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新闻中心 >
粟裕险胜张灵甫,孟良崮战役中关键的一个营

来源:白马茶馆

图片 1

整编第74师,是蒋介石五大主力之首,为捍卫首都南京的御林军,然而,1947年5月竟在短短三天之内,全军覆没,连师长张灵甫都没有逃脱。

在1947年春的孟良崮战役中,救援张灵甫最得力的国民党将领,是谁?

孟良崮战役,是我军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我军几个纵围歼74师,在我军外又由几十万国军围困着我军.我军在围歼74师的同时又要挡住国军的围攻.如果让外围的国军同74师打通联系,那就是我军被国军围歼.胜利逆转就是在一瞬间.在战役的关键时刻,强敌25师同74师差一点就打通了,正巧有我军四纵一个营路过该地,被一纵师长廖政国说服留下,形势就逆转了.

作者:德衡术

战后,华野不少人审视这一次战役,惊讶地发现:在最关键时刻,解放军一个营对围歼张灵甫、置整编74师于死地,起了最关键的作用。

不是别人,而是在莱芜作战救援不力而受到蒋介石呵斥的黄百韬。

图片 2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图片 3

图片 4

华野司令部王德少将日记记下了此事:

1947年3月,蒋氏调集24个整编师计45万人,对我山东解放区发起重点进攻。陈毅、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9个纵队、1个特种兵纵队约27万人,发挥运动战的优势,在山东地区与蒋军周旋了近2个月,在孟良崮战役中一举歼灭蒋军精锐整编74师,彻底粉碎了蒋军对山东解放区重点进攻的企图,极大地打击了蒋军的士气。

它就是华野4纵28团的一个营。

5月14日,张灵甫整74师被华野大军包围在孟良崮山区,不得不固守待援。蒋介石反认为整74师战斗力强,附近有不少可增援部队,于是决定用张灵甫吸引华野主力,以外围各部火速增援,里应外合,反包围并消灭华野大军。

孟良崮战役不但主攻打得好,而目辅攻打援十分出色。蒋介石下 死命令调集十个师增援敌第七十四师,对我形成腹背夹击的关键时刻,我第十纵队死死缠住敏敌第五军不放,一直到敌第七十四师被歼灭;我第三纵队一面监视袭击第五军,一面以正面抗击和侧击相结合的战法,将敌第十一师牢牢困在蒙阴以北地区;敌第六十五、二十五师战斗力也较强,距敌第七十四师较近,在我第一、六纵队的顽强抗击下,直至敌第七十四师被消灭时才前进了三、五公里;敌第七军,第八十二师增援最积极,在我第二纵队阻击下,眼巴巴地看着敌第七十四师被我歼灭;敌第四十八师遭我第七纵队猛烈抗击.根本就不敢动。由于我阻击部从打得狠、打得好.使敌军各部人人自危,互不相顾。这就使我主攻部队得以最快的速度歼灭了正面的敌人。

蒋氏视察部队

这是怎么一回事?

在这个反包围计划中,各路援军打通与张灵甫之间的联系,是最主要,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否则一切都是空想。为此,蒋介石严令整编第25、65、83、11、9、64、20、48师和第5、7军,从各个方向全力增援整74师。

这里,我还要补充一个阻击战中的一个动人故事。在总攻前,一纵叶飞司令员接到陈老总电话,说;“党中央和毛主席又来了指示,说不要贪多.首先歼灭整七十四师。现在敌人的十个整编师己经围在我军四周,先后打响,当前你们的主要任务是协同兄弟纵队把整七十四师这个轴心敲掉,这样,敌人就没有巴望了,我们也就免得两边作战了。加果拖延下去,情况的逆转是可以预料的。"

在孟良崮战役发生后一年,也就是1948年5月,粟裕恰好返回西柏坡向主席汇报工作。主席在谈话中,对华东野战军在孟良崮战役中取得的辉煌胜利给予充分的褒奖。他告诉粟裕,在孟良崮战役之前,有两个人没有想到华东野战军有能力全歼整编74师,“一个是蒋,第二个就是我”。

孟良崮战役进行到5月15日晚时,双方都到了火烧眉毛的关键时刻。张灵甫被解放军围住往死里打,危在旦夕。而解放军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敌援军最近的,离孟良崮也不过20里路远。如华野在次日拂晓前不能全歼整74师,则就要陷入敌重兵包围中——即歼74师不成,反被敌重兵反包围。

