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新闻中心 >
文化遗产有尊严城市才会更美好,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四是在文化遗产保护的时间尺度方面,从过去文物保护重视古代文物到后来重视近代史迹,到现在也要重视“20世纪遗产”和“当代遗产”的保护。

今天没有必要担心列入保护的文化遗产数量太多,和全球人类的共同需求相比,和我们子孙后代的需要相比,今天我们居住的蓝色星球上可供我们保护的文化遗产已经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单霁翔提醒,必须争分夺秒地为当代,更为后代子孙,把更多的文化遗产列入保护之列。(完)

“陕西是文化遗产大省,吉林同样是文化遗产大省,今天的文化遗产涉及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把这些文化遗产不再视为独立的、脱离人们生活的,而是跟每个人生活都有关的、这就诞生了两个重要理念,一个叫世代传承,一个叫公众参与。世代传承就是告诉我们,我们长期争论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过去我们长期争论是保护重要还是利用重要,今天我们知道保护不是目的,利用也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传承。是要把我们祖先创造的灿烂文化经过我们的手、经过我们的时代、经过我们的城市传给我们的子孙后代,也就是说,让它融入我们的生活,真正在生活中得到保护。”

第三,在文化遗产保护的空间尺度上,从文物保护重视一桥、一塔、一个古建筑群、一个村镇、一个街区的点、面保护,向大型文化遗产和线性文化遗产的保护方向发展,包括文化线路、系列遗产等。

随着全社会文化遗产保护意识的增强,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已经积极参与其中。例如,羌族碉楼与村寨抢险修缮等难度较大的文化遗产保护工程都有当地民众的参与。

各个时期的文化遗产就像一部部史书,记录着沧桑岁月。保留下文化遗产才能使城市的历史连绵不绝,才能使人类的发展需求不断得到满足,才能使城市散发出历史的魅力和时代的光彩。单霁翔认为,当前中国处于城市化快速发展的阶段,城市建设以空前的规模和速度展开,文化遗产和城市文化特色保护面对种种问题和挑战,每一座城市都必须以文化战略的进行审视,从全局的和发展的角度进行思考和分析,以期得出正确的创新理念。

图片 1

提出“从‘文物保护’走向‘文化遗产保护’”并不是简单的词语转换,而是在原有基础上的继承与发展。从古物—文物—文化遗产,反映出人类认识由注重物质财富,向注重文化内涵、再向注重精神领域的不断进步。与文物的概念相比,文化遗产的概念更为宽广、更为综合、更为深刻。

“不能随意处置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

2970多座博物馆遍布全国,47000人正进行着史无前例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92万处不可移动文物相关数据已经汇集单霁翔罗列的这一系列数据,展示着当前中国为保护文化遗产做出的努力。他表示,当前,中国文化遗产和城市文化特色保护处于最紧迫、最关键的历史阶段。

“然后是公众参与,今天文化遗产保护内容已经进入千家万户的社会生活了,我们身边就有、我们街道就有、我们社区就有。所以保护文物是亿万民众共同的事业,我们每个民众都有保护文物的责任和义务。只有广大民众都获得文物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我们的文化遗产才能得到更好的保护。我们不再认为把文物封存起来,藏在库房里就是好的,应该重新回到人们的生活中,在人们的生活中展现他的魅力。有魅力的文化遗产才能得到人们的尊重,得到人们的保护。得到人们保护的文化遗产才有尊严,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能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当我们祖国大地,各个城乡文化遗产资源都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的时候,就能唤起更多的人加入到保护中华传统文化的行列之中,这才是好的文化遗产保护的状态。”

城市竞争力是一个综合概念,既包括经济竞争力,也包括文化竞争力。当前,文化竞争力的影响与作用越来越突出,成为推动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在物质增长方式趋同、资源与环境压力逐渐增大的今天,城市文化成为城市发展的驱动力,体现出更强的经济社会价值。

二是从重视“静态遗产”保护向重视“动态遗产”保护方向发展。“文化遗产并不是死气沉沉,完全可以是动态的,发展变化的,充满生活气息的。”

编辑:张辉

编辑: 李超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

城市文化创新引领城市发展方向。当前我们城市不仅面临着文化遗产保护不利的问题,也面临文化创造乏力的问题,如果丧失保留至今的文化遗产,城市将失去文化记忆。但是没有新的文化创造,城市将迷失方式,城市文化必须承载历史,反映城市文化积淀,也要展示现实,反映城市文化内涵,还要昭示未来,反映城市的文化创造。

