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历史专区 >
文化遗产保护应是一项全民参与的工作,燃起民众激情

再比如,2003年,陕西宝鸡眉县杨家村的农民发现了一组重要的青铜器,立刻报告了文物部门。当专家从土窖里面取出27件精美的西周青铜器时大吃一惊,因为件件都是国宝。农民保护文物的消息传开后,仅在当地,四年间又有11批农民把在生产时发现的珍贵文物上交国家。他们保护下来的数以百计的文物,充实了一个博物馆的馆藏。

单霁翔说,在这之后奇迹就发生了,就在这个地区,连续四年先后有11批农民在生产劳动中发现青铜器,并上交给国家,保护了将近500件青铜器。后来,首都博物馆召开了一个更大型的农民保护文物成果展。而且这个事件一直还在发酵,这个地区的农民发现文物还会上交给国家。农民保护了青铜器,他们感到非常高兴自豪。

目前的非遗保护,国际上通行的做法有两种。一是记忆,融入历史课程,用现代手段记忆下来。二是传承,鼓励传承,让文化遗产活态延续。传承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存立之本,人类许多鲜活的文化记忆由此生动流传。

中国民众对家乡故土的文化遗产,有着深厚的感情。汶川地震以后,羌族的同胞参与到了碉楼和村寨的抢救和修缮,藏族同胞参与了布达拉宫文物修缮的工程,云南的各族民众参与到乡土建筑、传统建造技艺的传承。

单霁翔说,200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后,“文化遗产保护”这一概念逐步替代之前“文物保护”的概念。相比较而言,文化遗产保护更注重“公众参与性”和“世代传承性”这两个理念。

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指出,文化遗产植根于特定的人文和自然环境,与民众有着天然的历史、文化和情感联系。当地民众积极投入到维护自己的文化遗产事业之中,倾心持久地参与守护,文化遗产将回归应有的尊严,享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具有强盛的生命力。而民众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深情相守之际,也是民众基本文化权益得以维护和实现之时。

核心观点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2003年1月19日,陕西宝鸡眉县杨家村,王宁贤等五位农民在劳动时发现27件青铜器,件件都是距今2900多年西周时期的“国宝级”文物,且件件都有铭文,为夏商周断代工程提供了很大帮助。当年3月,为表彰他们的贡献,政府把他们请到北京,并为“21世纪重大考古发现首展”剪彩。几位农民还去了巴黎和罗马,受到热烈欢迎。

传承民族记忆

文化遗产保护,不仅是各级政府、文物工作者的权利和职责,而且是广大民众的共同事业。只有当地民众自觉、倾心保护文化遗产,文化遗产才有尊严,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有强盛的生命力。

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12日在香港表示,注重公众参与性是当前国家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特点之一,应该把文化遗产保护作为一项全民共同参与的工作,而不是作为一项专业的、行业的、技术的、部门的工作。

8月在山西大同举行的国际剪纸艺术展,吸引了美国、德国、法国、英国、日本、新加坡等国以及港、澳、台地区的40多位剪纸艺术家参加, 300多件流光溢彩的剪纸艺术作品,辉映着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从纸上走入生活的身影。

当前中国城市化快速发展,文化遗产和城市文化特色保护处于最紧迫、最关键的历史阶段。要保护好遗产,重要的一点,是要强调其公众参与性。文化遗产保护,不仅是各级政府、文物工作者的权利和职责,而且是广大民众的共同事业。只有当地民众自觉、倾心保护文化遗产,文化遗产才有尊严,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有强盛的生命力。

单霁翔说,侗族小伙子从小就在桥上长大,听大人讲故

在快速推进的现代化进程中,每分钟都可能有一位老艺人、一门手艺或一首民歌消失,每秒钟都可能会有一座老房子被拆掉。社会飞速发展,“非遗”所依存的农耕文明的土壤逐渐削弱和消失,文化保护只有全体民众支持和参与,才能重新焕发生机。

在贵州黎平县侗族乡村,有一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风雨桥”。2004年7月20日,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无情地将风雨桥冲毁。当地500多名侗族群众自发地与洪水进行抗争,舍身跃入洪水中打捞,硬是从洪水中抢救回桥的大部分构件,使风雨桥最终得以修复。

“公众参与性,表明文化遗产保护不是政府的专利,也不是文物行政部门的专利,每一个人都有保护、监督和利用文化遗产的权利。”他说。单霁翔以图文并茂的方式,用两个鲜活生动的故事向数百位来自香港、美国、欧洲等地区的文物界人士,讲述公众参与对于中国内地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性。

近几年河北武强、湖北秭归等地民众自发守护文化遗产的故事,令人不胜感慨。年画、端午习俗等中国悠久灿烂的文化传统让他们心甘情愿自觉守候。贵州黎平县侗族风雨桥被洪水冲毁时,当地数百名群众自发跃入洪水中,拼死打捞风雨桥构件,三天三夜的奋争,从贵州打捞到广西,抢救回75%的构件,使风雨桥得以重建。风雨桥是侗族人生命中的桥,承载了无数人的悲欢离合,当地人参与保护的意识在此得到集中再现。

图片 1

以“保育与发展:是伙伴还是对手”为主题的国际文物保育研讨会当日在香港举行。单霁翔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只有当地民众倾心地、自觉地守护文化遗产,才能实现文化遗产应有的尊严。而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有强盛的生命力。”

政府高度重视

今天,我们已经从简单的点面保护,过渡到大型文化遗产和线性文化遗产的保护。比如大运河、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等等,都列入了文化遗产保护之列。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2004年7月20日,贵州黎平县地坪乡,罕见暴雨山洪最终把那座非常漂亮、非常值得骄傲的侗族花桥(又叫“风雨桥”)冲垮。而在桥倒塌之时,124名侗族小伙子跃入了洪水拼死打捞桥的构件。最终,村民们用了10多天时间把构件运回了地坪乡,28根大木一根不少,桥的构件73%找回,使这座桥得以重建。

