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新闻中心 >
吴三桂为什么要勒死永历帝,南明永历皇帝被杀前

问题:南明永历皇帝被杀前,为何竟然有满八旗清军企图营救永历皇帝?

核心提示:满兵中有蓝旗章京兀儿特者,见而大愤,曰:“吴三桂食明厚禄,何无毫发恩乃尔!”谓其下曰:“此真天子也,可奉之为百世功。”八旗将士拜呼万岁,争去辫为号。

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吴三桂为何急不可耐的勒死永历帝?三大缘由道出了他的险恶用心。

问题:吴三桂为什么要杀死永历帝?

回答:

己酉,三桂标官谒者,犹跪拜如礼。顷之,三桂入,长揖不拜。上问姓名,三桂噤不能对。再问之,不觉膝之曲也。问之数四,始称臣以对。上切责曰:“若非汉臣乎?若非大明臣子乎?何甘为汉?奸叛?国负君若此!自问若之良心安在?”已而叹曰:“今亦已矣!朕本北人,欲还谒十三陵而死,而能任之乎?”对曰:“臣能任之。”上麾之出,三桂伏地不能起,左右挽之行,面如死灰,汗浃背,自是不复见。

吴三桂,明末清初颇具争议的历史人物。有人说他是大清的开国柱石功臣;有人说他是明清两朝的贰臣贼子,也有人说他是断送汉文明的罪魁祸首。

回答:

就好像当年土木堡之变后被瓦剌俘虏的明英宗朱祁镇,虽然是个战俘,身边的蒙古人却费尽心思保护他,甚至瓦剌上层贵族与之成为好朋友。

上自蒙尘,冠马尾愣鬃帽,衣屯绢大袖袍,束黄丝带,举止端庄,甲士参谒,静?坐不视,奏语不答。满兵中有蓝旗章京兀儿特者,见而大愤,曰:“吴三桂食明厚禄,何无毫发恩乃尔!”谓其下曰:“此真天子也,可奉之为百世功。”八旗将士拜呼万岁,争去辫为号。统领邵尔岱牛录下蟒出洒出,纠兵官阿尔必、岳得济、苏间色、对大拜、门都海、住厄西兔等四十余人,自称平汉王,刻印缮装。乘城演剧举事,共扈上幸汉中起义,尽杀汉中大营兵。事泄,死者二千余人。

无论站在哪个角度来看,吴三桂无疑是一个矛盾的整合体。明亡前夕,吴三桂以山海关总兵的身份效死力于朝廷,亲获崇祯帝赐予的尚方宝剑,而当李自成的大顺军攻破北京城蹂躏其家人时,本欲归降大顺军的吴三桂,临阵倒戈打着“复君父之仇”的旗号引满清入关,当晋升为清廷亲王,拥有开藩设府、节制云贵的至高权力后,吴三桂却举起了“兴明讨虏”的反旗与清廷混战八年。

感谢邀请!

永历皇帝也是如此,的确有满洲八旗的清朝官兵被永历皇帝的个人魅力所折服,甚至去辫为号准备护送朱由榔反清复明。当然,这只是小众行为,最终以失败告终。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至于为何吴三桂要杀永历,从历史的发展来看,那几乎是无可避免的事情。不管你吴三桂内心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你都不得不杀。因数他需要这个投名状。你若不杀,如何让满清朝廷对你放心?

史书记载:满洲军中有蓝旗章京兀儿特者,见而大愤曰:“吴三桂食明厚禄,何无毫发恩乃尔。”谓其下曰:“此真天子也,可奉之为百世功。”

永历帝朱由榔简介

可以说,吴三桂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这种传奇既是朝三暮四夹缝求生的小人之道,也是改变历史走向的末日流觞,更是汉民族对这种无耻至极的汉奸唾弃。

后世都说吴三桂是个大汉奸,而且,从他后来降清又反清,更加坐实了他“反骨仔”的形象。不过,他当初恐怕并没想到会背这个罪名吧。图片 4

意思就是说满洲八旗正蓝旗中,有个叫做“兀儿特”的官吏非常看不惯忘恩负义的吴三桂,认为其背叛明朝不忠不义,而看了永历帝朱由榔的相貌之后,认为朱由榔天生有天子相貌,非常值得拥戴。而作为历史上最后一位正统汉人皇帝的朱由榔,相传其自幼英气不凡与其祖父——明神宗朱翊钧非常相似。

朱由榔,南明末代皇帝,在位16年。明神宗朱翊钧之孙,明光宗朱常洛之侄,明熹宗朱由校、思宗朱由检、安宗朱由崧堂弟。父桂王朱常瀛,是明神宗第七子,封湖南衡阳,天启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就藩,弘光元年十一月初四日病死于梧州。第三子安仁王朱由爱承嗣。隆武称帝后,病重,不久由榔被封桂王。隆武被俘后,于当年十月初十日称监国于肇庆。他于1646年在广州做了皇帝,年号永历,史称永历帝。

然而,抛开吴三桂甘愿认贼作父,积极充当满清先导纵兵叩关的是是非非不谈,以贰臣贼子的身份勒死前朝故主永历帝朱由榔的这笔烂账,足以让吴三桂比肩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岳飞的秦桧。

想当初,李自成义军攻破京城,崇祯皇帝自缢于煤山。这个时候,吴三桂已经深知自己无法跟义军对抗了。于是,他已经决定投降义军了,准确地说,或许应该叫“起义”吧。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还不是个汉奸,顶多也只是对明朝不忠而已。

这群清兵准备拥护永历帝杀出重围,北上川陕进攻北方的清廷,最终“反清复明”。当然,最终以失败告终,吴三桂以重兵绞杀。
图片 5

永历帝倚仗张献忠建立的大西政权的余部李定国、孙可望等在两广一带抵抗清朝,因此维持时间较长。1661年,清军攻入云南,永历政权灭亡。永历帝被清军逼到缅甸,逃到缅甸首都曼德勒,被缅甸王收留。后来明朝降将吴三桂攻入缅甸,他被俘。于1662年1月在昆明被绞死。终年40岁。死后庙号昭宗,谥号匡皇帝。清乾隆年间天地会私谥出皇帝。

以清圣祖康熙皇帝的话来说:“吴三桂径行反叛,背累朝豢养之恩,逞一旦鸱张之势,横行凶逆,涂炭生灵,理法难容,神人共愤。”。

只是,后来事情发生了变化。义军的管理秩序也不太好,一进京城都躁动了。结果,吴三桂的家人被他们杀了,小妾也被他们霸占了。吴三桂走投无路了,只得向关外借兵,引清军入了关。图片 6

而关于这群清兵为什么准备拥立朱由榔,因为朱由榔有天子之相这种说法自然太扯了,真正比较合情合理的主要有两种说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从新主子的话里来分析,吴三桂此人显然就是个地地道道反复无常的神级“人渣”。

就当时来看,他的做法还是带有“正义”性质的:借兵平叛。而且,清军入关之后倒也做了一些表面工作,也是打着替崇祯报仇的旗号,还将他进行了国葬。

第一种是这群背叛满洲的清兵,属于海西女真或者叶赫部族,并非建州女真。与明帝国之间一直都有暧昧不清的纠葛,自然是希望拥护永历皇帝恢复明朝江山。

既然是“人渣”,那么吴三桂自献关投清初始,真的是一门心思的打算跟满清走到黑吗?显然不是。

只是,后来的发展可就由不得他了。清军一边进剿着义军,一边吞食着地盘,根本就是赖着不走的意思。吴三桂这才发现,原来他是引狼入室呀。只是,此时悔之晚矣!