三是在文化遗产保护的空间尺度方面,从重视文化遗产的点、面的保护到注重大型文化遗产和线性文化遗产保护的方面发展。

中新网苏州6月12日电(周建琳 赵龙)上海世博会第二场主题论坛城市更新与文化传承12日在苏州开幕,中国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在论坛上说,中国要让文化遗产拥有尊严,有尊严的文化遗产,必然使城市更美好。

被问及针对此次高峰论坛做了哪些准备时,单霁翔先生说,他想传达给大家一个理念。“过去我们叫文物保护,今天叫文化遗产保护。文物保护和文化遗产保护究竟有什么区别?过去文物保护,主要保护文化要素,但是文化遗产保护还要保护文化与自然共同生成的文化景观。像吉林的一些自然景观,也造就了历代劳动人民在这块土地上耕耘创造的文化财富,他们和自然是不可分割的,比如高句丽王城、王陵、贵族墓葬申遗的过程中就能够深刻的感受到这些。”单霁翔先生说。

一是避免城市记忆的消失。城市记忆是在历史长河中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从文化景观到历史街区,从文化古迹到地方民居,从传统技能到社会习俗,众多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形成一座城市记忆的有力物证,也是一座城市价值的重要体现。但是一些城市在所谓的“旧城改造”和“危旧房改造”中采取大拆大建的开发方式,致使一片片历史街区被夷为平地、一座座传统民居被无情地摧毁,由于忽视了文化遗产的保护,造成了这些历史性城市文化空间的破坏、历史文脉的割裂、社区邻里的解体,最终导致城市记忆的消失。

五是从过去重视宫殿、寺庙、教堂、纪念性建筑,到今天重视反映民间普通民众生活的建筑保护。

他指出,当前中国在文化遗产保护的范围方面,也呈现出六个趋势:从文物保护重视文化要素的保护;从重视静态遗产保护向重视动态遗产的保护方向发展;从重视文化遗产的点、面的保护已经扩大到空间范围广阔的大遗址、文化线路和系列遗产;从重视古代文物,到重视二十世纪遗产、当代遗产保护;从重视过去宫殿、寺庙、教堂、纪念性建筑,到今天重视反映民间普通民众生活的建筑保护;从重视物质要素的文化遗产保护,向今天同时重视物质要素和非物质要素的方向发展。

他认为吉林是最适合开展冰雪运动的地方之一,无论从纬度、气候和地理位置。雪博会的召开,冰雪节的举办,能够使更多的人认识吉林雪文化资源和优势,让更多人的人走进大自然中间,热爱冬季体育运动,是非常有意义的事儿。

所谓世代传承性,强调今天我们所做的所有保护和利用工作都是一个历史过程。我们认识到保护不是目的,利用也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传承,是能够使我们祖先创造的文明成果完整无损地、世世代代地传承下去。因此要深入开展文化遗产教育特别是青少年教育。所谓公众参与性,强调文物保护不是各级政府或文物工作者的专利,而是广大群众的共同事业,只有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保护文化遗产的权利和义务,文化遗产才是最安全的。

在单霁翔看来,强调公众参与性意味着文化遗产保护不仅是各级政府、文物工作者的权利和职责,而且是广大民众的共同事业,因此必须尊重和维护民众与文化遗产之间的情感,保障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受益权。“只有当地民众自觉、倾心保护文化遗产,文化遗产才有尊严,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有强盛的生命力。”

2006年6月10日中国设定首个文化遗产日,由国家确定文化遗产日,单霁翔认为,这显示出当代中国对人类文明的认识高度,也开始了从文物保护走向文化遗产保护的历史性转折。

来源:吉网

当前,我们国家正处于一个特殊的历史阶段,一方面,城市化进程加速,大量农业人口涌进城市,另一方面,大多数家庭的支出结构由以“衣”“食”为主,转向以“住”“行”为主。两个方面相互叠加,引发大规模的城乡建设,使得今天城市文化建设和文化遗产保护进入一个十分紧迫和艰苦的历史阶段。

保护呈现六大趋势

文物保护和文化遗产保护有什么区别?

