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历史专区 >
亡羊补牢,大理修公路拆毁唐代城墙

图片 1

图片 2

8月26日,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政府就大理市国道214线涉及龙首关城墙遗址走向方案举行听证会,由文物保护部门、交通部门、法律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及当地村民等组成的19名社会各界代表参加了听证会。此前一天,19名代表到龙首关进行了实地考察,以对龙首关有更全面的了解。

图片 3

云南大理州委书记刘明反思古城墙“龙首关”被毁事件

龙首关城墙遗址旁立起了保护牌

国道214线大理上关至北五里桥公路是在214国道的原有路基上进行改扩建,全长31.85公里。这条公路是云南通往西藏和东南亚各国的重要通道,是滇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动脉”之一。但在项目施工过程中,公路建设部门及施工方依法办事意识淡薄,工作急于求成,未经文物主管部门同意擅自施工,在龙首关遗址的南、北城墙分别开挖了6米、8米的施工便道,造成龙首关南北两道城墙夯土墙体损坏约30米,对局部遗址造成一定损坏。

龙首关目前仅剩的碉楼。

文化遗产保护也是政绩

昆明信息港5月18日报道 “龙首关遗址被损坏事件,是一起违法事件;相关责任主体都已受到法律和政纪的责任追究;市委、市政府已向州委、州政府写出书面检查;原分管副市长聂庆已被免去副市长职务,按照干管权限正在接受处理。”本报曾详细报道的《大理修公路拆毁唐代古城墙》一事有了新进展:昨日,大理白族自治州召开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会议,通报了214国道扩建过程中龙首关遗址遭到损坏一事的行政处理结果。大理市市长马忠华在会上代表大理市委、市政府就龙首关遗址被损坏一事公开致歉,并接受记者采访。

今年4月,本报刊发报道《云南大理为修公路拆毁唐代古城墙》,在全国引起了极大反响。大理州、市两级党委政府迅速介入,叫停了工程,对事故原因进行深入调查,并对相关单位和领导干部给予了行政处罚和行政处分。在总结反思的基础上,大理市委、市政府对龙首关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并召开村民、村组会议,就公路选线、龙首关城墙遗址修复和龙首城文化遗址公园建设方案征求当地群众意见。

图片 4

6月28日,记者来到云南大理古城墙“龙首关”,因扩建国道214线被挖断的南城墙、西城墙的缺口赫然在目,城墙下是考古发掘现场。这一段的道路施工工程已经停止,四周一片宁静,远处偶尔有施工的卡车开过。爬上“龙首关”城墙极目远眺,蓝天白云下,是蓝色的洱海、绿色的田园和白色民居。

毁坏原因

经专家论证,大理市对国道214线龙首关段路线走向提出了5个方案。由于这5个方案各有利弊,听证会上,不同声音、不同观点发生了激烈交锋。

龙首关城墙被挖了一个大缺口,文物部门正在进行抢救性发掘。本报记者 王俊秀摄

4月19日本报报道《云南大理为修公路拆毁唐代古城墙》,使鲜为人知的大理州级文物保护单位“龙首关”声名鹊起,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大理州、市两级党委政府迅速介入,叫停了工程,对事故原因进行深入调查,并对此次文物损坏事件进行了处理(见本报5月19日《云南大理通报“毁城墙”事件处理结果市长公开道歉》)。目前,大理市委、市政府痛定思痛,将建设龙首关遗址公园,并让当地群众受惠于遗产保护。

文物保护法律意识淡薄

任何方案都是亡羊补牢

云南大理是我国历史文化名城,唐代南诏国和宋代大理国均建都于此。南诏国统一了大理地区后,在洱海的入水口和出水口分别建立了两座关隘,称为“上关”和“下关”,也叫龙首关和龙尾关,现均为大理白族自治州级重点保护文物。然而,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在大理采访时发现,正在扩建的公路,使龙首关变得面目全非,仅剩的几段城墙也危在旦夕。

就在“龙首关”被毁事件曝光前的一个月,即3月19日下午,大理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巍宝山乡大箐村委会后新村箐内发生火灾,由于火势过大,致使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斗姥阁部分建筑烧毁。大理州委、州政府责成巍山县对相关责任单位和15名责任人进行了问责。对于这次事故,随后来此考察的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严肃地指出:“这不是天灾,而要看作是一种人祸。”