而第二种的话,就是这些清兵准备“挟天子以令诸侯”,女真诸部也分成很多种,这群清兵如果借帮助永历帝恢复江山为名,干脆反了建州女真。最终让永历帝做个傀儡,自身就能够掌握天下大权。

在他投靠满清前,由于吴三桂的父亲吴襄、爱妾陈圆圆被李自成大将刘宗敏所掳,顾及到家人生命安全,吴三桂假意归降大顺,而以自己的数万关宁铁骑对抗李自成部的数十万大军老谋深算的吴三桂明白无任何胜算。

走到了这步田地,事情也由不得他吴三桂了。他仅剩的选择,似乎也就只有一条道走到黑,跟着新老板干了。图片 7

无论历史真相如何,明朝灭亡清朝定鼎天下最终都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
图片 8

那么,怎样救下家人,又能趁着天下大乱割据一方呢?吴三桂的如意算盘是南面假意答应李自成部的和谈提议,北面却背地里遣人与多尔衮商量以黄河为界平分天下。

当然了,作为一个汉人,手中还掌握着重兵,而且来路也不怎么光明——卖主求荣。在这样的情况下,让满清信任你也实在是太难了。

回答:

李自成骄傲自满一心幻想招徕吴三桂的投降,但狡诈的多尔衮却精明的多,当李自成的大顺军抵达山海关发现吴三桂诈降立即发起了猛烈的攻势,坐山观虎斗的多尔衮待吴三桂雪片般的告急文书纷沓至来时,他却以“剃发易服”彻底降清为条件将吴三桂收入囊中。

既然这样,那吴三桂为了个人利益考虑,就只能做出个破釜沉舟的样子跟新主子看了。他要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要跟旧老板彻底决裂。

满洲人要“反清复明”这种事儿搁到现在绝对让人难以置信,但是要搁在大清朝,人们就不会感到任何奇怪或不理解。因为现在的“满族”基本上是以大清朝的“旗人”阶层为主。而旗人在历史上一直就是个身份,类似于周之“国人”、汉之“功臣”、元之“怯薛”、明之“勋卫”,都属于君臣关系,是“政治概念”,而非“民族概念”。

图片 9

于是乎,他率领大军,挥师缅甸,要把南明的最后一粒火种也掐灭,目的当然是为了向满清表忠心,同时也跟汉人不共戴天。

好,既然是君臣关系,那按照近代以前的惯例,就要“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如果 “君若无礼,则臣亦不忠也”。也就说大家彼此之间的关系是双向的。

此后,满汉联军大败李自成部于一片石,吴襄被李自成乱刃分尸,吴三桂亦借助满清的势力打着“复君父之仇”的旗号挥师南下剿灭李自成残匪。

就这样,汉人政权的最后一丝光线,也覆灭于汉人的手里。而吴三桂,也成了遗臭万年的汉奸。图片 10

只有概念先讲清了,才可以再分析细节。

可以说至此,“君父之仇”皆已报,再打着这个旗号,加持拥有私人武装的吴三桂已经不合时宜了,而吴三桂显然没有意思到这一点,在他联合清军南下讨伐大西军的过程中,吴三桂与南明福王政权暗通款曲,甚至私密信件中表示:“不忍一矢相加遗”。

回答:

据钱海岳先生《南明史•昭宗本纪》记载,明昭宗,也就是永历帝纵使蒙尘之后也不失一位帝王和君子所应有的气概: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吴三桂内心深处毕竟还奉南明为正朔的,但不久清廷一纸“出镇锦州”的诏令着实让吴三桂如芒在背。

吴三桂,明末清初颇具争议的历史人物。有人说他是大清的开国柱石功臣;有人说他是明清两朝的贰臣贼子,也有人说他是断送汉文明的罪魁祸首。

“上自蒙尘,冠马尾楞鬃帽,衣屯绢大袖袍,束黄丝带,举止端庄,甲士参谒,静坐不视,奏语不答。满兵中有蓝旗章京兀儿特者,见而大愤,曰:“吴三桂食明厚禄,何无毫发恩乃尔!”谓其下曰:“此真天子也,可奉之为百世功。”八旗将士拜呼万岁,争去辫为号。统领邵尔岱牛录下蟒出洒出,纠兵官阿尔必、岳得济、苏间色、对大拜、门都海、住厄西兔等四十余人,自称平汉王,刻印缮装。乘城演剧举事,共扈上幸汉中起义,尽杀汉中大营兵。事泄,死者二千余人。”

投机小人的共通特点就是善于变脸。在经历两年锦州戍边的闲职晾晒后,伪君子的吴三桂迅速变脸了,自此,再也不提什么“复君父之仇”了,而是立刻见风转舵,宣称崇祯乃“故主”,并在不同场合反复表面“矢忠新朝”的公开立场。

无论站在哪个角度来看,吴三桂无疑是一个矛盾的整合体。明亡前夕,吴三桂以山海关总兵的身份效死力于朝廷,亲获崇祯帝赐予的尚方宝剑,而当李自成的大顺军攻破北京城蹂躏其家人时,本欲归降大顺军的吴三桂,临阵倒戈打着“复君父之仇”的旗号引满清入关,当晋升为清廷亲王,拥有开藩设府、节制云贵的至高权力后,吴三桂却举起了“兴明讨虏”的反旗与清廷混战八年。

好,很多人会说,钱海岳有“倾向性”,所以其言不足为据。那我们在看一看当时的目击者怎么说的。清初独立学者刘献廷先生从当时的亲历者、明降臣吉坦然那里得到的记载。

吴三桂这条“变色龙”前后态度180°的转变,很快,让清廷喜上眉梢,两年后,吴三桂与八旗将领李国翰联合南下灭大西、剿南明,一路上刀口嗜血杀掠无度的卖力表现让清主甚是欣慰。

可以说,吴三桂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这种传奇既是朝三暮四夹缝求生的小人之道,也是改变历史走向的末日流觞,更是汉民族对这种无耻至极的汉奸唾弃。

“永历之自缅归也,吴三桂迎入坐辇中,百姓纵观之,无不泣下沾襟。永历面如满月,须长过脐,日角龙颜,顾盼伟如也。有满洲人见之,以为真天子,遂有密谋以图中兴者。事泄,诛四十余人焉。予(刘献廷)曰:“我向闻其人,而遗其人之名,先生犹忆得否?”(吉)坦然曰:“亦忘之矣。然于法场上见为首者长七尺余,形如虎豹,皆言其膂力绝人,骑射为满洲之冠,永历以此益不得更延时日矣。”

可以说,黑化至此的吴三桂彻底抛弃了所谓的“复君父之仇”,更将“汉贼不两立”的民族大业抛诸脑后,什么正统不正统的,只要能得到新主子的重视,只要获得足够大的权力,一切皆是浮云。

然而,抛开吴三桂甘愿认贼作父,积极充当满清先导纵兵叩关的是是非非不谈,以贰臣贼子的身份勒死前朝故主永历帝朱由榔的这笔烂账,足以让吴三桂比肩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岳飞的秦桧。图片 11

同样记载了明昭宗一望而知的君子气象和满洲将士对这位真天子的仰慕,同时也透露了这样的信息,清兵之中满洲人和吴三桂的旧部一直关系紧张。而且《唯罪录》的史料还透露了这些满洲将士是两白旗和正蓝旗的。

吴三桂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在他拿出吃奶的劲儿南征北战攻城略地大肆挤压南明生存空间时,南明永历帝朱由榔迫不得已逃窜至缅甸。

以清圣祖康熙皇帝的话来说:“吴三桂径行反叛,背累朝豢养之恩,逞一旦鸱张之势,横行凶逆,涂炭生灵,理法难容,神人共愤。”(《清圣祖实录》)。

到此揭开这个“谜团”的关键就出现了。大清朝从老憨王起兵反明到三藩之乱以来半个多世纪君臣父子兄弟之间的内讧不断几乎就没停止过。

但早就利令智昏的吴三桂,更是视永历帝为升官发财的头等功阶,为此,他逼迫缅王交出永历帝朱由榔,并将其押解回云南。

从新主子的话里来分析,吴三桂此人显然就是个地地道道反复无常的神级“人渣”。

图片 12

按道理讲,对于前朝的亡国之君,职级再高的将领也得将永历帝朱由榔押解回京交顺治帝处理,而断不可自行处置,但吴三桂却偏偏逆天而行亲自处死了永历帝朱由榔。

既然是“人渣”,那么吴三桂自献关投清初始,真的是一门心思的打算跟满清走到黑吗?显然不是。

永历通宝,在清初藏有这种钱是要杀全家的。

这就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这吴三桂与永历帝朱由榔得多大的仇恨,不经请示就妄自做主予以杀戮?