从“功能城市”走向“文化城市”

单霁翔指出,当前中国在文化遗产保护范围方面,也呈现出六个趋势:一是文化遗产保护要素方面,从文物保护重视文化要素的保护,向文化遗产保护同时注重由文化要素和自然要素相互作用形成的混合遗产、文化景观的保护发展。

原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受邀参加第四届吉林雪博会,在开幕式后的高峰论坛上做了精彩的演讲。在现场接受中国吉林网记者采访时,他谈到了什么是好的文化遗产保护状态。

第五,在文化遗产保护的性质方面,文物保护重视宫殿、寺庙、纪念性建筑的保护,而文化遗产保护同时重视反映普通民众生产生活方式的民间文化遗产保护,比如工业遗产、农业遗产、乡土建筑、老字号遗产,这些过去往往被认为是普通的、大众的,而不被重视,但它们却是文化多样性的重要表现形式。

世博园中国元素传习区,来自加拿大的丹青被中国鄂伦春人居住的“撮罗子”所吸引。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摄

中国吉林网 吉刻APP记者 李易书 视频拍摄 李易书 图片拍摄 罗浩

从“文物保护”走向 “文化遗产保护”

图片 2

雪博会的召开使更多的人认识吉林雪文化资源和优势

近30年来,我们国家的城市建设在众多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但是一些城市在物质建设不断取得新进展的同时,在文化建设方面却重视不够。归纳起来涉及8个应该避免出现的情况。

六是在文化遗产保护形态上,从过去注重物质要素的保护到今天同时注重物质要素和非物质要素的保护方向发展。

“过去保护的是古代的,今天蓬勃发展的城市,这个时代我们的创造应该让子孙后代知道,我们应该保护。特别对长春,长春是一个比较新的城市,但这过去的100年的变化应该把它记录下来。比如长春电影制片厂和第一汽车制造厂。当年就觉得还在生产,还在制作,怎么能称为文物保护。我动员他们申报,批准了,这两处现在都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且今年的春晚分会场就在一汽。”单霁翔先生说。“我们重视当代人们的创造,历史遗产不再设限,就是昨天我们产生的对后世有影响的文化也应该进行保护。过去保护宫殿建筑、寺庙建筑、历史性建筑,今天还要保护人们最记忆深刻的那些乡愁聚集的地方,比如我们的民居、我们生产过的厂房,我们购物的老字号也应该保护。而且,过去文物保护的是那些物质的,今天还要保护我们的生活习俗、传统工艺等这些非物质的。”

八是避免城市文化的沉沦。城市文化是市民状况、精神面貌以及城市景观的总体形态,并与市民的社会心态、行为方式和价值观念密切相关。城市文化不断积淀与发展,形成城市文脉。城市的文化资源、文化氛围和文化发展水平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了城市的竞争力决定着城市的未来。一些城市面对席卷而来的强势文化,不是深化自己的人文历史,而是浅薄自己的文化内涵,使那些思想平庸、文化稀薄、格调低下的行为方式弥漫在城市文化生活之中,消解着人们对于优秀传统文化的理解和继承。而究其深层次原因是文化认同感和文化立场的危机。

“文化遗产演绎出城市迷人的底色,使城市变得更美丽。”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如是阐释文化遗产和城市的关系。

好的文化遗产保护的状态是什么?

吉林高句丽遗址、河南殷墟遗址、四川金沙遗址、浙江良渚遗址等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让我们得出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体会:第一,新时期文化遗产应该拥有自己的尊严。就是说我们所面对的文化遗产,无论是可移动的,还是不可移动的,应该都是人们现实生活中有意义的美好的东西。第二,文化遗产事业应融入经济社会发展,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第三,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应惠及广大人民群众。因为今天文化遗产与民众的现实生活日益紧密,只有文化遗产保护成果惠及民众,民众才会衷心地拥护文化遗产保护,才会积极参与文化遗产保护,文化遗产才能有尊严。文化遗产成为拥有尊严的地方,才会得到当地政府对于文化遗产事业的重视,文化遗产才能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文化遗产保护才能惠及民众,这是一个我们期盼已久的文化遗产保护良性循环的局面。

单霁翔认为,城市既是人类文明的成果,又是人们日常生活的家园。各个时期的文化遗产就像一部部史书,记录着沧桑岁月。保留下文化遗产才能使城市的历史连绵不绝,才能使人类的发展需求不断得到满足,才能使城市散发出历史的魅力和时代的光彩。“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如此精心保护文物建筑、历史城市,建设了2970多座博物馆保护这些可移动的和不可移动的文物。”