通报中说,国道214线上关至北五里桥公路在施工过程中,公路建设部门及施工方未认真采纳文物部门在调勘评估报告中提出的调整线路的意见,未报经文物主管部门同意,即擅自施工,在南、北城墙分别开挖了6米、8米的施工便道,穿越州级文物保护单位龙首关遗址,造成龙首关南北两道城墙夯土墙体损坏约30米,对龙首关古城局部遗址造成一定损坏。

记者了解到,第一方案属于控制修复方案,龙首关段路基宽度由50米渐变为24米,路线基本结合地形布设。该方案在南北城墙遗址的开口处,结合碉楼建筑形式或民族建筑风格新建双拱式城门楼,能最大限度满足路线设计规范要求,又能最低程度地对城墙产生破坏。这一方案的优点是与路网布局协调,路线平纵指标均衡,工程量最小,不产生废止工程,并充分利用既成事实的城墙缺口进行控制性修复,带动或加快遗址旅游景区开发。并且,已完成考古挖掘工作,获取了大量历史文化信息。该方案对内城影响面积比原设计减少9129平方米,能在最大限度内保持古城墙遗址文物的完整性。

风雨沧桑龙首关

“龙首关”被毁、斗姥阁被烧、大理“情人湖”被填,一系列事件,使大理在短期内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然而,在中国青年报“太姥山·2010中国青年喜爱的旅游目的地”推介活动中,截至7月1日,在旅游城市排行榜上,大理名列第六,而大理市的剑川县则名列第三。大理的文化魅力,使她仍然成为不少人最向往和喜爱的旅游目的地。

国道214线上关至北五里桥公路项目部擅自在龙首关遗址保护范围内施工的行为,违反了《文物保护法》有关规定。去年7月18日,大理州文化主管部门下达书面停工通知至今,工程建设指挥部按要求对遗址内的施工进行了停工。去年7月,大理市交通局委托大理州文物管理所开展考古发掘,完成了龙首关外城墙的发掘。今年3月,大理州文管部门委托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龙首关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工作预计今年6月初结束。

从事文物保护30多年的大理州博物馆原馆长谢道辛说,龙首关是苍山连接洱海最特别的地区,这也是古代为何修建防御工事的原因。上关村是洪武年间明朝在此戍兵后建起的村子,已有600多年历史,该村现有9个姓氏,保存着一些老家谱,它与龙首关的遗址形成了一个非常难得的非物质文化和物质文化遗产的组合。考古发掘初步发现,越往西,龙首关的考古价值越大。被挖开的这段,明代城墙要多一些,现在的工作只是亡羊补牢。“龙首关的走向是从西到东,214国道的走向是从南到北,不管选择哪条路线,它都要经过龙首关。‘两害相权择其轻’,按照文物保护最大、最小干预的原则,我认为选择第一个方案妥当一些。”他说。

龙首关西靠苍山云弄峰,东临洱海,始建于南诏皮罗阁时期,即唐开元二十六年,距今有1300多年的历史,后历代均有修缮,是研究南诏以来大理地区政治、军事、历史的重要实物证据。

大理一直是云南省的文化大州,被誉为“亚洲文化十字路口的古都”、“多元文化与自然和谐共荣的精神家园”。剑川海门口文化遗址入选了2008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会上通报了龙首关遗址遭受损坏的主要原因:一是公路建设部门及施工单位的文物保护法律意识淡薄,未从继承和巩固大理历史文化名城的高度出发,对文物保护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认识不足,未能正确处理好公路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关系,忽视人民群众保护文物的意愿,与文物管理部门的沟通联系不足,未认真采纳文物部门的意见,在工程建设过程中出现问题未能及时报告、统筹协调处理、自觉接受监督。二是文物主管部门监管不力,未建立全过程跟踪检查督促机制,在龙首关遗址文物保护单位安全受到威胁时,未能采取强有力措施及时制止违法行为。三是大理市委、市政府主动汇报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不及时。

来自大理学院的教师胡椿与谢道辛观点不同,他认为第一个方案对内城破坏太大。在开挖城门24米的情况下,还要在内城开挖13米多深,几十米长的大明槽,把内城拦腰斩断,将造成更大的破坏。尽管要修城门,但是已经不是古城原貌。