在他投靠满清前,由于吴三桂的父亲吴襄、爱妾陈圆圆被李自成大将刘宗敏所掳,顾及到家人生命安全,吴三桂假意归降大顺,而以自己的数万关宁铁骑对抗李自成部的数十万大军老谋深算的吴三桂明白无任何胜算。

图片 13

图片 14

那么,怎样救下家人,又能趁着天下大乱割据一方呢?吴三桂的如意算盘是南面假意答应李自成部的和谈提议,北面却背地里遣人与多尔衮商量以黄河为界平分天下。

明永历帝殉国处。

其实,拂去历史的面纱,吴三桂迫不及待的处死永历帝朱由榔,委实有着不得已的原因,但这些原因都是吴三桂的私心作怪,所谓政治投机客历来如此。

李自成骄傲自满一心幻想招徕吴三桂的投降,但狡诈的多尔衮却精明的多,当李自成的大顺军抵达山海关发现吴三桂诈降立即发起了猛烈的攻势,坐山观虎斗的多尔衮待吴三桂雪片般的告急文书纷沓至来时,他却以“剃发易服”彻底降清为条件将吴三桂收入囊中。图片 15

比如老憨王杀弟舒尔哈赤及三子阿尔通阿、阿敏、札萨克图。而皇太极、多尔衮兄弟对兄弟功臣的“萁豆相煎”比之于汉明二高帝之“鸟尽弓藏”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有两次株连甚广,那就是天聪九年,正蓝旗旗主,御弟五王莽古尔泰在死后被揭发私刻帝玺、图谋篡位,以大逆之罪追夺爵位,子孙由黄带子降为红带子。 同时,正蓝旗建制被取消,属员被分别编入正、镶两黄旗,“八旗”一时成了“七旗”。虽然时隔不久,皇太极又将正蓝旗恢复,但此时的正蓝旗已不复当年的风光。再往后,正蓝旗又因为新旗主豪哥被整肃而再受牵连,并被发去戍边当差而且待遇恶劣。

杀戮清军让吴三桂自断前程

此后,满汉联军大败李自成部于一片石,吴襄被李自成乱刃分尸,吴三桂亦借助满清的势力打着“复君父之仇”的旗号挥师南下剿灭李自成残匪。

此后,两白旗因为旗主摄政王多尔衮主政,取得了许多利益,如在京畿周边侵占原两黄旗圈占的旗产土地;但在多尔衮和阿济格死后,两白旗受到清算。多尔衮一党如罗什、博尔惠、額克亲、吴拜、苏拜、刚林、巴哈纳、冷僧机、谭泰、拜尹图皆被论罪。如此频繁和大面积的内讧,在旗人内部,尤其是正蓝旗和两白旗的将士们因受到株连,以至于心怀二志者自然大有人在。所以趁势起义,甚至反清复明也就不足为怪。更何况旗人之中更有大量的尼堪外兰部、叶赫部、哈达部、乌拉部这些和建州女真有杀君亡国之恨的部族,如果这些人决定发动起义那就更在情理之中。

根据《南明史》载:“少顷,三桂进见,初甚倔傲,见王长揖.王问为谁?三桂噤不敢对。再问之,遂伏地不能起,及问之数至,始称名应”。从史料的描述来看,吴三桂面对这位曾经的故主,初始傲慢无礼,当龙颜盛怒,吴三桂居然“伏地不能起”足见永历帝的天子之气。

可以说至此,“君父之仇”皆已报,再打着这个旗号,加持拥有私人武装的吴三桂已经不合时宜了,而吴三桂显然没有意思到这一点,在他联合清军南下讨伐大西军的过程中,吴三桂与南明福王政权暗通款曲,甚至私密信件中表示:“不忍一矢相加遗”。

图片 16

而旁边的满人又是什么反应呢?根据《南明史》描述:“满兵中有蓝旗章京兀儿特者,见而大愤,曰:“吴三桂食明厚禄,何无毫发恩乃尔!”谓其下曰:“此真天子也,可奉之为百世功。”八旗将士拜呼万岁,争去辫为号。”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吴三桂内心深处毕竟还奉南明为正朔的,但不久清廷一纸“出镇锦州”的诏令着实让吴三桂如芒在背。

图片 17

以这段文史资料作为参考,永历帝朱由榔即便沦为阶下囚时,依旧保持不卑不亢的态度,这让旁边蓝旗满洲人惊叹不已直呼:“真天子”。

投机小人的共通特点就是善于变脸。在经历两年锦州戍边的闲职晾晒后,伪君子的吴三桂迅速变脸了,自此,再也不提什么“复君父之仇”了,而是立刻见风转舵,宣称崇祯乃“故主”,并在不同场合反复表面“矢忠新朝”的公开立场。

“自古降王难瓦全”——纵然苦心竭力,但也难逃“成王败寇”的结果,爱新觉罗的子孙比朱家的宗室只是早晚;看着江山易改,生灵涂炭,清之遗老比明之孤臣也不过是异代同悲。

不久,《南明史》记载:“统领邵尔岱牛录下蟒出洒出,纠兵官阿尔必、岳得济、苏间色、对大拜、门都海、住厄西兔等四十余人,自称平汉王,刻印缮装。乘城演剧举事,共扈上幸汉中起义,尽杀汉中大营兵。事泄,死者二千余人”。

吴三桂这条“变色龙”前后态度180°的转变,很快,让清廷喜上眉梢,两年后,吴三桂与八旗将领李国翰联合南下灭大西、剿南明,一路上刀口嗜血杀掠无度的卖力表现让清主甚是欣慰。

回答:

也就是说八旗军调转枪头打算劫狱救出永历帝朱由榔,结果被吴三桂的大军全部杀光。

可以说,黑化至此的吴三桂彻底抛弃了所谓的“复君父之仇”,更将“汉贼不两立”的民族大业抛诸脑后,什么正统不正统的,只要能得到新主子的重视,只要获得足够大的权力,一切皆是浮云。图片 18

《南明史》说过这件事,当然这不是一家之言,广阳杂记、罪惟录、行在阳秋、庭闻录、云南备征志等等都有记载。

从字里行间我们可以分析,吴三桂作为前朝遗臣,清廷本来就对其心怀戒备,而此时,他却又杀死八旗兵两千多人,倘若将永历帝朱由榔押解回京,纵使吴三桂粉身碎骨也不足以平息满清皇帝的愤怒。