“同时,过去的文物保护中,保护静止的东西比较多。其实现在人们生活的领域,生产的领域,过去认为还在生活,就不是被保护对象。但今天我们这些传统民族村寨,那些人们创造的农业遗产也应该保护。”单霁翔先生说:“还有过去我们保护古建筑群、历史街区,今天我们也应该保护这些文化线路,这次也提出了冰雪文化线路,连接着日本、俄罗斯。这样的过去人们商品贸易、文化交流、人类迁徙的廊道,这些线形文化遗产也应该保护。”

三是避免城市建设的失调。城市建筑是为了创造良好的人居环境,既包括物质环境,也包括文化环境,而城市规划则是合理配置公共资源,保护人类与自然环境,维护社会公平、弥补市场失灵的手段。城市规划的根本目的不仅要建设一个环境优美的功能城市,更在于要建设一个社会和谐的文化城市。当前,一些城市在建设中缺少科学态度和人文意识,往往采取依赖土地经营来拉动经济增长的单一方式,导致出现“圈地运动”和“造城运动”。一些城市盲目追求变大、变新、变洋,热衷于建设大广场、大草坪、大水面、景观大道、豪华办公楼,这些项目往往突出功能主题,而忘掉文化责任。

当下,中国处于城市化快速发展阶段,各地城市建设以空前的规模和速度展开,而文化遗产和城市文化特色保护也处于最紧迫、最关键的历史阶段。单霁翔告诉记者:“面对种种问题和挑战,每一座城市都必须以文化战略进行审视,从全局的和发展的角度进行思考和分析,以期得出正确的创新理念。”

在接受中国吉林网记者采访的时候,单霁翔先生谈到了对此次雪博会的印象,他说:“今天是第一次参加雪博会,我觉得很感动。对于长春我很熟悉,上大学期间曾在这里读书。”那个时候一到冬季,人们没有过多的体育活动,就是在操场上跑步等。40年前长春不大扫雪,街道路滑就撒一些煤渣,现在街道干干净净,雪也更加洁白了,他也对这白雪覆盖的田野等美景表示出了喜爱。

四是避免城市形象的低俗。城市形象是城市物质水平、文化品质和市民素质的综合体现,既表现出每个城市过去的丰富历程,也体现着城市未来的追求和发展方向。美好的城市形象不仅可以实现人们对城市特色的追求和丰富形象的体验,而且可以唤起市民的归属感、荣誉感和责任感。当前,不少中小城市盲目模仿大城市,把高层、超高层建筑作为现代化的代表,寄希望在短时间能拥有更多新、奇、怪的建筑,以迅速地改变城市形象,结果反而使城市景观变得生硬、浅薄和单调。

2005年12月,中国决定设定首个“文化遗产日”,标志着从“文物保护”走向“文化遗产保护”的历史性转型。由此,在文化遗产保护的内涵方面也更加强调世代传承性和公众参与性。

第一,文化遗产保护要素方面,过去文物保护主要重视单一的文化要素的保护,而文化遗产保护不但重视文化要素还要重视自然要素,重视其相互作用形成的混合遗产等,比如说文化景观。

“文物保护走向文化遗产保护,是对原有认识的继承与发展。从古物到文物,再到文化遗产,反映出人类认识由注重物质财富向注重文化内涵,再向注重精神领域的不断进步。”单霁翔说。

2005年12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从文物保护到今天走向文化遗产保护,究竟有什么区别?在理念、内涵上,文化遗产保护比文物保护更突出两个方面:一个是更突出世代传承性,二是更突出公众参与性。

单霁翔指出:“中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在发生急剧变化,如不及时对现代文化遗存加以发掘和保护,我们很可能将在极短的时间内忘却昨天的这段历史。”

第六,在文化遗产保护的形态方面,文物保护重视物质要素的遗产保护,而今天同时要重视物质要素与非物质要素结合形成的文化遗产的保护。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区别只在于文化载体不同,但是两者所反映的文化元素是统一和不可分割的,必然是相互融合,互为表里的。因此如羌笛、黎锦、哈尼族的水稻耕作技术、傣族的泼水节等都成为我们今天的保护对象。

“要让文化遗产拥有尊严”

第四,在文化遗产保护的时间尺度上,文物保护重视古代建筑、近代史迹,而文化遗产保护同时还要重视20世纪遗产、当代文化的保护。当前我们国家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发生急剧的变化,如不及时对现代文化遗存加以发掘和保护,我们很可能将在极短的时间内忘却昨天的历史。