作为大理的北部屏障,龙首城以其锁山控海、易守难攻的特点,成为古来兵家必争之地。传说元世祖忽必烈南征时,所到必克,但在龙首关遭到了大理国将士的顽强反抗。久攻不下,忽必烈只好将主力转移到苍山背后,越过苍山天险,最终才攻下大理。龙首关于大理国的军事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大理古城在科学规划,改造提升后,保护和恢复了文庙、武庙、考试院、教堂、古院落及兵马大元帅府等重要的历史文化遗迹;引入市场化机制,投入2.3亿元恢复重建的建筑面积达2万多平方米的崇圣寺,再现了南诏大理国时期的“灵鹫山圣地,妙香国佛都”的胜境。巍宝山道观建筑群也得到保护性恢复建设,彰显了南诏文化和道教文化的特色。大理还与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合作,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打造了剑川寺登街。现该项目已被世界纪念性建筑遗产基金会公布为“世界濒危建筑遗产”。

处理结果

“这个方案是‘将错就错’,适当修改的做法会给人‘知错不改’的印象。”他说,第一方案中说可以缩短工期,降低投资成本,其实也不一定。因为要建两道城门,需要花钱、花时间,要对穿越内城深挖13米的这一段进一步考古,而古城遗址核心地段又不能用挖掘机挖,还要防治泥石流等灾害,这样一来,不一定能缩短工期、少花钱,“这不一定是最佳方案。”

古龙首关城约两平方公里,四周有5道城墙,5道城门,有各种军事设施,明清时期增设5座中式建筑的碉楼。在北城墙中部的北城门上,曾经书写着“龙首关”3个大字。城门径深10多米,这里以前是从北部进出大理的惟一通道,也是着名的茶马古道。

“文化一直是大理最重要的核心竞争优势,文化遗产是大理发展的重要动力和资本。”大理州委书记刘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对祖先留下的遗产已经越来越关注。怎样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施工单位被罚款20万元

胡椿更认同第二个方案,往西绕过内城,从西城墙原有的36米多缺口通过,宽12米。“这个方案对古城遗址破坏相对较小,工程投资不大,不会影响工期。这个方案有明显的优点,但是也有不足。所以,我认为只要稍微修改一下,往西绕行,对古城遗址的破坏就小了。

龙首关现存遗址,北城墙全长600米,最高处17米,底宽15米。距北城墙约700米的南城墙长900米,高12米,底宽18米。整个城的砖石等建筑物,毁于解放前后,其城基夯土部分保存完好,在各现存古城中亦属罕见。1988年,龙首关被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列为州级文物保护单位。

刘明说,“龙首关”被毁等事件暴露出部分领导对“文化遗产保护也是政绩”的认识不足,对文化遗产的价值认识不足。“破旧立新”成为一些地方开发建设的导向。毁真古董,建假古董,开发代替了保护,一些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已经名存实亡。

会上还通报了对此次文物损坏事件的处理结果:5月12日,大理市召开市委常委会和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决定,对施工单位山东通达路桥工程有限公司的违法行为给予20万元的处罚;对相关责任人分别给予处分,给予市交通局局长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市交通局党委书记党内警告、行政记过处分,给予市文化局局长行政记过处分,责成市交通局和市文化局领导班子写出深刻的书面检查,并在全市通报。大理市委、市人民政府专题向大理州委、州人民政府作出了《关于国道214大理市上关至北五里桥公路工程建设涉及损坏龙首城遗址问题的检查》的书面检讨。同时,将对大理市政府分管领导按干管权限及有关规定给予处分。

全长31.85公里。这条公路是云南通往西藏和东南亚各国的重要通道,是滇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动脉”之一。但在项目施工过程中,公路建设部门及施工方依法办事意识淡薄,工作急于求成,未经文物主管部门同意擅自施工,在龙首关遗址的南、北城墙分别开挖了6米、8米的施工便道,造成龙首关南北两道城墙夯土墙体损坏约30米,对局部遗址造成一定损坏。