吴三桂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在他拿出吃奶的劲儿南征北战攻城略地大肆挤压南明生存空间时,南明永历帝朱由榔迫不得已逃窜至缅甸。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毕竟对于满清统治者来讲,吴三桂始终是外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考虑到深层次的厉害关系,无三姑火速处死永历帝朱由榔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早就利令智昏的吴三桂,更是视永历帝为升官发财的头等功阶,为此,他逼迫缅王交出永历帝朱由榔,并将其押解回云南。

难道永历真的是有天子之相,说实话,这套说辞我是不太相信的。如果永历真是真龙天子,早就把满清皇帝由南向北推下海了。

图片 19

按道理讲,对于前朝的亡国之君,职级再高的将领也得将永历帝朱由榔押解回京交顺治帝处理,而断不可自行处置,但吴三桂却偏偏逆天而行亲自处死了永历帝朱由榔。

在满清和南明的对抗中,南明是到死都是忙着内斗,斗的很欢快。

以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弥留之际的话来说:“明朝三百年正统,天意必不绝亡,我死,尔急归明,毋为不义”。作为毕生跟大明朝唱对台戏的农民军造反领袖,面对民族危亡的时刻,依然视明朝为正朔,足见明朝深入人心的影响力。

这就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这吴三桂与永历帝朱由榔得多大的仇恨,不经请示就妄自做主予以杀戮?

难道说满清就是铁板一块,非常团结。也不尽然。

而当“三藩之乱”吴三桂再次借尸还魂举起“兴明讨虏”的大旗时,云南提督张国柱、贵州巡抚曹申吉、提督李本深等天下汉人尽皆反叛,土司、苗民乃至蒙古等部也纷纷吹响了反清号角。大半个中国几乎掀起了“反清复明”的新高潮。

其实,拂去历史的面纱,吴三桂迫不及待的处死永历帝朱由榔,委实有着不得已的原因,但这些原因都是吴三桂的私心作怪,所谓政治投机客历来如此。

八旗之间也是有矛盾的,就拿顺治所属的两黄旗来说,两黄旗的人仗着自己是皇帝的嫡系,经常欺负其他旗的人。这一来二去,有些不堪其辱的人就可能想造反。

由此可见,明朝无论是在汉族士人中的影响力,还是在少数民族中的凝聚力都有着至尊无上的地位,将代表南明正朔的永历帝朱由榔押解回京这个任务表面上看美差一件,但实则困难重重。

杀戮清军让吴三桂自断前程

根据《南明史》载:“少顷,三桂进见,初甚倔傲,见王长揖.王问为谁?三桂噤不敢对。再问之,遂伏地不能起,及问之数至,始称名应”。从史料的描述来看,吴三桂面对这位曾经的故主,初始傲慢无礼,当龙颜盛怒,吴三桂居然“伏地不能起”足见永历帝的天子之气。图片 20

而旁边的满人又是什么反应呢?根据《南明史》描述:“满兵中有蓝旗章京兀儿特者,见而大愤,曰:“吴三桂食明厚禄,何无毫发恩乃尔!”谓其下曰:“此真天子也,可奉之为百世功。”八旗将士拜呼万岁,争去辫为号。”

以这段文史资料作为参考,永历帝朱由榔即便沦为阶下囚时,依旧保持不卑不亢的态度,这让旁边蓝旗满洲人惊叹不已直呼:“真天子”。

不久,《南明史》记载:“统领邵尔岱牛录下蟒出洒出,纠兵官阿尔必、岳得济、苏间色、对大拜、门都海、住厄西兔等四十余人,自称平汉王,刻印缮装。乘城演剧举事,共扈上幸汉中起义,尽杀汉中大营兵。事泄,死者二千余人”。

也就是说八旗军调转枪头打算劫狱救出永历帝朱由榔,结果被吴三桂的大军全部杀光。

从字里行间我们可以分析,吴三桂作为前朝遗臣,清廷本来就对其心怀戒备,而此时,他却又杀死八旗兵两千多人,倘若将永历帝朱由榔押解回京,纵使吴三桂粉身碎骨也不足以平息满清皇帝的愤怒。图片 21

毕竟对于满清统治者来讲,吴三桂始终是外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考虑到深层次的厉害关系,吴三桂火速处死永历帝朱由榔也就不足为奇了。

再加上满族中间,建州女真和海西女真关系就不好,虽然海西女真被吞并。但难免人家有什么想法。

且不说云南到北京2100公里的直线距离,在古代交通极为落后的情况下,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休想抵达帝都,而永历帝朱由榔的巨大影响力,就促使吴三桂不得不派驻大量兵力沿途押送,否则,一旦囚徒被劫,吴三桂纵使满身是嘴也会被满清认定为“明朝余孽”。

南明正朔影响力巨大

以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弥留之际的话来说:“明朝三百年正统,天意必不绝亡,我死,尔急归明,毋为不义”。作为毕生跟大明朝唱对台戏的农民军造反领袖,面对民族危亡的时刻,依然视明朝为正朔,足见明朝深入人心的影响力。

而当“三藩之乱”吴三桂再次借尸还魂举起“兴明讨虏”的大旗时,云南提督张国柱、贵州巡抚曹申吉、提督李本深等天下汉人尽皆反叛,土司、苗民乃至蒙古等部也纷纷吹响了反清号角。大半个中国几乎掀起了“反清复明”的新高潮。

由此可见,明朝无论是在汉族士人中的影响力,还是在少数民族中的凝聚力都有着至尊无上的地位,将代表南明正朔的永历帝朱由榔押解回京这个任务表面上看美差一件,但实则困难重重。

且不说云南到北京2100公里的直线距离,在古代交通极为落后的情况下,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休想抵达帝都,而永历帝朱由榔的巨大影响力,就促使吴三桂不得不派驻大量兵力沿途押送,否则,一旦囚徒被劫,吴三桂纵使满身是嘴也会被满清认定为“明朝余孽”。图片 22

因此,与其远距离冒险押送倒不如就地处决,如此,一则杜绝劫狱的可能,二则独占奇功,实在是一箭双雕的妙计。

这些企图想营救永历皇帝的人,估计就是一些有野心,或者是之前被欺负的人。想借此机会翻身。

因此,与其远距离冒险押送倒不如就地处决,如此,一则杜绝劫狱的可能,二则独占奇功,实在是一箭双雕的妙计。

邀功自重的汉奸心态

以永历帝朱由榔怒斥吴三桂的话来说:“汝非汉人乎?汝非大明臣子乎?何甘为汉奸叛国负君若此?汝自问汝之良心安在?”(《南明史》),一连四问让吴三桂“伏不能起,左右扶之出,则色如死灰,汗浃背,自后不复敢见”(《南明史》)。

从永历帝朱由榔怒骂吴三桂的话语中,我们很清楚的明白,吴三桂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汉奸小人。

大凡奸佞巨滑之人,必有邀功自重的汉奸心态。而吴三桂这个明末头等大汉奸,他邀功自重的资本除了卖命地给清廷扫除盘踞在中原大地上的大顺、大西和南明等各路政权,以踩着同胞的累累白骨往上爬,最终通过弑君之举根绝“反清复明”政治遗愿,从而实现“代行沐英世守云南之先例”。图片 23

因此,弑杀永历帝早已在吴三桂的算计中,然而,康熙皇帝岂是那种“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主,待到吴三桂正式揭开了“兴明讨虏”的可笑虎皮大旗,义正言辞的指出满清“窃我先朝神器,变我中国冠裳”时,汉贼吴三桂在历史的嘲笑中暴卒于衡州。

参考资料:《南明史》、《清圣祖实录》

回答:

总第303期

本期作者:关捷

图片 24

永历帝朱由榔(1623年11月11日—1662年6月1日),南明最后一位皇帝。 明神宗朱翊钧之孙,桂端王朱常瀛之四子。

图片 25

天启三年(1623年),朱由榔生于北京,隆武二年(1646年),承袭封桂王。隆武二年(1646年)在广东肇庆称监国。同年十一月十八日,宣布即皇帝位,改第二年为永历元年。朱由榔倚仗大西军余部李定国、孙可望等在西南一隅抵抗清朝,因此,这个几乎是临时朝廷的小朝廷维持时间较长。

永历十五年(1661年),清军攻入云南,朱由榔带人逃到缅甸曼德勒,被缅王莽达收留。后来,吴三桂攻入缅甸。新一任缅甸王莽白,为讨好吴三桂杀尽永历帝的侍卫与随从,然后给吴三桂写信,表示要献出永历帝,并且很快献了出来。永历十六年(1662年)6月在昆明被绞死,终年40岁,在位16年。

图片 26

永历帝这个时候,就是个俘虏,本来是可以不杀的。押回北京交给康熙帝处置也就算了。而且,清廷上下,也没有要杀永历的意思。吴三桂与永历帝也没有仇,但他要杀永历帝,谁也劝不了。

我们说过,吴三桂不是政治家,他就是彻头彻尾的商人,现在,他看到了更大的利益。

吴三桂非要杀永历帝不可,就与他当年大规模屠杀李自成的残部与降卒,甚至不惜屠掉一座又一座城是同样的道理。他要向新主子表明态度,他要用这些刀下鬼的鲜血染红自己的顶子。做为“买卖人”,他看中的是占有多么可以在将来讨价还价的筹码。这就是吴三桂非要杀永历帝的根本原因。

任何过激的行为,如果不是出于鲁莽,那一定带有表演性质,要表演给人看,从而猎取欣赏,并且猎取随之而来的赏钱。追杀永历帝的时候,正是吴三桂造势的时候,他必须要把自己弄得斤足两才行。

图片 27永历帝是谁呀,打着明朝朱家旗号的最后一个皇帝,无论是谁,承认与不承认,他都是所谓大明的一个符号,有他在一天,天下就难免消停,哪怕只是局部的不消停。这是清廷必须要除掉的喉中之骨鲠。除了,明宗室、各种心怀异志的反叛势力以及愚忠臣民,也就没有了念想。“铁算盘”吴三桂哪有算不明白的道理?活捉永历帝,虽然朝廷已无意再杀他,虽然可能有其它政治上的考虑,但是,吴三桂为了自己的利益,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他就是要一刀了断。他知道朝廷不会因此而怪罪他,他自己此举一定会得到更高的加分,他似乎看到了飘飘摇摇由北向南飞向他的顶子。

所以,当永历帝战战兢兢被押到他面前时,吴三桂毫无恻隐,脱口就是一句:“砍了!”据传是旁边的满洲将领劝了他,说:“这样太过份了吧,好歹他是个皇帝!”大约类似的话。吴三桂不敢不听,于是,改砍为勒。在昆明篦子坡那个地方,永历帝及其眷属25人被吴三桂命人用弓弦勒死。

图片 28

果然,五个月后,即到康熙元年(1662)的十一月,吴三桂如愿进晋封为亲王,并且,把贵州的地面也归了他。

回答:

永历帝朱由榔是明神宗的孙子,生于天启三年(1623年),1646年在广东肇庆称帝,1662年被吴三桂缢杀。

1644年,李自成率农民军攻占北京后,崇祯皇帝被迫自缢。留在南方的明朝宗室纷纷称帝,其中历时最长的当属永历帝朱由榔。朱由榔在位的十几年,主要依靠张献忠的余部孙可望和李定国等人在西南地区同满清做抵抗,后来由于孙可望叛变投靠满清,满清掌握了西南的虚实,云贵等地不久便被清兵攻占,朱由榔逃往缅甸。后来吴三桂武力逼迫缅甸王交出了朱由榔,随即被吴杀害。

吴三桂之所以要杀永历帝朱由榔大概有以下几点原因:

1.吴三桂是想向他的新主子表忠心。他吴三桂引满清入关之初,打着为君父报仇的旗号,在消灭了李自成的主力后,便感觉到满清组织严密、武力强盛,将来一定能够得到天下,于是在思想上发生了彻底转变,对南明几个政权便不再抱有幻想和感念,彻彻底底投入到满清阵营,为了向满清表示不再对故明有任何怀念和立功请赏,便杀死了永历帝。

2.吴三桂幻想能和明初的沐英一样,世代镇守云南。吴三桂不杀永历帝,满清就会对吴心存疑虑,就不会重用吴。而西南地区地处边陲、地理、人情复杂,亟需一个“能人”镇守,而这个人非他吴三桂莫属。基于这些想法,吴三桂杀死了永历帝。

只是忠贞的沐英不是狡诈与反复的吴三桂所能比的,褊刻的满清朝廷怎会容得下一个汉人坐大?

回答:

擒获永历后,吴三桂跟内大臣、定西将军爱星阿商讨如何处置,爱星阿认为应当献俘北京,由清廷处置。吴三桂认为不妥,昆明到北京路途遥远,沿途很不安全,李定国正在寻找永历,两湖、四川交界处仍有抗清力量活动,还有很多个人招募的暗中反清力量,万一中途被劫,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永历小朝廷东躲西藏的存在了十五年,最后跑缅甸去才擒住他,就吴三桂个人来说,清廷虽然给了他高爵厚赏,但对他的戒心一日也未曾消除,擒获永历可谓不世之功,可万一路上出点岔子,不但前功尽弃,还将承担无法推卸的重责,这个险吴三桂无论如何也不能冒。

因此,吴三桂不同意将永历解往北京,主张就地处决。爱星阿也觉得,万一出了岔子,自己也跑不了,随即同意上奏朝廷,请示将永历就地正法。朝廷完全同意吴三桂的意见,永历不必解往北京, 可以在昆明处决。怎样处决,由三桂与诸将议定。爱星阿问吴三桂用何种方式处死,吴三桂不假思索地说:“斩首”,爱星阿以为不可,毕竟是当过皇帝的人,让他自尽就是了,斩首未免太惨。安南将军卓罗大声说:“一死而已,永历偿为中国之君,当全其首领,何必用斩!”满将爱星阿、卓罗出于对一个弱者的怜悯,念永历曾经当过皇帝,欲保其全尸,也算是人之常情,吴三桂不过是怕清廷认为他还眷念故主,故而不加思索张口便说要将永历斩首处死,既然这两位满洲将领认为不该斩首,他正好顺水推舟,表示同意。

康熙元年四月二十五,吴三桂派吴国贵将永历和他的儿子,还有皇室王维恭(国舅)之子 抬进一座小庙中,命人出示弓弦,准备用刑。永历知死期已到,既没有求饶,也没有抗争。他的儿子——太子,才 12岁,大骂吴三桂:“黠贼!我朝何负 于你?我父子何负于你?乃至此耶”吴国贵等不由分说, 用弓弦把永历父子和王维恭之子逐个勒死。随后命昆明知县聂联甲亲运柴薪至北城门外将尸体焚化,然后尸灰四扬,彻底灭迹。二十八日,吴三桂遣人押解太后、皇后与宫人李贵芳赴北京。至中途,皆自杀。她们不属重要 人物。既然自杀而死,朝廷也不以为然,未予追究。

吴三桂世受明朝大恩,非但不思报效,反而辜恩背主,认贼作父,为一己之私,甘为异族鹰犬,屠杀故国军民,后又一叛再叛,祸乱天下,涂炭生灵,真是天良尽丧,廉耻尽丧,必遭永世唾骂!