5月15日,各路增援孟良崮的国民党军向着华野大军的阻击阵地发起了猛烈进攻,双方血战竟日。

图片 5

粟裕

华野司令员陈毅向各纵队下达了迅速歼敌的死命令:“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哪怕拼掉两个纵队,也要歼灭张灵甫!”为了加快战役进程,不待天亮,他下令在凌晨1时发起总攻。

在各路增援张灵甫的国民党军中,最卖力最凶狠的,当数黄百韬整25师。

叶飞同志听了电话.感到担子沉重。因为一纵播在敌人几个主力师的中间,腹背受敌,两面作战,兵力显然不够。要顾全大局,必须抽出主力去攻歼七十四师,又要考虑到背后阻击二十五师。六十五师的阵地安危,在左右为难的情况下,他找来“独膀子”将军廖政国,他问廖师长:“我把主力部队都拿去攻击孟良崮 ,只留给你从地方刚升级的三团,还有九团,加上你师二团,扼守六十多公里的阵地,挡住敌人两个整编师,保证主力拿下孟良尚,你看行么?"廖政国同志一声未吭,就接任务走了.

毛主席这个评价是中肯的,华东野战军能够取得孟良崮战役的胜利非常不容易。此次战役,蒋军不仅拥有绝对优势的兵力和武器装备,而且蒋军各级的指挥决策也没有明显的失误。

5月16日1时,总攻开始。

展开剩余84%

后来,在一纵背后的阻击阵地上.果然出现了非常惊险的态势。就在敌七十四师即将被全歼之际然,第二十五师拚死东援,虽然在我阵地前敌人遗尸满地,但在督战队的机枪逼迫下,敌兵仍然整营、整团地向我涌来.炮火没有间歇,部队不分队形,真如他们污蔑我军常说的所谓’‘羊群战术”、”人海战术”。中午,我三山店、交界墩的阻击部队伤亡殆尽。下午 4 时,界牌又被敌人攻占;天马山、蛤蟆固等主阵地陷入敌重兵的猛烈攻击之下,情况十分危急。此时,廖师长派出了仅有的一个连,驰援夭马山,手中已再无预备队了。敌人又以两个营猛扑过来。

首先,说说对山东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的蒋军前线总指挥顾祝同。

华野各纵均以凶猛的火力向敌阵地展开轰击,到处枪声大作,火光冲天,硝烟弥漫。敌整编74师也开始了拼命突围。由于其兵力太过拥挤,华野一发炮弹过去,就死伤一大片。但是,他们倒下一批,又一批上来。师长张灵甫亲自督战,命令官兵向前冲。

从清晨开始,黄百韬整25师就与整65师一起猛攻华野一纵廖政国第1师。廖政国1师9团负责三山店,交界墩、界牌、天马山阵地,3团负责蛤蟆崮、覆浮山阵地,2团负责柴山、塔仙阵地。

这时,正有一支部队在山沟里向东急拼,这是我第四纵队第二十八团的一个营。廖政国拦住了那位营长说:“我是一师师长,命令你们立即赶援夭马山。”那营长说:“我营奉命跑步赶去攻击孟良尚,任务紧急。”廖政国向烟火弥漫的天马山一指说:”天马山阵地的得失,关系重大,如果敌人打通联系,我们就全局皆输,我手里只剩下七人个警卫员,只有使用所有到达这个地区的部队.”那营长说:“好,我们执行你的命令。”马上带回部队,向进攻天马山的敌军侧翼反击过去。这一生力军的突然出现,立即改变了阻击阵地上的形势,敌人垮下去了,天马山依然在我手中.至此,东西两敌(七十四师与二十五师)仅有一山之隔,彼此始终是可望而不可及。

顾祝同是有名的顽固派,即便是在合作抗日时,也把我军视作潜在对手,并深谙我军运动战的策略。所以,他此次组织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将45万大军编为3个兵团,兵团与兵团之间、兵团内部之间严格按照“密集靠拢、加强维系、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的方法进攻。

因为,他必须突出去,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双方进行攻守较量,枪炮声如急风暴雨。

图片 6

从1947年3月,蒋军向山东解放区发起进攻开始,无论华东野战军如何围点打援或是诱敌深入,蒋军都没有上当。直到5月初,华东野战军都没有寻找到有利的战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蒋军。甚至为了避其锋芒,华东野战军主力被迫向东转移。

敌兵不顾一切向解放军阵地涌过来,最后涌上了天马山的山腰,即将从这里打开一个缺口。

到中午时分,第1师在天马山阵地前方的三山店、交界墩的阻击部队伤亡殆尽,阵地被敌整25师占领。天马山一线阵地完全暴露在整25师面前,既成为华野一纵的第一线阵地,也成为华野一纵的最后一道防线。因为,天马山后面无险可守了。而天马山如果失守,敌整25师和整74师就达成了“靠拢”,对华野总攻孟良崮的主力就构成致命威胁。

