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新闻中心 >
原主或建文帝,宁德华严寺

一块“狮子纹”耗时几个月

据慧静透露,目前云锦袈裟已在复制过程中,所需费用得到宁德市领导的支持。

目前,经过宁德建文帝研究小组4年多的研究,“建文帝出亡福建宁德说”已初步形成了一系列的证据链。首先,上金贝村山脚下的郑岐村始祖——郑岐公被确认为建文帝22位随亡大臣之一、浙江浦江郑义门八世祖郑洽,两村郑氏族亲已对接认祖归宗。

据南京云锦研究所技术设计部主任杨玉柱先生介绍,五爪金龙紫衣袈裟原件呈梯形,上宽216厘米、下宽300厘米,两边长108厘米。整件袈裟上下天地头由两条锦缎盖头、托底,竖向15条锦缎按红、黄颜色有机构成袈裟骨架,在红色织金缎上再对称缝合上24块各色锦缎。由于年代久远,五爪金龙紫衣表面有破损,表面颜色褪色严重,袈裟还有早年间修补的痕迹。其背面里料为麻质夏布,因多次修补,层次较乱。

据了解,这件袈裟与少林方丈释永信新袈裟的区别在于,纹样方面多了龙纹,所用原料更繁多,纺织技法更复杂。

此外,明谈迁《国榷》、《明神宗实录》和明嘉靖、万历版《福宁州志》、《宁德县志》等处曾明确记载,明永乐侦缉建文帝期间,福建及宁德官场有大量官员被处置。其中明永乐五年至16年间宁德三任知县姚某、李某、包某有姓没名,尤其值得研究。

福建宁德华严寺的镇寺之宝——五爪金龙袈裟近日被南京云锦研究所成功复制,7月2日上午,这件宝物的复制品完成了交接仪式,目前已被移交至华严寺。五爪金龙袈裟全称“明万历御赐支提寺大迁国师五爪金龙紫衣袈裟”,据传是明万历21年御赐给大迁国师的宝物,原有4件,现仅存1件。此次南京云锦研究所的成功复制,不仅使得原件能够平安相传,也为云锦工艺提供了范本。

离开寺院时,慧静特意交代记者,不能向外界透露袈裟具体在那家银行保存,“以前袈裟是老和尚保管,寺院经常有小偷光顾,有次还险些被盗。”慧静说,以前袈裟是和两个皇帝御赐的玉碗放在一起的,有天老和尚总觉得放心不下,就将袈裟拿出来放到枕头边,没想到那天晚上,玉碗真的被盗。

因此,她建议由福建省有关部门牵头组织有关专家学者,对“建文帝出亡福建宁德说”研究课题进行立项,以进一步取得福建省史学界、考古界及相关部门领导对学术研究成果的重视,并在学术研究上给予指导与支持。同时,将学术探索与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相结合,以打造区域文化品牌。

为此,华严寺先是带了原件的图片过来给南京云锦研究所的工艺师观摩,此后又带来实物。但由于原件的组织、颜色较复杂,还原起来难度大,一年多之前,南京云锦研究所的工艺师又专程去了趟宁德,前后三次才确定了整个制作计划并动工。

云锦袈裟“身世”还是个谜

据叶玉琳介绍,“建文帝出亡福建宁德”说是在2010年7月2日的明建文帝踪迹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由南京大学原中国思想家研究中心副主任潘群教授、南京凤凰出版传媒集团高级编审马渭源、宁德市方志办副主任王道亨、江苏省郑和研究会副秘书长郑自海等人首次提出。此论一出,便引起参会者高度关注。

杨主任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原件上有一块巴掌大小的“狮子纹”,类似于宋锦,其图案小,经纬线细,材料和传统用材很不一样。“这就需要重复一个完整的工艺流程,织机都得装造两个月。”在这件复制品中,包含了库缎、库金、织锦、妆花等品种,几乎囊括了云锦的全部品种,是一件划时代的云锦作品。

曾流落民间后用120斤番薯干换回复制需48人16台织机耗时一年半

明代建文帝朱允炆在靖难之变后下落不明,成为后世不断猜测之谜。2008年1月3日,在宁德市蕉城区金涵乡上金贝村登山道施工中,施工人员发现一座墓塔混搭的奇特古墓,后经相关专家考古,初步论定为建文帝陵寝。近年,不断有专家提出“建文帝出亡福建宁德”说,引起各界高度关注。对此,福建省政协委员叶玉琳建议对“建文帝出亡宁德” 历史问题给予立项研究。