回答:

首先看看当时吴三桂面临的形势

顺治十七年,云贵大规模战事结束后,朝廷准备将云南的满洲八旗兵撤还京师,五万绿旗兵拟裁去两万。因为把大批军队留在云南,军费浩大,给国家财政造成了沉重负担。据户部统计,在用兵期间,云南一省每年的俸饷银高达900余万两。而当时清廷一年的收入也不到三百万两。即以国家两年的“课银”收入也抵不上云南一年的军费开支。这还不算其他各省军费,这样的开支朝廷无法负担。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唯有裁军以节省军费。当时云南的军队有十几万。

一. “云南平西王下官甲一万员名、绿旗兵及投诚兵(包括归降的南明兵与农民军)共六万名。”两项合计,共七万人。吴三桂在进军云贵过程中,收编了数以千计以至万计的降卒降将,都隶属他的统率之下。这些人都是百战余生的骄兵悍将。尤其是他从辽东带来的将卒,更是一支劲旅,是他军中的骨干部分,“素称精锐”。他的军队多且能打,实在是一支令人可畏的军事力量!

二. 在云南还驻扎了不属于他统领的满洲八旗兵,如信郡王多尼平南将军卓罗等部、洪承畴部,与三桂兵合计,总数可达十二三万。对于云南省来说,无法养活这么多军队。

因此,清廷对云南驻军的裁撤已经是刻不容缓了。

吴三桂靠军功起家,当然不会不清楚军队对于他的重要性。加之其称作恩师的明朝降将洪承筹的暗中指点,不可使滇一日无事。所以,吴三桂决定先除永历,以绝人望。以此来拖延裁军进行。

顺治十八年九月,因为到了秋季,令人恐惧的瘴气已经消除。吴三桂三桂调动满、汉、土司兵及降卒七万五千人马,加上炊事及汲水勤杂人员共计约十万人马,采取了一次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向缅甸进军,必取永历而后罢兵!

其实进缅境擒拿永历,根本用不了这么多军队。因为一,永历手下几乎没有什么抵抗的力量。二,缅甸已经臣服清廷,并不会抵抗吴三桂。这么做的目的一则吓唬缅方,痛痛快快交出永历;二则是做给朝廷看的,尽力显示边疆危机的严重程度。

慑于吴三桂的兵威,缅甸王将永历帝半骗半绑至吴三桂的军营,永历苦撑了十五年的朝局宣告覆灭,终于以囚徒的身份回到了祖国。

擒获永历以后,如何处置永历帝就提上了议事日程。如何处置,不外乎杀或者囚抑或赦。有人提出,应当将永历献俘北京,听朝廷处置。这绝对是一个无可非议的选择,因为对于这样一个大人物,吴三桂和其部下根本无权处置,只能听朝廷决断。但吴三桂出于自身的考虑,害怕献俘北京,因为路途遥远,如果半道永历被劫,或者不幸死于途中,那他不但会失去擒获永历的不世之功,还会背上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吴三桂上奏请将永历就地正法。这样一来,不但可以保住已有的功劳,还能让清廷消除对他的猜疑。吴三桂真不愧是乱世奸雄,不惜残杀旧主以博取新主的关心,这也成为他被后世诟病的一条主要罪状。

康熙最终同意了吴三桂的奏请,下旨恩免献俘,著将永历正法。

康熙只是说了正法,却没有明说如何杀法。按照当时处决的方式如斩首、磔死、毒死、勒死、自缢等等,吴三桂可以任选一种。但吴三桂偏偏选择了斩首,这让和吴三桂一起商议的定西将军爱星阿很不满意,他说,永历尝为中国之君,今若斩首,未免太惨,仍当赐以自尽,始为得体。”三桂还想辩,他只是“奉旨”杀头,非个人专断独行。安南将军卓罗厉声说道:“一死而已,他也曾当过皇帝,应当全其首领,何必用斩!

其实吴三桂这样的想法,是有自己的小九九的,他害怕采取别的方式比如让永历自尽,留全尸会让满人看出他对故主的眷恋之情,而不惜说出斩首,其实从他内心来讲,也不愿意对永历施以极刑。所以,当满人出于对弱者的同情,建议保永历全尸的时候,他也就顺水推舟地答应了。

康熙元年四月,永历帝被吴三桂用弓弦绞杀于蓖子坡。至此,明朝最后一个政权灰飞烟灭。

而吴三桂,为了保住自己的王位,达到世代镇守云南的目的,绞杀永历帝,得以晋封平西亲王。但他最终还是被清廷剿灭,子孙后代凌迟的凌迟,为奴的为奴,终清一朝,其后代也未能翻身。

报应来的不可谓不快,康熙元年永历帝亡到康熙十七年吴三桂暴卒,其中间仅仅十六年,不知道吴三桂到了阴间,如何面对死于他手的永历皇帝。

回答:

感谢悟空问答官方邀请!永历帝之死,标志着南明政权的彻底结束和清廷正式实现了对中国大陆的占领和统一。

吴三桂杀永历帝的原因很简单,向清廷主子表明与旧主彻底决裂及忠心效命新朝的政治态度。

下面就详细介绍一下吴三桂缢杀永历帝的过程,每当读到此处,不禁扼腕良久,心痛似绞,也请读者朋友们认真读完史书中关于此事的记载。

永历帝逃入缅甸后,南明政权的军事力量已几乎被清廷摧毁殆尽。永历帝避难缅甸的消息传到清廷后,清廷曾给缅甸方面写信,要求他们把永历帝交出来。此信由著名大汉奸洪承畴执笔,信中写道:“我皇上原欲与故明讲和,相安无事。惟因明祚沦亡,生民涂炭,不忍置之膜外,乃顺天应人,歼灭群凶,复故明之仇,雪普天之恨。闻永历随沐天波避入缅境,想永历为故明宗枝,群逆破坏明室,义不共天,乃为其挟制簸弄,势非得已。今我皇上除李自成、张献忠、李定国、为明复不世之仇,永历若知感德,及时归命,必荷皇恩,彷古三格,受福无穷。若永历与天波执迷不悟,该宣慰司历事中朝,明权达变,审顺逆之机,早为送出,当照擒逆之功,不靳封赏。不然留匿一人,累及合属疆土,智者必不为也。”洪承畴这封信一派胡言,前后矛盾,既然清廷起兵是为了明朝报仇,那么为什么还要抓明朝的皇帝呢?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只不过是为自己屠戮中华寻找一个漂亮的借口罢了。

缅甸方面在收到清廷的书信后,一开始是拒绝配合的,但随着局势的不断恶化,听闻清廷有大军入缅的计划,缅甸方面发生了动摇。即使如此,他们也只是毒杀了沐天波及一众明朝官员,既没有杀害永历帝,也没有把他交给清廷。

由于远征缅甸需要大粮的兵员和粮饷,常年征战的清廷在财政上非常紧张,他们认为中国境内的南明军事力量已被摧毁,只身逃往缅甸的永历帝已无法影响大局,于是,以他们本意,就是任其自生自灭。但吴三桂却认为这是一个建立不世之功的绝佳时机,他向清廷上疏道:“逆渠在边,终为隐祸。永历在缅,于中岂无系念?”要求出兵缅甸,抓获永历帝,一举平定滇边局势。此外,吴三桂向清廷列出此次进军需要的兵员和军饷:大军十万,军饷二百二十三万余两。他在疏中最后写道:“虽所费如此,然一劳永逸宜不可也。”清廷答应了吴三桂的请求,决定出兵缅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吴三桂以拥立明室为名发动三藩之乱时,清廷打出的第一张王牌就是把吴三桂这件奏疏公之于众,使吴三桂这个前朝逆臣在全国人民面前颜面扫尽。