开国上将叶飞回忆录中也写到此关键一营:

顾祝同,抗战时任第三战区副司令

图片 7

天马山在危急中。

陈老总给我来电话说:“党中央和毛主席又来了指示,说不要贪多,首先歼灭整七十四师,然后再寻战机。现在敌人的十个整编师已经围在我军四周,先后打响。当前你们的主要任务是协同兄弟纵队把整七十四师这个轴心敲掉,这样,敌人就没有巴望了,我们也就免得两边作战了。如果拖延下去,情况的逆转是可以预料的。”

其次,作为蒋军进攻山东解放区的主力部队、第1兵团司令汤恩伯,也极为小心谨慎。

守备在此的是华野1纵1师。

图片 8

我把陈司令员的指示转达后,纵队的几位领导同志都感到担子沉重,也感到我纵两面作战,兵力不够。我掂量了一下陈毅同志讲话的份量,下决心说:

有人说,整编74师之所以会被华东解放军围歼,是因为汤恩伯指挥的第1兵团冒进。事实上,第1兵团作为进攻的主力,先行一步是很正常的。实际上,第1兵团并没有孤军深入,与第2、3兵团脱节。

天马山吃紧,1纵已无预备队了。师长廖政国身边只剩4个警卫员,师部的炊事员、马夫、文书都派出去参战了。可还是堵不住涌过来的敌兵。

但是,廖政国1师在天马山守军兵力极少。

“从阻击部队中抽兵!集中力量向孟良尚攻击!一面挡住‘百万大军’,一面取‘上将首级’!我们一定要做到! ' '

整编74师被围孟良崮,当时第2、3兵团有不少部队只要行军1至2天就能赶到支援。而且第1兵团的进攻部署也极为紧凑,整编第25师和83师紧随74师之后作为策应,第7军及整编第48、第65师也是及时跟进到他们的左右担任掩护。

正在这时,廖政国发现一支部队向着山沟里急进,立即大声问道:

天马山像只元宝,南北躺着。两边凸起两个山头,南面沿公路是村庄,东边山后就是师长廖政国的指挥所。天马山上有9团2连和一个机枪排防守,守着北边山头的,是2连两个排。主要攻防战就在2连的阵地上。

谭启龙、何克希、张翼翔等同志都同意这样办。研究了具体部署后,我抓起电话,亲自向各师师长交代任务。我又把一师师长廖政国同志找来,我问他:

最后,说说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黄百韬亲自指挥,敌整25师两个营渡过了离天马山脚只有600米的沙河,后续部队源源不断而来。

“我把主力部队都拿去攻击孟良崮了,只留给你从地方上刚升级的三团、九团,加上你师二团,扼守六十多公里的阵地,挡住敌人两个整编师,保证主力拿下孟良尚。你看行么?"廖政国同志有勇有谋,打仗从来不讲条件,他一声未吭,接受任务就走了。

如今有的网络文章把张灵甫的抗日功绩、军事才能过分夸大,是不符合真实情况的。当然,从整编74师坚守孟良崮的防御部署及张灵甫本人最后被毙,不能简单地说张灵甫一点也不会打仗。粟裕在此战中,也并没有绝对把握。如果整编74师再多坚持一天,华东野战军就很可能面临被蒋军反包围的危险。孟良崮战役,是战神粟裕的大胜,也是险胜。

对方领队的是一个营长,回答:“我们是4纵28团的1个营。”

由于整25师的进攻十分猛烈,到下午4时,1师在天马山、覆浮山、蛤蟆崮、界牌全线防御告急。不久敌人攻上了天马山山腰,接着,天马山守军与廖政国指挥所失去了联系。

敌人遗尸遍地,还是整群成团地向我阵地上拥,炮火没有间歇,部队不分队形,那才象敌人污蔑我军的所谓“羊群战术", “人海战术”哩!中午,三山店、交界墩的我阻击部队伤亡殆尽,被敌人强占。下午四时,界牌又被敌人占领。随后,天马山、覆浮山、蛤蟆崮全线告急,敌人已攻上天马山的山腰,接着部队与指挥所失去联系 … …

张灵甫,整编74师师长

廖政国立即拦住他:“天马山告急,我手头已经没有一兵一卒了。天马山一失,关系重大!如果敌人从这里打开一个缺口,就与援军打通了联系。全局皆输。我是1师师长,我命令你们立即增援天马山。”

天马山一旦被敌人占领,敌整25师与整74师就会合了!