“忽必烈未能破”的古城墙被拆

反思“龙首关”被毁事件的发生,刘明认为这与规划不清、定位不明的保护方式有很大关系。文化遗产的保护目前还基本停留在单点保护的阶段上,认为保护文化遗产就是打个围墙,立个护碑,就算达到目的了。由于缺乏有效的规划,导致部分文化遗产的保护范围越来越小。有的由于缺乏投入,已经破败不堪、杂草丛生,在凄风冷雨中渐渐被人遗忘。“‘佛图寺塔’被村庄蚕食,‘大唐天宝战士冢’被城市包围,古城墙迷失在荆棘中。‘龙首关’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受到了破坏。”他说,“这起事件也说明,对文物和文化遗产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划定位,当建设发展与文物保护发生矛盾时,破坏和损毁就难以避免。”

整改意见

今年4月,本报刊发报道《云南大理为修公路拆毁唐代古城墙》,在全国引起了极大反响。大理州、市两级党委政府迅速介入,叫停了工程,对事故原因进行深入调查,并对相关单位和领导干部给予了行政处罚和行政处分。在总结反思的基础上,大理市委、市政府对龙首关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并召开村民、村组会议,就公路选线、龙首关城墙遗址修复和龙首城文化遗址公园建设方案征求当地群众意见。

2007年,大理市委、市政府决定扩建国道214线上关至北五里桥段。在勘察路线时,文化部门提出在尽最大努力保持城墙完整性的前提下,公路走向最好选择在南城墙缺口处,且与西城墙保持50米的安全距离。当地村民也赞成这一方案,认为公路从此通行,对古城遗址破坏较小。

尽管大理州文化遗产内容丰富、数量众多,但由于缺乏科学系统的保护规划,仍处于被动保护、单一保护和静态保护的状态,一些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与经济社会发展不同步,特别是在文化遗存相对丰富的少数民族地区和农村,民族和区域文化特色正迅速消失,许多传统技能和民间艺术后继乏人,濒临灭绝。一些文物基础设施简陋,保存条件差,自然损毁严重,由于经费紧缺、投入不足,大量文物维修任务难以完成。运用文字、录音、录像、数字化多媒体等方式对文化遗产进行记录、整理和展示的水平不高。大理州许多文化遗产极具文化和科学价值,拥有知识产权和品牌效应,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发展空间,但是目前由于缺乏科学利用的机制,重申报、轻管理,重保护、轻利用,一大批文化遗产的价值没有得到充分挖掘,大量的文化遗产资源没有转化为旅游和人文教育资源。

方案未定不准动工

经专家论证,大理市对国道214线龙首关段路线走向提出了5个方案。由于这5个方案各有利弊,听证会上,不同声音、不同观点发生了激烈交锋。

然而,开始施工后,村民们惊讶地发现,南城墙、西城墙陆续被挖了一个大缺口,卡车轰隆隆地开了过来,进行打桩建基。这时他们才知道,最后出台的施工方案,竟是横切龙首关南、西、北三道城墙的路线。这样,新建的公路将穿古城而过,龙首关遗址将被严重破坏。目前,龙首关遗址南城墙、西城墙、两道北城墙已不同程度遭到破坏,破坏面积达12350平方米。

针对这些问题,目前,大理州委、州政府已要求各县市政府必须将文化遗产保护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安排专项资金,从今年起,州级财政的文化遗产保护经费,每年按20%的幅度增加投入,各县市参照州级标准安排财政预算。此外,还将多渠道筹措文化遗产保护经费,要在文化遗产合理开发利用中,将一定比例的经济收入转移成文化遗产保护经费,确保文化遗产保护经费落到实处,为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提供必要的经费保障。

“我们将加强与省、州文物管理部门的协调联系,全力配合考古部门做好龙首关遗址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工程建设指挥部、市交通局、市文化局将委托和组织专家对龙首关遗址保护以及公路建设的路线走向进行评估,科学合理确定公路建设和文物保护方案,完善工程变更设计、走向方案报批等手续。在最终方案未确定之前,不得擅自对公路涉及龙首关遗址路段进行施工。并科学制定南北城楼恢复建设方案,实现历史文化保护与开发建设协调发展。在遗址保护范围便捷设置文物保护界桩标志,让群众自觉减少在保护区范围内的生产及各种人为活动。”马忠华在汇报整改情况时说。