公元1660年八月二十四日,吴三桂由昆明出发,于十一月初九日推进至缅甸木邦地区。吴三桂致书缅甸国王,要求交出永历帝。永历帝得知吴三桂进入缅甸的消息后,做了最后的努力,向吴三桂写了一封字字如血,句句如泣的乞命信,信中写道:“将军本朝之勋臣,新朝之雄镇也。迩来将军不避艰险,亲至沙漠,提数十万之众,追茕茕羁旅之君,何视天下太隘哉!岂天覆地载之中,竟不能容朕一人哉!将军既毁宗室,今又破我父子。将军犹是中华之人,犹是世禄之裔也。即不为朕怜,独不念先帝乎?即不念先帝,独不念二祖列宗乎?即不念二祖列宗,独不念己身之祖若父乎?朕今日兵单力微,父子之命悬于将军之手也明矣。若必欲得朕之首领,血溅月日,封函报命,固不敢辞。倘能转祸为福,反危为安,以南方片席,俾朕备位共主,惟将军是命!”然而,对于一个急于借汝之头换取荣华富贵的叛臣逆子来讲,这样的书信,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缅甸王将永历帝交给吴三桂后,二人在吴三桂大营进行了会面。由于是初次相见,永历帝并不认识吴三桂,他问了几次,吴三桂方敢答应。永历帝深知必死于吴三桂之手,再多乞求也无济于事。于是,他厉声责问吴三道:“汝非汉人乎?汝非大明臣子乎,何甘为汉奸叛国负君若此?汝自问汝良心安在?”吴三桂被问的不敢答声,只是伏地地上如死人一般。永历帝最后说道:“今亦已矣,我本北京人,欲还见十二陵而死,尔能任之乎?”吴三道答道:“某能任之。”永历帝命吴三桂出去,吴三桂被永历帝问的汗流夹背,瘫痪在地,在左右帮助之下,扶架出去。自此以后,再也不敢去见永历帝了。

永历帝被擒获的消息传到北京后,清廷于康熙元年(公元1662年)五月封吴三桂为亲王。

永历帝被吴三桂押送回昆明后,被圈禁在世恩坊原崇信伯李本高的府内。吴三桂认为如果押解北京献俘,路途遥远,难免发生意外,于是建议在昆明就地处死。但关于如何处死永历帝,吴三桂与满洲定西将军爱阿星产生了分歧。吴三桂主张将永历帝砍头处死,但爱阿星认为:“永历尝为中国之君,今若斩首,未免太惨,仍当赐以自尽,始为得体。”安南将军卓罗也说道:“一死而已,彼亦曾为君,全其首领可也。”于是,把永历帝抬到一座小庙内,用弓弦将其勒死。随后又将永历帝焚化于北门外,取大骨为证往北京报功。读到此处,我们不禁唏嘘不已。在关乎永历帝死节之时,吴三桂这个前朝重臣竟然还不如世为仇敌的满族将领。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回答:

吴三桂的一生,充满了传奇,有的说他是汉奸,有说是反复无常的小人……笔者认为,作为一实力派军阀,在生死存亡的选择关头,多数事是不得已为之,结果也应能让人理解。他更像一个狡猾的政客,审时度事,权衡利弊作出相对上佳的选择。绞杀南明永历帝朱由榔,亦无奈,同时还有其果断残忍一面,康熙即位后,加强对边疆的管理,作为一降将,也为自己的地位担忧,担心清对自己下手,南明虽无实力,但毕竞是反清的旗帜,吴绞杀南明帝,表明效忠清的态度,不至被怀疑,以图自保,当然,当康熙进一步撤藩时,危及了吴三桂生存,有反骨的他必然造反了。

回答:

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

回答:

吴三桂当时已经投靠了清朝,由于自己是投降过来的,虽然立下了赫赫战功,但是依旧改变不了自己在满洲贵族眼中明朝降臣的身份,为了对自己的新主子表明忠心,从而巩固自己的地位,能够让自己安度晚年,杀死明朝永历皇帝无疑是示好、表忠的最好方式。

永历跟崇祯比真是差远了。崇祯好歹还有自杀的勇气,永历倒好直接外逃到缅甸,还被缅甸人羞辱。。。图片 29

以永历帝朱由榔怒斥吴三桂的话来说:“汝非汉人乎?汝非大明臣子乎?何甘为汉奸叛国负君若此?汝自问汝之良心安在?”,一连四问让吴三桂“伏不能起,左右扶之出,则色如死灰,汗浃背,自后不复敢见”。

回答:

图片 30

一部《南明史》,读来实在虐心,初期形势远比南宋看好,最后的结果却比南宋天差地远,无论是吴三桂的弓弦还是施琅的战船,葬送汉家江山的,还是剃发易服的汉家旧人。

汉人中最勇猛最能打的,屠戮的却是汉人对手,南明之亡,不在于满清铁骑,而在于小朝廷的内讧,在于叛将的进攻,说到底,是一场前明军对现明军的胜利。图片 31

前明军,从关宁军到辽西军到左良玉军,再到江北四镇军,无非是投降顺序差别,合在一起构成了所谓清军的主力。

而现明军,反倒有大半是前大顺军或前大西军投靠来的忠勇,当年他们作为起义军被前明军追打围剿,等到他们成为真正的明军了,还是要被前明军改编成的现清军追打。身上的衣装是换了,战斗结果仍然是一样。

墙倒众人推,最后推翻那堵破墙的不一定非要出动自己的核心群体,山河破碎,神州陆沉,大明倾颓之势,终究无人能挡。

从永历帝朱由榔怒骂吴三桂的话语中,我们很清楚的明白,吴三桂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汉奸小人。

南明永历朝廷(包括其他昙花一现的小朝廷)有内讧的光荣传统,对手清军其实也一样。

图片 32从三十来个手下和十三副铠甲,努尔哈赤一路走来,先是收拢了建州女真,后来又统一女真各部,收服蒙古各部,再到把满州八旗里吸引进高丽兵和汉族士兵,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化,其核心基础也在不断随之膨胀。待到增设绿营兵、占据南明广大地盘后,即使是扩大后的核心都已经被对应成小群体。

说铁板一块那是假的,从野人女真到蒙古各部,除了仅有的瓜分胜利果实的源动力,几乎没有任何凝聚的基础,当果实被瓜分得差不多,问题就出来了。图片 33

大凡奸佞巨滑之人,必有邀功自重的汉奸心态。而吴三桂这个明末头等大汉奸,他邀功自重的资本除了卖命地给清廷扫除盘踞在中原大地上的大顺、大西和南明等各路政权,以踩着同胞的累累白骨往上爬,最终通过弑君之举根绝“反清复明”政治遗愿,从而实现“代行沐英世守云南之先例”。

题目中所说的南明永历帝被杀时,就有了钱海岳先生的《南明史》中的这段记载内容:

当看到被俘的南明永历帝的风采后,满族兵将中有一位叫兀儿特的蓝旗章京,顿生仰慕之感,继而愤怒异常:

style="font-weight: bold;">“吴三桂食明厚禄,何无毫发恩乃尔!”

这吴三桂是一个典型的恩将仇报的白眼儿狼啊!图片 34

然后这位章京对他的手下士兵说:

style="font-weight: bold;">“(永历帝)此真天子也,可奉之为百世功。”

我们应该奉他为真正的天子,开创百世基业!