我手里已没有预备队,别的部队也赶调不及,怎么办?正在这时,第一师廖政国同志来了电话:已将敌人击退,天马山阵地稳定。他说,正在天马山危急之时,正有一支部队在山沟里向东急进,这是我第四纵队第二十八团的一个营。廖政国同志立即对该营营长说:“我是一师师长,命令你们立即赶援天马山。"那营长说:“我营奉令跑步赶去攻击孟良商,任务紧急。”廖政国同志向烟火弥漫的天马山一指说:“天马山阵地的得失,关系重大:如果敌人打通联系,全局皆输。我手里只剩下七八个警卫员,只有使用所有到达这个地区的部队。”那营长考虑了下 说:"’好,为了整体利益,我们执行你的命令。”这个营赶到天马山,和守军一起,终于将敌击退。这种情况也只有人民军队才能出现!

那么,在孟良崮战役中,华东野战军为什么能够棋高一着呢?

营长说:“好,我执行你的命令。”

严重后果不堪设想。

首先,我军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力压蒋军。5月15日拂晓,当蒋氏、顾祝同接到张灵甫发来的整编74师被华东野战军包围的电报后,立即调集了10个整编师前往支援。为了确保在蒋军增援到来前能够围歼整编74师,粟裕不得不命令善于夜战的攻击部队在白天顶着蒋军飞机轰炸,继续发起进攻。孟良崮战役歼敌3.2万人,华东野战军伤亡1.2万人,从这个数字也不难看出,我军在此战中不惜一切必须灭掉张灵甫的战斗决心和顽强战斗作风。

这个营快速赶到天马山,和守军一起,终于将敌击溃。

可是,这时廖政国手里只有一个连了:1团9连。这个连原是1团南调攻打孟良崮时留下与3团交接阵地的,交接完毕后,就被廖政国留下了。廖政国当机立断,下令他们与负责师指挥所警卫的仅有的特务营1连一个排,由1连副连长袁锦堂率领,从敌人侧翼的腰部打过去。他对袁锦堂说:

当然,孟良崮战役的胜利,也有阻援部队的功劳。

图片 9

“你一定要把敌人打乱,协同阻击部队守住天马山。”

我军常常强调在运动中创造战机,集中优势兵力将敌人各个击破。但面对小心谨慎的顾祝同、汤恩伯以及蒋军各部步步为营、相互照应的战场态势,华东野战军要想集中优势兵力合围歼敌,就必须组织少量部队牵制和阻击蒋军的支援部队。

廖政国立即给叶飞去电话,说:“天马山阵地稳住了,多亏了4纵的1个营。”

图片 10

按照华东野战军的战役部署,在孟良崮战役中由第1、4、6、8、9这5个纵队,负责分割和围歼整编74师,剩下的第2、3、7、10这4个纵队负责阻援。为实现全歼74师的作战决心,在负责分割和围歼整编74师的5个纵队中,1纵担任切断整编74师和整编25师、83师联系的任务。在每个阻击阵地上,华东野战军各部都是与数倍于己的敌人激战。

叶飞大喜。

师长派出了自己最后的兵!

15日拂晓,粟裕为了能够尽快解决顽敌,甚至命令原本担任阻击任务的1纵在完成阻击任务的同时,要分出兵力参与围歼74师。所以到了15日上午,真正负责阻击整编25师、83师任务的只有1纵1师。

这时,陈毅打电话给所有参战的纵队司令员,下令说:“……聚歼74师,成败在此一举!望各纵同心协力,尽快拿下孟良崮。”

于是,官兵人人勇往直前。

华野1纵穿插到整编74师和25师中间时,整编74师甚至认为1纵是整编25师

于是,各路大军直取孟良崮。早晨6时,74师终于被全部歼灭。

1团9连连长赵兰金率先冲上天马山,全连一个猛冲,把敌人冲乱了。但是,赵兰金却不幸中弹牺牲。袁锦堂带着一个排拦腰猛击敌侧翼,把敌人打了个人仰马翻。

蒋军的整编师和华东野战军纵队下辖的师不是一个概念。以整编74师为例,它其实是由原来王耀武的74军整编而来,共有2万多人,整编25师、83师也是各有2万多人,而华东野战军纵队的1个师即便满编也只有1万多人。所以,1纵1师是以1万的兵力阻击蒋军2个整编师近5万人的进攻。

战后,叶飞、廖政国等人回想天马山惊险一幕,还是心有余悸。廖政国说:“要是没有28团的那个营,张灵甫这次肯定逃脱了!真是万幸!”