政府的重视与民众的热情,凝成空前的统一指向,“非遗”保护由以往的单项保护,逐步走向整体、系统、全面保护阶段,走进历史最好时期。

文化遗产的创造、发展和传承,是一个历史的过程。作为当代人,我们并不能因为现实的优势而有权独享,甚至随意处置祖先留下的遗产。每一代人都有分享文化遗产的权利,也有承担遗产保护的责任。

非物质文化遗产被世人称为“人类不能消失的未来心跳”。非遗保护,不光是保存历史遗迹以满足人们对昔日文化的怀念,更是为了从物质和精神层面延续传统文化甚至生活本身。随着我国非遗保护力度不断加大,公众的参与意识日益增强,传统文化焕发出新的光彩,人类“未来心跳”变得更加有力。

这一切,也都离不开公众的积极参与。与此同时,我们的文化遗产工作,还必须尊重和维护民众与文化遗产之间的情感,保障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受益权,让遗产不断丰富民众的精神生活,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

我国一系列保护举措,强力推动了非遗的传承与发扬,不断满足着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戏曲演出、民俗节庆、手工制作,以及江南丝竹、侗族大歌、马街书会等,正成为人们文化生活的新景观,折射出人们对新生活的喜悦与期望。

一位学者指出,公众参与保护的程度从根本上决定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命运。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公众中呈现出旺盛的生命状态,是保护的最高境界。在我国,民众参与保护有着悠久传统,根基深厚,参与面越来越广。除了仍以文化工作者为主外,还有律师、实业家、教师、学生、记者、工人、农民、士兵等加入到保护行列之中,“非遗”保护成了一场全民参与的“文化运动”。人们与“非遗”的感情日显亲密。“文化遗产日”的设立,更显示了当代中国对自己文明的认识高度,“非遗”保护成为亿万民众的共同事业。

“非遗”保护,在我国有着十分鲜明的特点。首先是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党的十六大报告就特别强调,要“扶持对重要文化遗产和优秀民间艺术的保护工作”。同时,民众意识逐渐觉醒,文化自觉成为新景,推动我国“非遗”保护取得明显成效。先有“十套集成志书”问世,继而国务院发布《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2001年起,我国昆曲艺术、古琴艺术、新疆木卡姆艺术和蒙古族长调民歌连续入选联合国“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非遗”保护步入新的里程;2003年,我国启动“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2004年,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我国正式加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公约》;200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并设立“文化遗产日”。此外, 518项国家级名录公布,国家、省、市、县四级遗产名录体系建立,保护传承人,举办国际论坛等等,我国“非遗”保护有声有色,举世瞩目。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中指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目标,是通过全社会的努力,逐步建立起比较完备的、有中国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使我国珍贵、濒危并具有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有效保护,并得到传承和发扬。其最终目的,是让非物质文化遗产真正融入人们的生活。

非物质文化遗产,民众是保护者,也是享有者。一位文化界人士认为,“非遗”真正为社会公众所共享,成为公众情感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时,将在更大的空间、更广的范围有效保护和延续历史文脉,民众的基本文化权益得以维护和实现。

日前,继家喻户晓的白蛇传传说、梁祝传说等民间文学作品,富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嵊州吹打、舟山锣鼓等39项代表项目相继进入国家级“非遗”名录之后,浙江又建立了省、市、县三级“非遗”名录体系,从而使该省“非遗”保护项目达到2000多个。

民众的参与是最好的保护,这一理念也在世界范围内深入人心。当年印度政府准备开发撒巴瑞玛拉寺庙地区以“造福”一方时,工程区域内每一棵可能会被砍伐的树木都被当地人紧紧抱在怀里,他们准备用自己的肉体去阻挡刀斧。长时间以来这种“拥抱运动”吸引了从农民到市民的成千上万人士的参加。

民众的保护热情水涨船高,中华民族保护“非遗”的优良传统得到发扬光大。从上世纪初兴起的民族、民间、民俗文化的搜集、保存,再到近年来对文化的自觉守望、从身边做起……详尽展示了中华民族“非遗”保护的光辉之旅。近五六年来,全国各地的保护、展览、演出,以及博物馆、纪念馆免费开放等活动,更是此起彼伏,波澜壮阔。各级党委政府和民众的保护意识普遍提高。江苏、浙江等省还评审公布了一批优秀传承人和优秀传承团体,实施传承人津贴制度;甘肃省环县编写的《道情音乐欣赏》和《皮影欣赏及手工制作》教材下发全县605所中小学校,从小培养少年儿童喜爱和保护道情皮影,等等,社会各界释放出巨大的保护热情。

胡锦涛同志在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二十八届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贺信中指出:“加强世界遗产保护已成为国际社会刻不容缓的任务。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崇高责任,也是实现人类文明延续和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非遗保护为守护人们的精神家园,为新的文化创造提供了不竭的源泉。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近几年风生水起,气象万千,国家、省、市、县四级保护体系逐步建立,民众的保护热情被逐层点燃,文化自觉意识成为看得见的风景。

今天,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各种举措和行动,尤其是“文化遗产日”的设立,清晰勾勒了党和政府保护发展民族文化传统的战略意图。56个民族的兄弟姐妹,终于一齐携手踏上回家的路,体验到精神家园的温暖与激情。

2006年在国家博物馆举办的“非遗”成果展,一直持续了33天, 35万人参观,因参展人数众多,反响强烈,展览两次延期。人头攒动的场面,30多位民间传承人现场展示的绝活,显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鲜活魅力。

民众主动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