“因此每一代人都有分享文化遗产的权利,也有承担遗产保护的责任,尤其要使更多的青年人融入到文化遗产保护的志愿者行列。”单霁翔说。

为什么要提出“从‘功能城市’走向‘文化城市’”?并不是说现代化城市不应该重视城市功能,反而,城市必须不断努力满足全体市民的各种功能需求。但是,城市的发展不能仅仅关注经济积累以及建设数量的增长,更要关注文化的发展。城市不仅具有功能,而且应该拥有文化。

“今天没有必要担心列入的文化遗产数量太多,我认为和全球人类的共同需求相比,和我们子孙后代的需要相比,今天我们居住的蓝色星球上可供我们保护的文化遗产不是太多,而是太少。”面对文化遗产的保护现状,单霁翔提醒,“我们必须争分夺秒地为当代,更为后代子孙,把更多的文化遗产列入保护之列。”

六是避免城市精神的衰落。城市精神是城市文化的重要内核,是对城市文化积淀进行提升的结果,城市精神的形成是一个长期过程,并在历史上和现实中发挥着异常重要的作用。通过对城市精神的概括和提炼可以使更多的民众理解和接受城市的追求,转化为城市市民的文化自觉。当前一些城市追求物质利益而忽视文化生态,在城市建设中存在盲目攀比、不切实际的景象,实际上是重经济发展轻人文精神,重建设规模轻整体协调,重攀高比新轻传统特色,重表面文章轻实际效果,表现出对文化传统认知的肤浅、对城市精神理解的错位和对城市发展定位的迷茫。

上海世博会开幕以来,来自世界各地的千百万观众,在世博园区里领略风姿多彩的城市文化,也充分感受到了世界各国对本国文化遗产的热爱和骄傲。“事实上,向往美好生活的城市,必然使文化遗产拥有尊严,而有尊严的文化遗产,必然使城市更美好。”单霁翔说。

二是避免城市面貌的趋同。城市面貌是历史的积淀和文化的凝结,是城市外在形象和精神内在的有机统一,是由一个城市的物质生活、文化传统、地理环境等诸多因素综合作用的产物。一个城市的文化发展越成熟,它的历史积淀越深厚,城市个性越强,城市品位越高,特色也就越鲜明。当前,一些城市在规划建设中抄袭、模仿、复制现象十分普遍,城市面貌正在急剧地走向趋同,导致南方北方一个样、大城小城一个样、城里城外一个样,各地具有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的城市面貌正在消失,代之而来几乎是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千城一面”的现象日趋严重。

单霁翔表示,文化遗产的创造、发展和传承是一个历史过程。当代人并不能因现实的优势而有权独享,甚至随意处置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他认为,未来的人们同样有权利享用和传承这些文化遗产。

五是避免城市环境的恶化。城市环境是城市社会、经济、自然的复合系统。城市环境与城市的生态发展密切相关,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好的城市环境不但可以保证人们的身体健康,而且可以激发人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今天,研究城市环境的基点应是如何使城市既宜人居住,又宜人发展。但是,一些城市以对自然无限制的掠夺来满足发展的欲望,致使环境面临突出问题:空气污染、土质污染、水质污染、视觉污染、听觉污染;热岛效应加剧、交通堵塞加剧、资源短缺加剧;绿色空间减少、安全空间减少、人的活动空间减少。不少文化遗产地也出现人工化、商业化、城市化趋势。

第二,文化遗产的保护类型方面,文物保护注重静态遗产的保护,而文化遗产还要同时重视那些“动态遗产”和“活态遗产”的保护。许多文化遗产仍然在人们生活中发挥重要的作用,比如说历史街区、江南水乡、古老村寨、民族村落。

这些问题靠什么解决呢?以人为本和科学发展既是治国的谋略更是城市的精髓,是实现社会和谐、诚信、责任、尊重、公正和关怀的保障。只有将这一文化精髓贯彻到城市发展的各项事业之中,才能实现文化与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

七是避免城市管理的错位。城市管理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应肩负起对未来城市的责任。通过城市管理不但要为人们提供工作方便、生活舒适、优美、安全稳定的物质环境,而且要为人们提供安静和谐、活泼快乐、礼让互助、精神高尚的文化环境,这就需要用文化意识指导城市管理。一些城市在管理内容上重表象轻内涵,在管理途径上重认知轻法制,在管理手段上重经验轻科学,在管理效应上重近期轻长远。不能从更高层次上寻求城市管理的治本之策,问题已然成堆。

在文化遗产保护的外延拓展方面,有六个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