他们上了天马山,局势有所缓解。

此外,1纵1师的阻击战线还很长。在绵延60多公里的阻击线上,有尧山、凤凰山、覆浮山、天马山、蛤蟆崮、曹庄等诸多要点。1纵1师除了要分兵固守外,还要在各个要点建立梯次阵地、层层抗击。所以,有的阵地一天之内几次易手,又被1师的官兵重新夺回,战况十分惨烈。

谁也没料到,张灵甫毁于解放军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营之手。

但敌人的增援还是源源而上,整个态势仍然十分危急。

粟裕阵前指挥

整编74师被歼灭,蒋介石哭着丧脸说:“这是我军剿匪以来最可痛心、最可惋惜的一件事。”

廖政国又把3团政委郝亮找来,命令他:“不顾一切,反攻天马山。”

15日中午,1师在三山店、交界墩的阻击部队伤亡太大,阵地已被敌人夺去。到了15日下午16时,1纵阻击阵线上的天马山、覆浮山、蛤蟆崮三个要点也纷纷告急。特别是天马山,敌人甚至已经攻到了天马山山腰。1师师长廖政国眼见情势危急,急忙联系指挥部准备汇报阻击阵地情况,希望上级派遣预备队前来支援。但1师与上级的电话线已经被敌人炸断了。

大河向东:他们为什么追随毛泽东

¥63.9天猫购买

3团是战前,即5月12日,刚由地方部队上升为1师一个团的,兵员不足,武器弹药也没来得及补充,战士多是由根据地长大的翻身农民子弟,年轻,纯洁,斗志旺盛。他们立即以最快最猛的动作由天马山北部奋勇冲击上去。

在这个危急时刻,警卫员向廖政国报告,在天马山脚下的山沟,有1个营的友军正赶往孟良崮方向。

这时,张灵甫已到了最后的关头,在报话机里拼命呼叫:

廖政国赶忙带人拦住这个营。询问后得知,这个营是4纵28团的1个营,他们接到上级命令,正准备赶往孟良崮加入围歼74师的作战。廖政国立刻将1师在天马山阻击敌人的情况向该营营长作了介绍。

“黄先生,速占天马山、覆浮山,向我靠拢!”

廖政国,华东野战军1纵1师师长,独臂将军

“黄先生”,就是整25师师长黄百韬。

他告诉营长,天马山阵地现在岌岌可危,而他自己只剩下身边这几个警卫人员。如果天马山阵地丢失,让敌人打通与整编74师的联系,那么整个战役华东野战军将满盘皆输。廖政国最后对这个营长说,因为战事吃紧,所以通过这个区域的所有部队都归他指挥,加入阻击作战。

黄百韬回答:“张师长,请放心,我们相距只有四五里路了!”

听了廖政国的话,营长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执行了廖政国的命令。正是因为有这个营的加入,天马山的敌人终于被击退,1师阻击线才能坚持到整编74师被全歼。

黄百韬已经卡在天马山。只要一过天马山,他就与张灵甫会合了。

战后,廖政国向1纵的司令叶飞汇报了自己“借兵”守防线的事。叶飞听后笑道:“你这哪里是借?所有到这里的部队,都归你指挥!这分明是抢嘛!”

正在天马山危急之时,突然一支部队在山沟里,向东急进。廖政国心一沉:要是敌兵,天马山肯定守不住了!可是派人一查,竟然是华野四纵10师第28团的一个营。

图片 11

廖政国立即跑出去,亲自对营长说:“我是一纵1师师长,我命令你们立即增援天马山。”

“我营奉命赶去攻击孟良崮,任务紧急。”带队的营长回答。

廖政国指着天马山说:“这座山关系全局。如果敌人通过它打通与孟良崮的联系,我军全局将发生危险。我下令你执行我的命令!”

营长考虑了一下,说:“好!”

他带着这一个营增援天马山,敌我情势立即改观,黄百韬的官兵支撑不住,终于溃退下去了。

黄百韬打不过天马山,于是改攻蛤蟆崮,再一次被1师3团击退。

华野一纵1师与黄百韬在天马山一线60华里的阵地线上,激战到5月16日下午4时30分。终于,整25师攻占了这条防御线的一个要点——界牌。

但这时距离敌整74师全军覆灭只有半个钟点了。

黄百韬付出重大代价,只打了个“马后炮”。

他一个整编师,没打过克星廖政国一个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