚下诞生。那是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第二年,抗美援朝战争刚刚结束,国民经济百废待举。为了建立强大的国防工业,国家将黎明发动机厂的建设列为156项重点建设项目之一。

1951年建厂初期正在修复破旧的机场。

当时中央军委决定要在1957年国庆节前造出飞机,因此发动机必须赶在飞机总装之前试制成功,留给建厂基建工程的施工时间只有半年多一点,大大增加了基建工程的艰巨性和紧迫性。

图片 22

1954年初,沈阳的气温还在零下,但工地上热火朝天、灯火通明,地下、地上、空中交叉作业,夜以继日,施工紧张有序地进行着。国家在基建工程中优先保证了物资供应,省市调配了最强的施工队伍,平均每月进场的建筑工人有5000多人,而且平均技术等级都在5级以上。施工机械化程度也很高,采取了防寒防雨措施保证常年施工。3.4万平方米的机械加工厂房和2.04万平方米的冲压焊接厂房分别只用101天和66天就完成了土建工程,这种惊人的速度不仅极大地鼓舞激励了职工们,增强了他们的信心。

技术人员在设计图样。

1956年10月,基建工程按国家计划提前1年零3个月完成。1956年11月26日,国家验收委员会对建设工程进行了验收,各项工程都被评为优质工程。第二机械工业部和航空工业局称黎明发动机厂基建工程这一仗为沈阳大会战。

图片 23

就是在这块沃土上,黎明发动机厂广大职工建设起亚洲第一座最大的航空喷气发动机制造厂;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航空涡轮喷气发动机;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地对地导弹液体火箭发动机;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原子弹半球和四层球装置;成功制造出我国第一台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燃气轮机和昆仑航空发动机,为我国航空工业和国防建设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1951年热火朝天的基建现场。

图片 24

1952年沈阳飞机厂70号厂房内总装的米格-15机群。

航空工业沈飞:

从1951年7月至1952年初,沈阳飞机厂先后从华东地区、部队、铁道部以及航空工业局所属企业调来大批干部和工人, 初步解决了人力不足的问题。这些从四面八方来的职工,住在条件极差的旧平房和临时工棚里,遇到雨天,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生活非常艰苦。工厂领导研究决定,第一期修建工程, 首先是抢修旧宿舍和部分厂房,解决水、电、路三通问题,为安排好职工生活和迅速修理飞机创造基本的条件。为此,除组织一部分对机床设备较熟悉、技术水平较高的技术员、老工人负责抢修急需的和损坏较轻的飞机外, 其余大部分人员都投入到第一期修建工程中。

1951年工厂修复工作开始,在建筑工地上工人们清理现场垃圾、拆除被破坏的生产线、清理遗留的炸弹、修复机场。到1952年工厂修复任务基本完成。

随着抗美援朝的进行,空军飞机的修理量和需要更换的零件种类、数量相应增加。重工业部及航空工业局领导指示:“工厂要加强配件制造能力, 以适应修理需要。”这一指示不仅对工厂完成修理任务有重要作用,而且对从修理过渡到制造具有深远的意义。

经过努力,找出了焊接质量不好的原因,克服了工装、夹具短缺等困难,终于在1952年4月25日试制成功, 完成了我国自己制造的第一个飞机起落架,为飞机从修理走向制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从1952年末到1953年初,沈阳飞机厂开始按照飞机厂的需要建立机构和车间,1953年随着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全面执行,工厂的基本建设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图片 25

20世纪50年代天津航空机电公司的厂房。

图片 26

1953年科技人员和工人在艰苦的环境中坚持科研与生产。

航空工业津电:

1953年2月,重工业部电信工业局将中央电器材料第一制造厂划归第一机械工业部电器工业局领导。1953年7月,航空工业局对中央电器材料第一制造厂进行了考察,认为该厂生产电机时间较长,专业对口,有一定生产军工电机的经验和较强的技术力量, 于1953年9月宣布接收,并将其改造成为航空电气工厂,从此,我国第一个航空电气工厂——天津航空机电公司诞生了。在随后的几十年中,该厂为我国航空工业的发展壮大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图片 27

勘测处办公地旧址。

图片 28

老办公地点——观音寺街。

航空工业勘察院:

1952年4月,重工业部兵工总局成立勘测处,组建了最早的测量队和工程地质队,人员有来自东北兵工局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和长春、沈阳培训的学生,有陕西西安建厂筹建处接收的一批技工以及湖南中湘技术学校的学员。1953年4月,第二机械工业部成立勘测处,办公地点在北京东交民巷。1953年10月勘测处迁至前门外观音寺15号,地质队设在东四十一条的何家口,实验室在北新十二条门楼胡同,主要是为各兵工企业提供工程地质勘测,以及勘测、开辟水源。从此,一支国防建设的先头兵诞生了,他们在沙漠戈壁留下了坚实足迹,在崇山峻岭镌刻了奋斗历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