任何方案都是亡羊补牢

这样的结果,让世代居住于此的上关村民们难以接受。“龙首关、龙尾关是不可分割的,龙首关被破坏了,大理的历史就不完整了。我们大多是原来龙首关守城戍边的将士后裔,看到这样一个具有千年历史的古城就要毁于一旦,真是感到惋惜呀!”上关村村长沈康生扼腕叹息道。

刘明说,在今后的工作中,将一如既往地执行重大建设项目审批、核准和备案制度。凡涉及文物保护事项的基本建设项目,必须在项目批准前征求相关部门意见,在进行必要的考古勘探、发掘并落实文物的保护措施以后方可实施,从源头上遏制对文化遗产造成破坏的乱建设、乱开发行为,防止擅自改变文物保护管理体制和不合理开发造成破坏文物的事件发生。

作为刚刚上任73天的大理市市长,马忠华说:“龙首关位于大理著名四景之一的上关花所在地,一头连着苍山,一头接着洱海,是对魅力大理最好的实物注解。龙首古城的城墙,南诏时期修筑,宋、元、明、清都有加筑。我们正在考虑,依托改线后的214国道,建立龙首关遗址文化园区,对龙首关遗址进行合理开发利用,让其更放异彩。”

记者了解到,第一方案属于控制修复方案,龙首关段路基宽度由50米渐变为24米,路线基本结合地形布设。该方案在南北城墙遗址的开口处,结合碉楼建筑形式或民族建筑风格新建双拱式城门楼,能最大限度满足路线设计规范要求,又能最低程度地对城墙产生破坏。这一方案的优点是与路网布局协调,路线平纵指标均衡,工程量最小,不产生废止工程,并充分利用既成事实的城墙缺口进行控制性修复,带动或加快遗址旅游景区开发。并且,已完成考古挖掘工作,获取了大量历史文化信息。该方案对内城影响面积比原设计减少9129平方米,能在最大限度内保持古城墙遗址文物的完整性。

沈康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龙首关被定为州级文物保护单位时,因为是不可移动文物,文物部门委托上关村对其进行保护。这些年来,村民们都很珍惜这些古城墙。“我们曾经走过弯路,以前大家不知道它的价值,盖房时没砖了,就过去搬几块,还在城墙上开荒种庄稼。不知者不为怪,自从定为文物保护单位以后,大家都很自觉地保护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东西。”

“文化遗产保护,短期看它既不创造价值,有时还碍手碍脚。在一些人看来,为官一任,建几幢高楼大厦,修几条大街,轰轰烈烈地干几个大项目总比守着这些饱经沧桑的老古董要辉煌得多。”刘明说,“但文化遗产保护也是政绩。保留和继承历史文化,需要领导者的远见卓识,需要有对历史和传统文化的高度责任感。我们已经留下了很多遗憾,如果对文化遗产的价值不进行再认识的话,我们还将留下更多遗憾。”

方案备选

从事文物保护30多年的大理州博物馆原馆长谢道辛说,龙首关是苍山连接洱海最特别的地区,这也是古代为何修建防御工事的原因。上关村是洪武年间明朝在此戍兵后建起的村子,已有600多年历史,该村现有9个姓氏,保存着一些老家谱,它与龙首关的遗址形成了一个非常难得的非物质文化和物质文化遗产的组合。考古发掘初步发现,越往西,龙首关的考古价值越大。被挖开的这段,明代城墙要多一些,现在的工作只是亡羊补牢。“龙首关的走向是从西到东,214国道的走向是从南到北,不管选择哪条路线,它都要经过龙首关。‘两害相权择其轻’,按照文物保护最大、最小干预的原则,我认为选择第一个方案妥当一些。”他说。

我国《文物保护法》第17条规定,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不得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者爆破、钻探、挖掘等作业。但是,因特殊情况需要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者爆破、钻探、挖掘等作业的,必须保证文物保护单位的安全,并经核定公布该文物保护单位的人民政府批准,在批准前应当征得上一级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同意。

国道214线走向

来自大理学院的教师胡椿与谢道辛观点不同,他认为第一个方案对内城破坏太大。在开挖城门24米的情况下,还要在内城开挖13米多深,几十米长的大明槽,把内城拦腰斩断,将造成更大的破坏。尽管要修城门,但是已经不是古城原貌。