于是手下的八旗将士们纷纷就势跪倒,山呼万岁,争先恐后的剪去发辫,作为行动的记号。

因此,弑杀永历帝早已在吴三桂的算计中,然而,康熙皇帝岂是那种“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主,待到吴三桂正式揭开了“兴明讨虏”的可笑虎皮大旗,义正言辞的指出满清“窃我先朝神器,变我中国冠裳”时,汉贼吴三桂在历史的嘲笑中暴卒于衡州。

这次叛乱行动纠集了四十多员将领,自称平汉王,刻了王印,换了服装,开始起义。当然,结果很悲催,起义被扑灭。

图片 35如果说蓝旗章京兀儿特可能是心中并未臣服最核心层的蒙古或野人女真各部中的一份子,那来自于正黄旗的定西将军舒穆禄·爱星阿则属于根正苗红的紧密核心层成员,当吴三桂要残忍处死永历帝时,他也和几名满族将领上前表达了审慎的反对意见:

style="font-weight: bold;">“永历尝为中国之君,今若斩首,未免太惨,仍当赐以自尽,始为得体。”图片 36 style="font-weight: bold;">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比执意请旨攻打永历残余势力,后来又坚持把永历帝用弓弦勒死的“曲线救国”分子平西王吴三桂来说,蓝旗章京兀儿特可能是仅有的“内部”不识时务者,识时务者都当了光鲜靓丽的俊杰,不识时务者却在披着污衣默默地创造历史的同时,捍卫着一点残存的灰突突的道义尊严。

回答:

我来说说咋回事。这个我还真有过一点了解,事情是这样的,当时虽然清军打的很厉害,占据了优势,但是实际上清军内部矛盾也很大,八旗军中,与正黄旗的矛盾的大有人在,经过内部矛盾升级,在后期已经开始内讧到打起来了,败了的清军被追杀,虽然这些败了的清军是满人,但是他们觉得明朝皇帝也是可以的,只是仗打的确实不行,于是投奔了明皇帝,见到明皇帝后就发出了,真事真龙天子的感慨。而以吴三桂为代表的朝廷投机者精英,开始为自己前途着急,眼看大明就要不行了,得为自己前途着想,于是趁清军攻来之际,投奔了清军并以杀掉叛逃的清军为见面礼。

图片 37回答:

此为满洲八旗将领反感吴三桂背叛明朝所为。

图片 38

根据钱海岳《南明史》记载:满兵中有蓝旗章京兀儿特者,见而大愤,曰:“吴三桂食明厚禄,何无毫发恩乃尔!”谓其下曰:“此真天子也,可奉之为百世功。”

由此可知,一个叫兀儿特的蓝旗武官(章京)不满吴三桂的背主行为,又感于永历帝的天子容貌,起兵反叛吴三桂,为“汉中起义”,自称“平汉王”,以“去辫”为号令。后因事情泄露,而起义失败。

记载如下:八旗将士拜呼万岁,争去辫为号......自称平汉王,刻印缮装。乘城演剧举事,共扈上幸汉中起义,尽杀汉中大营兵。事泄,死者二千余人。

虽然不知此事真假,但钱海岳《南明史》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虽然吴三桂放八旗入关,并从缅甸绑回永历帝,可谓是大清功臣。但吴三桂的背主自然受八旗将领所不齿。

另有记载,八旗将领曾为永历帝说过好话。吴三桂原准备将永历帝斩首,但因八旗将领说清,改为弓弦勒死。

记载如下:行刑前吴三挂主张拖出去砍头,满洲将领不赞成,爱星阿说:“永历尝为中国之君,今若斩首,未免太惨,仍当赐以自尽,始为得体。”

回答:

应该是少数个人行为,不代表清军的政策。

永历帝由桂王监国到即皇帝位,基本上活动于西南地区,并无记载和清军有媾和的接触。

朱由榔继承的是隆武帝的大统,同期出现了短暂的绍武政权,但很快在清军打击下失败。于是长期只有永历帝为南明的“正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各方抗清势力的团结,这也是永历政权能坚持较长时间的原因之一。

其时,清军的主要矛头即为永历帝,鉴于他在抗清战线上的共主地位,原农民起义军纷纷归入南明旗下,壮大了永历帝的声势,这是清军南下的主要阻碍。他也很清楚这一点,加上个人的软弱无主见,在后期基本上处在动荡迁徙中,以致身死国灭。

可以说,永历帝的死,是历史的必然。当时的情势,只会给他以拖延的余地,不可能让他达成匡复明朝的理想。

相信在长期的抗争中,永历帝也磨砺出一定的从容气度,因此在被俘后还能得到清军的同情,甚至部分人想要营救。已无关历史大势了,更应该看作是个人的情绪化举动。

回答:

不邀自答。

本来我对这个问题是没什么兴趣的,因为在我看来这不过是清初一帮子明朝遗民死鸭子嘴硬而已,不过看到有人一本正经的说是真的,那好吧,我们就从逻辑的角度来看看这个问题。

为什么说这段故事不过是死鸭子嘴硬?你要说是清军当中的绿营官兵妄图劫走朱由榔去建立不世之功业,这还有点可信度。但是说是清军满洲人要劫走朱由榔,Are you kidding me?

清军绿营基本上都是以投降的明军官兵经过整编组成,如果你说是部分绿营官兵因为不忘旧主而妄图起事,这说得过去;你说是满洲官兵要劫持永历去建设万世功业,我只能说这是在编故事,因为逻辑上根本说不通。

因为旗人在清初的利益是完全和清朝的国运绑在一块的,只有大清统御四海旗人才能因此而获利。比如说,清初因为八旗人口稀少,旗丁仅仅十万左右,所以每个八旗男丁身上都有差事,不是当官就是当兵。而以武立国的清朝对旗人的要求就是只有建立武功才有肉吃,所以这段时间武德充沛的满洲人建立了赫赫战功,因此每户都过得不错。

更何况当时朱由榔已经被引渡到清朝,其死期将近,只要是个人都盼着能够赶快回家享福,因为人都会安于现状,不会在天下基本太平的时候再把脑袋别裤腰带上去打打杀杀。所以,这个故事从逻辑上根本说不过去。

而且,这项罪名在古代属于大逆不道,既然是大逆不道,除了本人处决之外,连带亲属也要跟着吃瓜落,最轻也是家族当中成年男子一律处决,女眷以及未成年男子流放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可是,各种版本的故事却没有交待对家属的处罚,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编故事的人也知道编不下去了,所以就只能把这段略去,故事也草草了结。

另外,我把《清圣祖实录》以及《清史稿》康熙元年部分翻了个编都没找到相关记载,《逆臣传》名单翻来覆去也没看过有此等人物。而且清朝对自身的龌龊事一般都没有什么隐晦,像这种事不可能没有记载。

至于有人说什么朱由榔有天子之相,我只能呵呵,一个被吓的只会跑路甚至跑到缅甸的走天子,又有何帝王之命可言?

所以,我只能认为这段故事是假的,是一帮子人死鸭子嘴硬罢了。

全文完

回答:

这却实是个怪事,据说永历帝气度不凡,吴三桂都不敢看他,跪在地上浑身发抖不敢起来,关宁军和八旗的人见到永历都说,这乃真龙天子也。那个满八旗统领有两千多八旗兵,竟然鬼使神差的想将永历劫走,被吴三桂知道后痛下杀手,将两千多八旗全部杀了。为防止再出意外,不敢将永历押送北京,由吴三桂就地杀害。

回答:

司马迁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但孟子也说过:人皆有恻隐之心。一代帝王,如此凄凉,怎能让人不生恻隐之心?吴三桂打着为君父报仇的旗帜,却屠杀君父!为利也罢,为何手段如此粗惨?做人总要有点人性!我相信:有些人不会厚颜做锦上添花,也不会拒绝雪中送炭。你若功成名就我不想高攀,你若潦倒悲惨我能帮则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