前后观摩三次方才动工

文革时期,寺院被征用作附近几个生产队的集体用房,所有僧人也被编入一个生产队,寺院中一千尊永乐时期郑和送过来的铁佛被拖到山下大炼钢铁,因为炉温不够高,炼不化,才被送回山上。明万历山寺图木刻板被扔到了猪圈里,这件珍贵袈裟也被农户拿回家,准备当作普通布料来用,当时的当山方丈妙果法师心急如焚,千方百计寻访到农户后,背地里用了120斤番薯干,才从农户那里换回了袈裟。

在宁德支提寺珍藏的五爪金龙袈裟,经南京云锦研究所云锦专家确认为明初宫廷御用之云锦稀世珍品,潘群、马渭源等专家由此推断,该袈裟有可能是建文帝出亡时所携之朱元璋御赐袈裟。该寺还珍藏明代木刻版图《敕赐大支提山华藏万寿寺山图记》拓片,专家研究发现,郑和曾于永乐五年亲送朱棣徐皇后所赐千尊铁佛至支提寺,而郑和南下与侦缉建文帝有关。

关于这件五爪金龙紫衣袈裟,除了是御赐给高僧的袈裟这一说法之外,学界还有一个大胆的推测,称其是朱元璋敕制、朱允炆出亡时携带出宫的那件袈裟。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对于研究建文帝出亡后的下落有重要意义。

前日下午5时,记者见到了刚诵完经出来的该寺住持释慧静。三年前,慧静和师傅妙果方丈带着传了十几代的明代袈裟前往南京云锦研究所,希望能将袈裟复制一件。

在宁德支提寺珍藏的五爪金龙袈裟,经南京云锦研究所云锦专家确认为明初宫廷御用之云锦稀世珍品,潘群、马渭源等专家由此推断,该袈裟有可能是建文帝出亡时所携之朱元璋御赐袈裟。该寺还珍藏明代木刻版图《敕赐大支提山华藏万寿寺山图记》拓片,专家研究发现,郑和曾于永乐五年亲送朱棣徐皇后所赐千尊铁佛至支提寺,而郑和南下与侦缉建文帝有关。

有史学家在分析了袈裟图案后认为,这件袈裟的主人必须具备这样三个关键性的“元素”:第一,这是一件与明代皇家或皇帝有关的云锦袈裟;第二,享用该袈裟的主人应该是贵不可言的人间之主——皇帝;第三,这件袈裟的主人曾经当过皇帝后来又当了和尚。这样的条件除了建文帝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当然,这种说法仍有待考证。宁德华严寺对于南京云锦研究所的复制作品的评价是“非常满意,功德无量”。

“这袭袈裟我们寺称为五爪金龙紫衣袈裟,主要是袈裟上有九条金线织成五爪金龙,是明朝皇帝御赐的,紫衣袈裟从唐朝开始只能是皇帝赐给大德高僧的。”慧静介绍说,在华严寺历史上,明朝皇帝曾两次赐过紫衣,现存这件,是哪次赐给的,无从考证。

“虽然‘建文帝出亡福建宁德说’得到了越来越多专家学者及社会各界的认同,但该项研究成果并没有办成‘铁案’,在学术界及社会各界还有很多争议。” 叶玉琳说道。

复制五爪金龙袈裟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为何耗时如此之多?杨玉柱告诉记者,这件袈裟由18种不同颜色的云锦面料有机地裁剪、缝纫而成,光面料颜色就有10 种。原件的云锦面料过于繁杂,不论面料的颜色、织物组织、经纬密度都有明显的区别,只能分批按文物原件的规格重新染色、装造机台。

曾流落民间后用120斤番薯干换回

研究小组还发现国母亭与建文帝保护人洁庵禅师有关,而永乐年间闽东曾发生大面积毁寺杀僧,永乐二年闽东也曾大面积屯军,这些特别的文化现象均与建文帝出亡有关。

宁德华严寺得知南京云锦研究所在国内云锦工艺的顶尖地位之后,特地委托其将五爪金龙袈裟进行复制。这样一来,在以后的法事中仅需展示复制品,原件可以永久收藏起来,避免更大程度的破损。