村民们想不通,最后的道路施工方案竟然公然违反《文物保护法》,对古城遗址大肆破坏和野蛮施工。沈康生说,最后的施工方案,有关部门根本没有向村委会和村民们通报。

有人倾向挖隧道穿过龙首关

“这个方案是‘将错就错’,适当修改的做法会给人‘知错不改’的印象。”他说,第一方案中说可以缩短工期,降低投资成本,其实也不一定。因为要建两道城门,需要花钱、花时间,要对穿越内城深挖13米的这一段进一步考古,而古城遗址核心地段又不能用挖掘机挖,还要防治泥石流等灾害,这样一来,不一定能缩短工期、少花钱,“这不一定是最佳方案。”

村民告诉记者,修大丽公路时,已经破坏了东城墙,当时龙首关还未被定为州级文物保护单位,人们的认识有限,“但为何现在明知是文物,还要公然破坏呢?”

目前,云南省公路规划设计院为国道214线的走向设计了5种备选方案。包括从左侧或右侧绕开城墙修路,在已经打开的龙首关城墙处修建一个门坊,往地下打隧道穿过龙首关城墙,或者架高架桥从龙首关城墙上越过。大理市文管所所长王东说,下一步要请多方面专家来评估国道214线的走向,无论如何都要把古城墙措施降到最低。

胡椿更认同第二个方案,往西绕过内城,从西城墙原有的36米多缺口通过,宽12米。“这个方案对古城遗址破坏相对较小,工程投资不大,不会影响工期。这个方案有明显的优点,但是也有不足。所以,我认为只要稍微修改一下,往西绕行,对古城遗址的破坏就小了。

大理市交通局党委书记赵勇超的解释是,“这是没办法的事,怎么都绕不过去。道路要修,上面是苍山,下面是洱海,中间是村民住房,很难考虑周全,肯定要破坏一部分的。”

不过5个方案中,有人倾向挖隧道穿过龙首关城墙。“高架桥越过龙首关城墙是对景观的破坏。”“从两侧绕道,将涉及很多拆迁和其他问题。”考古研究员何金龙说:“从地下打一个隧道是最理想的,可以把对文物的损失降低到最低。”

在村民们看来,这样的施工方案将使龙首关遗址遭到严重破坏乃至消失,使大理的旅游事业失去一个极具历史、文化和旅游开发的亮点。大理是我国着名的风景文化旅游区,境内有“风、花、雪、月”四大奇景,其中的“上关花”,就在这座龙首关城。近些年来,不断有投资者到此考察,希望对龙首关进行修复,从而开发以古典名胜为特色的旅游。目前,这一计划随着龙首关的破坏而流产。

大理市交通局局长李国清认为,有条件打隧道是最好的,不过打隧道壁直接穿过城墙的工程要增加2亿元费用,这条宽50米、长250米的隧道将造价不菲。

村民代表胡学书告诉记者,除了破坏文物,在龙首关内的施工将采用爆破、钻井、挖掘等作业,会大大增加地质灾害发生的几率,危及上关村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作为上关村的地质灾害观察员,胡学书对此非常担心。他和沈康生等几名村民代表自去年以来,一直向有关部门反映,至今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另一值得注意的是,据大理市文管所所长王东介绍,根据文物法规定,之前的龙首关事件确实属于违法行为,况且设计发掘的文物遗迹,要让工程穿越它,必须经过国家文物局考古司的批准,换句话说,如果得不到国家批准,是不可能继续打通龙首关城墙的。另一个可以肯定的内容是,一旦公路必须穿过龙首关城墙,这条公路将穿越的还包括城墙后的另外3道城墙及一座城池,甚至更多。

施工方连破两道城墙

如今的国道214线停在了距离龙首关城墙5米外的地方,远方已经可以看出路的雏形和桥墩模样,在新的方案出来之前,工程不会继续。

据了解,建设项目立项时,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文化局于2008年5月22日下发文件,根据《文物保护法》以及《云南省建设工程文物保护规定》的有关规定,需对沿线进行文物调查、勘探,坚持以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对龙首关遗址进行文物保护评价并出具可行性报告书,方可进行施工建设。对改扩建公路工程沿线进行文物调查、勘探,由大理州文物管理所负责,大理市文化局配合。

专家声音

既然在项目实施之初,就有文物部门依法介入并提出意见,为何最后的道路施工方案竟是穿城而过呢?