“佛家讲究衣钵传代,能得到祖师法衣才能视为正宗传人,袈裟能传到现在着实不易,华严寺千年古刹,明朝到现在历史上曾经历过三次劫难。”华严寺八十多岁老方丈妙果法师向记者讲述了该寺经历过的风风雨雨。

据介绍,在上世纪60年代,获知寺东南向一个自然村村民家中收藏有一件古代袈裟,当时的寺院住持十分惊喜,认为有可能是寺院失传多年的明万历帝赐予的袈裟,于是便以60公斤地瓜干的代价,从村民手中购得这件袈裟。

名词解释>>

“五爪金龙”还有故事

正当这两日释永信为定制豪华袈裟百口莫辩时,豪华袈裟蓝本所在地——宁德市焦城区支提山华严寺却依然是晨钟暮鼓,一派佛家清净地的模样。

“袈裟下部的宫灯图案里,有万寿两字,在万历元年时,神宗皇帝曾赐给寺院《万寿禅寺》的匾额,从这推测,袈裟可能是明万历年间的,那距今也有400多年历史。”慧静说。

目前宁德华严寺的明代五爪金龙袈裟,被保存在宁德市一家银行的金库里,还按照云锦研究所专家交代,必须以恒温保存。

记者查阅支提山志发现,“明永乐5年,朝廷命祖籍宁德的无碍禅师住持当山,赐紫衣一袭,差中使太监周觉入山重建大殿”。如今,在华严寺,还保存了一块明永乐年钦差太监鼎建禅林的匾额。另外,“明万历元年,大迁国师携紫衣南下,重兴支提。”在华严寺后山,记者看到了大迁国师的墓碑,上书“明敕中兴赐紫迁国师”,这说明大迁国师也有一袭紫衣袈裟。

明正德年间,古田鸡啼寨张包奴起义,波及宁德,古田县尉出兵镇压,兵到支提寺,夜扣僧门,寺僧不明情形,不敢开门接纳,触怒县尉,诬以支提僧人造反,寺院洗劫一空后,被付之一炬,嘉靖年间,倭寇为患,支提寺又遭其害,成一片废墟,仅存祖堂一座。

复制需48人16台织机耗时一年半

当时,南京云锦研究所给华严寺开出的复制袈裟费用高达55万元,比时下媒体热炒的释永信豪华袈裟制作费16万元贵出了很多。记者在宁德还听到有专家对华严寺明代袈裟估价达千万元之巨,“因为世界上现存的明代云锦袈裟,只发现此一件。”

据相关媒体报道,华严寺的明代袈裟让云锦研究所如获至宝。因为,从2005年开始,该所就着手给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设计云锦袈裟,并拿出了10多个方案,但均未获得认可。

云锦南京云锦是南京传统的提花丝织工艺品,是南京工艺“三宝”之首。南京云锦配色多达十八种,运用“色晕”层层推出主花,花纹浑厚优美、色彩浓艳庄重,大量使用金线,形成金碧辉煌的独特风格。由于用料考究,织工精细,图案色彩典雅富丽,宛如天上彩云般瑰丽,故称“云锦”。南京云锦与成都的蜀锦、苏州的宋锦、广西的壮锦并称“中国四大名锦”。

据云锦研究所的专家说,整块袈裟因为太大而且纹样繁多,所用材料也各种各样,所以至少要用16台织机先织好16块,再进行织接。主要采用通经断纬的织法和明代宫廷专用的缂丝技法,织就各种团龙、五爪龙、如意云、八吉祥和各种花卉图案。“织一块的费用就要3万元,再加上手工费和材料费,一袭袈裟的制作费要50多万元的天价,当时我们想都不敢想。”慧静说,袈裟复制要到2010年完工,会用到孔雀毛,金丝等特殊材料,要48个熟练工忙活一年半才能完成。

据慧静介绍,2006年华严寺就将复制袈裟的行动提上了日程,刚开始以为袈裟是绣出来的,8月间去了苏州,对方看过后说这是云锦,11月,他们就将袈裟送到了南京云锦研究所找专家。