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何金龙 “公路还要从龙首关过,我反对”

大理市文化局给村民们的答复是,国道214线上关至北五里桥段涉及龙首关遗址,市文化局多次与市交通部门进行实地勘察,提出在尽最大努力保持城墙完整性的前提下,公路走向最好选择在南校场城墙缺口处的意见,这一意见也被规划部门采纳。最后省文物局批准的通过龙首关城墙的位置,与市文化局、交通局在勘察时统一的意见是一致的。但2009年,公路建设工程开工时,“由于设计方设计的龙首城道路走向与省文化厅审批的线路衔接上出现了偏差,加上施工方与文化部门衔接沟通不及时”。

“如果还要让公路从龙首关城墙间通过,我肯定投反对票!”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何金龙大概比许多大理人都更了解龙首关城墙的价值。一段历史在他的讲述中重现出来:公元738年,蒙舍诏皮罗阁统一六诏,建立南诏国,建都太和城。为防御北方外族侵扰,筑龙口城派兵镇守。正是因为这道城墙,逼退敌军,使得城墙内的大理国能连年繁荣发展至今。虽然原龙口城规模宏大,有东西南北城墙及南北城门楼,现仅存南北城墙遗址。但仅存的这段城墙仍然是全云南省保存最完整的一座,而且在全国来说也不多见。

而工程指挥部的解释,则是“由于工期紧,工程任务重,施工过程中碰到道路走向偏高、涉及苍山保护等问题,施工方将路线往下移了100米,造成连破两道城墙的情况。”

为了这段遗迹,何金龙大有誓死捍卫的决心。2008年,考古研究所已经提出国道214线应该从城墙上一个历史形成的缺口上通过,而不能破坏城墙的意见。因为即便在当时还未详细考古的时候,这道古城墙与大理的历史渊源已经足以使其具有了保留价值。时到今日,他的态度仍然是:“路是肯定要修的,但对文物的破坏要降到最小,如果要穿墙而过,这座文物的完整性就不存在了。”

村民们告诉记者,这里苍山保护线标志位于半山腰位置,原设计公路路线位于山脚地带,海拔高度均在2200米以下,根本不存在触犯《大理市苍山保护管理条例》的问题,而且经过有关部门论证是可行的。交通部门的这种说法,是在为其违法行为开脱。

龙首关事件发生后,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利用被剖开的两个缺口开始对龙首关城墙进行抢救性的考古发掘。到昨天,除了本身就存在的龙首关城墙外,城墙北面还发掘了一座方形城池,在分割而成的20多个探方内,考古人员发现了墙基、铺设的地砖、引水管等大量城市遗迹。至今发掘出的最早的遗物是开元通宝及大量明清时期的砖瓦、陶器陶片和铜箭头等。再往北还有3道已经不太明显的古城墙,其中一道是民国时期的。再过一个多月,考古工作将完成,但龙首关古城墙的价值已经显而易见。

2009年6月,大理市文物管理所得知此情况后,及时向州文物管理所汇报,并会同州文物管理所赶到现场进行调查。州文化局两次下达停工通知,称云南省文物局对公路修建出具了专门的《考古评价书》,州文管所特请交通局工程师到现场,对此作了详细说明。但交通局不履行有关手续,擅自施工,严重违反了《文物保护法》第17条的规定。州文化局要求立即停止施工,保护现场,并主动与有关部门衔接,待省、州文物部门提出处理意见后,并由市文物局签发复工通知书后,方可复工,否则,将按有关法律规定予以处罚和追究责任。

村民讲述

但据村民介绍,工程从未因此暂停,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公路穿越龙首关

问及为何文物部门下发两次停工通知都未理会,交通局赵勇超书记轻声笑了一下说:“文物部门不就是要钱嘛!要我们出考古发掘的费用。谈不拢就下达停工通知。现在我们已经把钱打给他们了,所以他们也就不说什么了。”

“我们很反感”

赵勇超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展示了他们给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电汇凭证及该所为其开具的发票,费用是224万元。记者查阅了《文物保护法》,因进行基本建设和生产建设需要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所需费用由建设单位列入建设工程预算。

龙首关城墙现场,数十名当地的农民协助考古人员清理现场的渣土和垃圾。这些村民都是上关村的,与龙首关城墙的距离近到难以想象。

赵勇超强调,扩建的214国道是云南省公路网主骨架之一,是连接大理、丽江、迪庆等地的重要路段,也是云南西部通往西藏和东南亚各国的重要路段,项目建设是必要的。

“只有500米。”村民张志远说,和一些年轻的城里人相比,上关村人对龙首关城墙的感情可是非同一般。就在他五六岁时,龙首关城墙是他玩耍的一个重要地方,城墙上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座碉楼,几十个碉楼让城墙显得“漂亮得很”。如今,只有一座碉楼孤零零地在离现有城墙还有一段距离的马路边被保护起来。龙首关的风景自然也不如当年了。

2009年12月9日,国道214线上关至北五里桥指挥部给村民们的答复也强调说,“这是省政府重点项目之一,工程的建设对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落实中央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政策措施。改善公路基础设施,提高国道214线的通行能力,加快推进“6+1”滇西中心城市建设步伐,促进公路沿线人民群众的经济社会发展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不过,或许传承了这个村子里的历史。上关村人总对龙首关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保护意识。因为从1988年开始,大理市文管所就和这个离龙首关最近的村落签订了看护协议,由村里的老协里的老人来维护城墙,不让人取土撬石头,而且多少年来这一措施都非常有效,龙首关城墙被保护得很不错。所以,当国道214线突然改道穿墙而来的时候,“村里人都觉得非常反感”。

“我们支持国家重点工程建设,积极配合公路建设的工作,但我们实在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明明可以绕开,偏偏要穿城而过,以破坏龙首关遗址为代价?”沈康生说。

如何亡羊补牢

目前,城墙被破坏是无可挽回的事实。谁该为此违法行为负责?接下来又该如何补救呢?

2009年7月13日,大理州委副书记王桂芳组织召开了由州文化局、大理市人民政府、市文化局、214公路建设指挥部、市交通局及州、市文物管理部门专家和专业技术人员等参加的龙首关公路建设现场办公会。会议指出,由于衔接上的原因造成道路走向的改变,违反《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要求施工方向州文化局作出检查。与会的领导和专家就如何弥补造成的破坏进行了讨论,认为避免新开挖而对城墙造成二次破坏,原则同意了公路通过龙首城的线路补救措施,即公路穿过南北城墙部分采用双拱桥,券门南北外面上书“龙首关”,券门内侧南北书“史冠南疆”和“百二河山”,其拱桥设计要以原城墙轮廓走向保持一致。公路建成后,应在遗址上立碑说明古城的演变情况及历史意义。为避免在建设过程中对地下文物造成破坏,在原城墙及城内中心区必须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费用由市交通局承担。

这一处理结果让村民们很失望,没有任何人对破坏文物的行为负责,而有关部门对此的处理似乎也基本上默认了当前的事实。记者在现场看到,一边是考古人员在进行考古发掘,一边是公路建设仍在马不停蹄地进行。

村民们认为,按现行方案施工的最终结果,将是整个龙首关内城和四道城墙被毁,相关部门提出的保持整体风格不变,根本无从谈起,所谓的券拱门修复也完全没有意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写上"龙首关"几个大字,这就是龙首关了吗?”

村民们认为,实际上并不存在有关部门所说的“二次破坏”问题。“原设计方案是从原有的城墙缺口经过,且与西城墙保持50米的安全距离,较之目前对整个内城进行开挖的破坏来说,孰轻孰重,有关部门不会不知道。”他们对目前这一处理结果不满,按照原来的设计方案改线施工,才是亡羊补牢之举。

沈康生、胡学书等村民代表告诉记者,对上关村民而言,若此时不尽力将龙首关古城遗址保护下来,他们将“上无颜面对先祖,下无法对后人交代,成为永远的罪人”。

“我们也希望国道早日贯通,但这不能以违法行为牺牲我村的龙首关古城遗址为代价,更不能将我们置于泥石流的危险之中。”村民迫切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出台措施,纠正不合理的施工方案,并制定科学的保护措施,使龙首关古城发挥其应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